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十五章 接回凌紫心
第十五章 接回凌紫心
发布时间:2018/05/11 16:43   本章字数:2828
宰相府。此时,凌紫逸站在离晚溪所住的院子里,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房屋,心里也是空荡荡的。“想陌儿了?”身后,凌恒负手而来。凌紫逸转身:“爹……”凌恒伸手拍了拍凌紫逸的肩膀:“逸儿,有些事,是永远都不会发生的,想得再多,也没用,既然如此,何必让自己这么累?”
  凌紫逸心中一动,抬眼望着凌恒,眼中涌动着一丝莫名的情绪:“爹爹……”凌恒笑了笑:“有些事,爹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只是,爹希望你能尽快放下,这样,对大家都好,你明白吗?”凌紫逸紧紧咬着嘴唇,许久,点头。
  “好了,走吧。”“爹,我……我想问……”“想问什么?”凌紫逸深吸一口气,正对着凌恒的目光:“如果,如果三年前,爹爹没有让皇上选陌儿为后,那爹爹会不会同意我和陌儿……”“这世上没有‘如果’,何况,她是你妹妹。”“可是,我……”
  “逸儿,爹刚才说的话你忘了吗?”凌恒黑着脸,有些不悦。“没有。爹爹,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凌紫逸低下头,眼神逐渐暗淡,神情落寞。凌恒见他如此,暗自叹了口气。
  “喵……”这时,右边的树上传来一声猫叫。两人循声看去,见一白色小猫站在树干上,瑟瑟发抖。也不知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什么时候爬上去的。凌紫逸飞身而上,将小猫抱入怀中。正要跃下时,眼角瞥见一淡紫色的影子,抬头一看,竟是一个做工精致的荷包。原来,那天荷包被甩出去后,挂在了树上,难怪没有人发现。凌紫逸想起那件事,心中隐隐有种感觉,他们误会姨娘了。
  “爹,你看。”凌紫逸将荷包拿给凌恒看,凌恒紧紧攥着荷包,双眼深沉。“难道,我真的误会她了?”“爹,那我们要不要把姨娘和妹妹找回来?”凌恒深深叹了口气,没有说话。不多时,絮儿领着兰素来了……
  “你呀,我都不知该怎么说你。你看你干的好事,等姨娘和姐姐回来,你一定得好好向她们道歉。”离晚溪双手叉腰,瞪着巧儿。巧儿哭丧着脸:“我知道了,小姐,你都骂了我近两个时辰了,我也不是故意的啊。”离晚溪伸手捏着巧儿的脸:“如果你是故意的,看我不打你。”“呜呜……我错了。”
  “你个猪脑袋,怎么会认为是姨娘把我推下去的?真是服了你。”巧儿嘟着嘴:“谁会想到,小姐这么不小心,下个楼梯还摔成这样。”“呀,你还敢跟我顶嘴?”离晚溪双眉一挑,提高嗓音。巧儿急忙摆摆手:“不是不是,巧儿不敢。都怪巧儿没有听清楚,枉下结论,是巧儿不对。”
  离晚溪拍了拍脑袋:“唉,也不知这些天姨娘和姐姐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挨饿,有没有受冻。”巧儿凑过头来:“应该不会吧,不然,她们会回府找老爷啊。”离晚溪一眼瞪过去:“你觉得她们被爹爹赶出去了,还会回来吗?”巧儿悻悻的缩回身子:“也是哦。”正说着,兰素回来了。“怎么样,都跟爹爹说了吗?”“嗯,小姐放心,老爷已经派人去找了,公子也去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她们。”“那就好,那就好……”
  “对了,小姐,这荷包是不是二夫人送给你的那个?”兰素说着,从袖子里拿出那个荷包。“嗯嗯,就是它就是它。”离晚溪双手抚着荷包,心中松了口气:还好找到了,这可是姨娘送的,不能丢了,以后可得好好收着。“你在哪里找到的?”“是公子在阁楼旁边的树上发现的。”“哦,是这样啊,难怪刚开始找不到。”
  “皇上驾到——”殿外,传话太监的声音骤然响起。皇上?离晚溪心下一阵紧张,急急忙忙接驾:“臣……臣妾见过皇上。”汗,这两个字念起来真是别扭。穆楚晟扶起离晚溪:“怎么不多休息会儿?”“我……哦不,臣妾没事。”离晚溪笑了笑,说。
