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十六章 琵琶语
第十六章 琵琶语
发布时间:2018/05/14 10:38   本章字数:3608
珍玉殿内,此时,一派欢声笑语,热闹祥和。太后高居大殿之上,雍容华贵、面容慈祥。穆楚晟和离晚溪并排而坐,紧挨着太后。下面,穆楚云领着众年纪稍大的皇子公主坐在左侧,不过她的左边空了一个位置,右边坐的则是穆楚晟的长子——何妃之子穆玉琮。不过六岁的孩子,生的眉清目秀,粉嫩可爱,满是稚气的脸上显出一丝机灵与聪慧。紧挨着他的是顺妃之子穆玉琪,但见他睁着纯真无邪的双眼,四处张望着,似乎在找他的母妃,待看到顺妃时,肉嘟嘟的小脸上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右侧,坐着众妃嫔。其中,柔妃抱着小公主坐在首位,接下来是何妃,紧接着是顺妃,然后是抱着一岁小皇子的梅妃和大腹便便的锦妃,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穆楚晟的妃子和几个先皇的妃子。但见她们个个盛装出席,妆容精致,美丽的脸庞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与人交谈时,尽显和善与温婉,只是那隐藏在眼底的疏离,无意中泄露出了她们内心的真实。
  离晚溪快速的扫了一眼殿内,暗道:这些皇子公主长得真不错,不愧是皇室中人。不过,皇上现在就有十几个妃子,跟这么多人抢老公,以后的日子,有得过了……还记得上次司徒公子说,皇上已经开始有意无意的削减爹爹的势力了,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我都得做好这个皇后,努力保护好宰相府。而太后这边……
  手上被人紧紧握着,离晚溪抬起头,正对上穆楚晟那双温柔深邃的眼眸:“陌儿在想什么?朕叫了你几句,你都没应。”离晚溪抿嘴一笑,下意识的移开目光:“没想什么,皇上叫臣妾有何事?”穆楚晟伸手从几案上拿起一块糕点:“这是沙洋县新进贡的雪纱糕,你尝尝。”说着,穆楚晟将糕点送到离晚溪嘴边。离晚溪偷偷瞥了穆楚晟一眼,随即张嘴咬了一口。
  感到几道目光看过来,离晚溪微微抬起眼帘,是穆楚云、容素秋和梅妃三人,只见穆楚云白眼瞪着离晚溪,脸上的表情充满了不屑。容素秋则面带微笑,但那双妩媚的眼眸中,似乎多了一丝醋意。梅妃却是淡淡的瞥了眼离晚溪,随即低头照顾小皇子。“怎么样,好吃吗?”“嗯,很好吃。”离晚溪收回目光,冲穆楚晟笑道。
  这时,太后开口了:“皇后,先前哀家听皇上说你身体不适,不能来参加宴会,哀家本来打算宴会结束后就去看你,没想到你来了,如今身体可无恙?”离晚溪微笑着点点头:“臣妾的身体没事了,多谢母后关心。”“嗯,那就好。”太后说着,看了眼穆楚云:“那丫头被哀家宠坏了,做事没有分寸,皇后可别介意。”“呵呵,不会的,再说,是臣妾不小心没站稳,不关公主的事。”离晚溪笑道,随即眼眸一转:虽说自我进宫以来,太后对我还算不错,可若她真的因为那件事(前户部尚书之死)而对爹爹产生怨恨,那我得小心了……
  这时,殿外响起了太监的通传:“景王爷到——”离晚溪眼前一亮:景王?就是司徒公子说的那个有野心的景王?我倒要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不多时,一个修长的身影朝殿内缓缓走来。离晚溪细细打量着来人,只见他墨发高束,头上插着一根羊脂玉发簪,五官如女子般细腻柔和,眼眸明亮似星辰,绝美的唇形下,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身穿一袭冰蓝锦袍,领口袖口处皆绣着银色镂空木槿花,腰系玉带,足蹬玉靴,举止间一派风流优雅。
  “儿臣见过母后。”穆楚扬朝太后行了一礼,而后又分别向穆楚晟和离晚溪行礼。“不必多礼,坐吧。”穆楚晟点点头,道。离晚溪一直注视着穆楚扬,心中直叹:这王爷长得真漂亮。“陌儿。”耳边传来穆楚晟略显低沉的声音,语气中似乎还伴着一丝不悦。离晚溪心下一惊,急忙低下头。
  太后命乐工上来弹奏,自己则与景王边品尝茶点边随意聊着。众妃嫔也四下聊了起来,而皇子公主们则欢喜的吃着东西,嬉笑玩闹。经过刚才的事,离晚溪不敢再看穆楚扬,也不敢看穆楚晟,只得闷声吃糕点,欣赏乐工的弹奏。
  这些乐工都是年轻的宫女,其中一个宫女弹的是琵琶。离晚溪望着那熟悉的乐器,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顿时心中苦涩蔓延,她不禁叹了口气。这时,一小太监小跑而来,与穆楚晟身边的李公公低声说了几句话。李公公便走到穆楚晟面前,说是户部尚书有要事求见。穆楚晟点头起身,带着李公公走了。
  离晚溪见穆楚晟离开,心头重重舒了口气,转眸正对上穆楚扬那秋水般的眼眸,急忙将目光转向别处。也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竟被糕点噎住了,双脸霎时憋得通红。盲目四顾之下,急忙端起几案上的茶杯,一口饮尽。穆楚扬见此情景,微微挑眉。
  这是什么茶,入口醇香,这么好喝?离晚溪抿了抿唇,将手中的茶杯扬了扬,示意身边的小太监再倒一杯。耳边谈笑声依旧,悦耳动听的曲调在大殿内流转……待穆楚晟回到大殿时,离晚溪正撑着脑袋,似乎有些醉了,脸颊上也染了红晕。原来,她喝的茶中,掺了一种名贵滋补的酒,而她这具身体,是不能沾酒的,一沾就醉。
  穆楚晟皱了皱眉:“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小太监吓得身子发抖:“奴才……奴才也不知道,娘娘只是喝了几杯素酒茶,就……”素酒茶?喝几杯这个怎么会醉成这样?太后听到对话,转过脸来:“皇上,皇后怎么了?”“可能是喝醉了。”太后一愣:“醉了?”
