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十三章 大婚
第十三章 大婚
发布时间:2018/05/11 16:42   本章字数:2752
鞭炮声声震天响,大红喜字贴墙头。离晚溪头戴凤冠,身披霞帔,在众丫环的簇拥下,走出房门。凌紫逸望着眼前的人,微微愣神。只见她云鬓高挽,额发齐眉;胭脂妩媚,艳若桃花;明眸皓齿,光彩动人。
  “哥哥,好看么?”离晚溪冲凌紫逸笑了笑,问道。“好看,好看。”凌紫逸移开目光,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呀,小姐,你的头发好像有些乱了。”巧儿惊叫着,急忙扶离晚溪进房,凌紫逸也跟了进去。
  匆匆忙忙梳理好后,凌紫逸让巧儿等丫环出去候着,他与离晚溪有话要说。“哥哥要跟我说什么?”离晚溪低头摆弄着喜服,问。“小妹,你这一进宫,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你在宫里如果有什么事,可要记得派人通知我。”“嗯,我会的,哥哥。”离晚溪扬起笑脸,点点头。
  凌紫逸沉默片刻,暗自叹了口气:“好了,宫里的人也差不多到了,走吧。”“哦。”离晚溪应着,转身便走。“小妹……”“嗯?”扭头间,已落入对方的怀抱。凌紫逸紧紧抱着离晚溪,心中的不舍,让他难以放手。
  “哥哥怎么了?”“陌儿,我不想你进宫。”千言万语道不清,唯有化为这句话,却不知,你是否明白。“我也不想进宫,离开爹爹和哥哥。”离晚溪撇撇嘴,一脸无奈。这时,巧儿敲了敲门:“小姐,有人来催了。”凌紫逸双眉紧蹙,随即松开手:“走吧。”“嗯。”
  ……
  仪仗队伍抬着离晚溪从正宫门入,蜿蜒穿过几道门,来到一座宫殿前。帘子被掀开,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到了,娘娘请下车。”说着,一只嫩白的手伸了过来,搀着离晚溪下轿。离晚溪随着那公公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巧儿和兰素则跟在她身后。
  透过艳红的薄纱盖头,离晚溪隐约看见前方站着一位身材伟岸的男子。“娘娘,皇上就在前头。”原来,是皇上。离晚溪抿了抿唇,心不由得突突直跳。脚下裙摆过长,走起来有些不方便。听得巧儿说,嫁衣拿来的时候,是自己嫌麻烦不愿试。这下,离晚溪后悔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离晚溪一脚踩在了裙摆上,顿时身体失去平衡,向前倒去。“呀……”心中大惊,手中却传来一片温暖:“小心。”离晚溪敛了敛心神,望着那双金色龙纹足靴,呆愣。双手紧紧相握,耳边又响起那个沉稳却不失温柔的声音:“走吧。”“嗯。”
  文武百官立于殿外两侧,朝两人行礼叩拜。离晚溪深深吸了口气,手心竟生出些许汗。“别怕。”“嗯。”不知为何,心渐渐安定。离晚溪微笑了笑,此刻,与自己并肩而行的他,是楚岚国的君主,也是自己这一生的依靠。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如梦如幻。我,是皇后……
  待完成所有的礼节,离晚溪被送入寝宫,静静地等着皇帝。夜悄悄降临,喧闹了一天的后宫也逐渐安静下来。离晚溪靠在床头,昏昏欲睡。身后的大红喜被,早已铺好。
  “你困了?”离晚溪猛然惊醒,才发现皇帝站在床边,也不知进来了多久。“现在不困了。”离晚溪小声回道。视线中,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将那片通红缓缓掀起。离晚溪抬起眼帘,眸光闪动:这就是……皇上? 