  穆楚晟摸了摸离晚溪的脑袋,一脸温柔:“怎么恢复了一些记忆,反倒与朕变得生疏了?看来,朕得在这里多呆些日子。”离晚溪扯了扯嘴角:多呆些日子?不必了吧?“既然你没什么大碍了,那待会随朕一同去珍玉殿吧。”“珍玉殿?”“嗯,今晚母后设宴,宫中各妃嫔以及皇子公主们都会去。”
  “哦。”还有皇子公主们?仔细想想,这段日子,除了每天领着众妃嫔去给太后请安,几乎没出过凤仪宫,那些什么皇子公主,都没怎么见过哦,除了今天见到的楚云公主。按照哥哥的说法,皇上应该有三儿一女的……“陌儿在想什么?”“嗯?没什么。”离晚溪摇摇头,笑了笑。“那去换身衣裳,再坐会儿就走。”“好。”
  ……
  傍晚时分,凌紫逸找到了凌紫心,将她带回了宰相府。书房内,“爹,我把姨娘和妹妹带回来了。”凌紫逸微低着头,看不出他此时的神情,不过他那低沉压抑的语气,让凌恒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人呢?”
  凌紫逸向左移了几步,身后,凌紫心一身孝服,怀里抱着贺梅的牌位,双眼红肿:“爹,我和娘回来了。”毫无起伏的语调,沙哑暗沉的声音,紧紧揪着凌恒的心。“贺梅……”凌恒缓缓站起身,看着那刺眼的牌位,久久回不过神来。出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一转眼……
  “姨娘是因为重病无药而……”凌紫逸深深吸了口气,将双眼的泪逼退。“不是带了银子吗?怎么会没有药?”凌恒双手紧握,微微颤抖。“银子丢了。”凌紫心语气平稳的说。凌紫逸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凌紫心,暗道:哀莫大于心死,想必就是她现在这种情况吧。姨娘的离去,不知道让她哭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泪,受了多少打击,经历了多少悲痛。在你最痛苦无助的时候,我们都不在你身边。心儿,对不起。
  “你娘的遗体呢?”“一位好心人帮我给娘下了葬,就埋在城郊。爹,娘亲一个人在那里好孤单,你什么时候让娘迁回来?”“这……”凌恒犹豫着。凌紫心见状,眼眸瞬间冰冷:“爹爹不打算让娘迁回来吗?”“不是,只是不是现在。”“为何?”“如今皇上大婚不到一个月,最好不要这么做,而且也不能发丧,等过了这一个月再说吧。”“可是娘亲……”“好了,你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是。”凌紫心紧紧抱着牌位,转身离去。凌恒与凌紫逸相视一眼,各自沉默……
  “大夫,求求你给我娘看看吧,她病得很重,再不医治会死的。”“去去去,没钱看什么病?”“大夫,求求你了,我……我可以干活,抵问诊费,还有医药费。”“我这里没活给你干,你快走!”“大夫,我给您跪下了,我娘真的快不行了,你就行行好,去看看吧,等我有了钱,会还给您的。”“哎呀,你别烦我了!你再不走,我叫人轰你走啊!”“大夫……”“还不走!”
  房间里,凌紫心抚着冰冷的牌位,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眼泪滴落。“娘,你别担心,你会没事的。”“心儿,你别哄娘开心了,娘的身体娘自己知道。娘不怕死,只是,娘舍不得你啊……”“不会的,娘,你不会死的,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对不起,心儿。”凌紫心趴在桌子上,脸紧紧贴着牌位:娘,女儿想你了,你在哪里?
  “心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他,很爱很爱……”“可是,他的出现,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爱。”“我爱他,只一眼,便爱上了他。”凌紫心直起身,望着满是泪痕的牌位,喃喃着:“娘,你值得吗?为了这份爱,毁了自己的一生,值得吗?爹竟然说不能发丧,不能马上把你带回来,就因为皇帝和妹妹的大婚。娘,他根本没有想过你,一点都没有。娘,我好冷,心好冷。”凌紫心缓缓闭上眼睛,泪水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