  殿内一阵骚动,几个妃子低头偷笑,还有几个妃子低声议论着。穆楚云一脸嘲讽:“还从来没听说过,喝素酒茶也会醉的,皇后娘娘的身体可真特别。”穆楚扬双手环胸,一副看热闹的表情。“来人,去把醒酒汤端来。”“是。”离晚溪双眼迷离的望着众人,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头很晕。
将一大杯醒酒汤喝下之后,离晚溪才感觉好一点。“陌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晕么?”离晚溪摇摇头,目光越过穆楚晟,落在某处。“朕现在送你回宫好吗?”“不,我要弹琵琶。”离晚溪指着那名乐工手中的琵琶,说道。穆楚晟便让李公公将琵琶取来。大殿里顿时噤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离晚溪身上,等着看笑话:都醉成这样了,还能弹什么琵琶?
  离晚溪伸手接过琵琶,轻轻抚着琵琶弦,顿时,一股惆怅涌上心头。但见她神情落寞,眼中眸光闪动。而后,一首缠绵悱恻、忧伤满怀的曲子从她指尖轻轻流出。琵琶语,多情自古成一曲,愁断肠,泪落芳华鬓如霜。离晚溪缓缓闭上眼,脑中思绪万千,不经意间,嘴角浮出一抹苦笑。大殿内一片安静,只剩下那首琵琶语,不停地回旋着、回旋着……
  一滴泪滑过,穆楚晟伸手,泪落掌心。离晚溪靠在琵琶上,闭着双眼,似乎睡着了。穆楚晟望着手中的泪,眼眸转深。“陌儿?”没有回应。穆楚晟皱了皱眉,随即将琵琶拿给李公公,自己则抱起离晚溪,离开了大殿。直到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表情不一。
  “晚溪,以后我不会再来看你弹琵琶了。”“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依依姐?”“你别瞎想,这琵琶是我买来送给你,我走了。”“雨哥哥……”离晚溪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一段尘封心底的记忆,因为那首琵琶语而再度被想起。为什么还是会难过?早就放下了,不是吗?
  离晚溪叹了口气,转眸,正见穆楚晟躺在自己身边,眼神幽暗的看着自己。离晚溪脸色一变,慌忙将脸埋在被子里。穆楚晟没有说话,只伸手将离晚溪抱入怀中。彼此沉默,房里的气氛有些冷。
  “一直闷在被子里,不难受吗?”许久,穆楚晟先开口。离晚溪想了想,将头伸了出来。穆楚晟一手抚着离晚溪的脸,一手拨弄着离晚溪的手指:“陌儿是不是又记起来一些事?”“嗯?嗯……”算是吧,虽然是自己不愿记起的事。“刚才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琵琶语。”离晚溪咬了咬嘴唇,在心里感慨这具身体的同时,也万分懊恼自己不该喝那什么茶。
  “谁教你的?”“听过别人弹,后来自己学的。”也不知这凌小姐会不会弹琵琶,离晚溪暗叹一声,再次懊恼不该喝那茶……“哦,那你为何哭了?”离晚溪瞄了眼穆楚晟,不知该怎么回答:“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哭了。”声音越说越小,越说越没有底气,让人一听就觉得不像实话。穆楚晟一转眸,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而后捏着离晚溪的下巴,定定的看着她:“陌儿刚才在喊什么人?”
  离晚溪紧紧咬着嘴唇,难道,我刚才说梦话了?“是不是凌紫逸?”穆楚晟双眼微眯,紧盯着离晚溪。哥哥?离晚溪猛然抬头,见穆楚晟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生气了,不禁心下疑惑:如果我喊的是哥哥,皇上应该没必要生气吧?妹妹思念哥哥,梦到哥哥,这难道也不行?
  “皇上……生气了?”离晚溪小心翼翼的问着。穆楚晟眼眸一转,没有回答,俯身贴住离晚溪的唇,将她压在身下。离晚溪下了一跳,挣扎着推开穆楚晟。“你拒绝朕?”耳边,压抑着怒火的声音冰冷响起,离晚溪身子一抖,急忙放下手,结结巴巴的说:“不…不是,臣妾……臣妾只是……只是没准备好,对不起,皇上。”说到最后,已然带着哭腔。
  只听得穆楚晟轻叹一声,许久见他抬起头来,眼眸中已然恢复平日的温柔,离晚溪稍稍松了口气。穆楚晟垂下眼帘,温润的唇轻轻蹭着离晚溪的脸:“陌儿,以后不许为别的男人流泪,哥哥也不行,知道么?”“嗯。”“陌儿心里只能有朕,这一辈子,只能有朕,听到了么?”“嗯。”
  衣衫解下,离晚溪伸手环住穆楚晟的腰身,这一刻,她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