  眼前的人,一身大红喜服,胸前用金丝绣了一只腾云驾雾的龙,领口袖口处皆配以祥云,腰间金带束衣,整个人散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此时的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泛着柔柔的涟漪,深邃的眼眸中透着一丝温柔,只一眼,便叫人移不开目光。
  穆楚晟微微一笑:“怎么了?”离晚溪脸上一红,急忙低下头:“没……没事。”穆楚晟转身坐在离晚溪身边,伸手勾起她的下巴:“陌儿?”“是。”“听说,你前些日子失忆了,现在可否记得一点原来的事?”离晚溪摇摇头:“不记得了。”穆楚晟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随即淡笑:“没事,慢慢的会想起来了。”“嗯。”
  这时,离晚溪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穆楚晟轻笑出声:“饿了?”“嗯。”离晚溪一脸尴尬。穆楚晟微挑眉,起身拉着离晚溪来到角落旁,那里摆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各色点心。“吃吧,别饿坏了。”离晚溪犹豫了片刻,随即坐下来开吃。穆楚晟摇了摇头,给她倒了杯水:“慢点吃,先喝口水。”“嗯嗯,谢谢。”
  “若非你失忆,朕恐怕要认为你不是凌紫陌了。”“嗯?”离晚溪抬起头,不解。穆楚晟呵呵一笑:“你的性情与朕所了解的,相去甚远。”离晚溪眨巴着双眼,点点头:“嗯,爹爹、哥哥还有巧儿也是这样说的。”“不过,”穆楚晟抬起手,轻轻擦去粘在离晚溪嘴边的糕点,“朕,更喜欢现在的你。”
  离晚溪呆呆地望着穆楚晟,心中一动,一股异样的情愫流入心底。“好了,吃饱了么?”“嗯。”离晚溪回过神来,脸颊微红。“那……”穆楚晟眼眸含笑,眉宇间流露出点点柔光,“随朕过去吧。”“嗯。”离晚溪飞快的瞥了眼穆楚晟,立刻低下头,任由他拉着自己走向床榻……
  醒来时,身边已空。下身传来阵阵酸痛,离晚溪不由得想起昨夜的春光,顿时双脸发烫,连耳朵都红了。“小姐,不,娘娘,奴婢伺候您沐身。”巧儿嬉笑着走过来,脸上的神情暧昧不明。离晚溪瞪了她一眼:“笑什么笑?”
  巧儿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奴婢笑笑也不可以吗?”离晚溪低头穿衣:“以后还是叫我‘小姐’,不要叫我‘娘娘’,我听着不习惯。”“哦,我叫着也不习惯。”巧儿嘿嘿两声,接着说,“小姐,皇上特地命人准备了热水哦。”“嗯,知道了。”离晚溪抿唇一笑。
  “娘娘……”这时,兰素进来了。“哎,兰姐姐,小姐刚说了,以后称呼不改。”兰素双眉一皱:“这怎么行?这不合规矩。”巧儿努努嘴,看向离晚溪。“那就私下叫吧,听你们喊我‘娘娘’,感觉怪怪的。”“是,小姐。对了,小姐,后宫众妃嫔来拜见您了。”“那也得等小姐洗完澡啊。兰姐姐,你去告诉她们,让她们候着。”兰素点头,转身离开。“小姐,我扶你过去吧。”“嗯。”
  偏殿里,十几个妃嫔三五成群的站着。但见她们一个个墨发云鬓,珠钗摇曳;杏脸桃腮,娇柔妩媚;体态多姿,各具风韵。一时间,殿内充满了脂粉气。
  “都这么晚了,皇后娘娘怎么还不出来,这要等到什么时候?”说话的,是穆楚晟的柔妃——容素秋,雪绒国的公主。一年前,雪绒国年仅十四岁的小皇帝意外坠马身亡,因无子嗣,皇位落在了他的二皇叔手中。新君登位,没过多久,就送了容素秋过来和亲,以此建立两国的友好关系。
  容素秋今年十七,长相妖冶,媚眼勾魂,身形修长,凹凸有致,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在众妃中,最为受宠。此时的她,正撅着嘴,柔美的脸庞上,隐隐透着一丝不满。另一妃子笑道:“柔妃娘娘难道连这点都不明白吗?皇后娘娘年纪尚小,身子骨哪经得起昨夜那番折腾?如今还未出来,想必是累极了……”闻此,众妃低头偷笑,容素秋则狠狠地瞪了那妃子一眼。
  兰素站在殿外,听到这番话,微微蹙眉,随即走进去,让她们再等等。容素秋冷哼一声,双手环胸,独自坐着。兰素退到一旁,不经意间瞥向容素秋,眼底波澜暗涌。没过多久,离晚溪由巧儿搀扶着,接见了众妃,随后又领着众妃去向太后请安。自此,她那短暂的皇后生涯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