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十四章 恢复记忆
第十四章 恢复记忆
发布时间:2018/05/11 16:41   本章字数:3021
接下来的十多天里,离晚溪一直在学着适应宫中的生活。宫中规定,帝后大婚,需同吃同寝一个月,所以,穆楚晟这些天都在离晚溪这儿睡,有时连批阅奏章也在这。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两人之间的陌生感已逐渐消失,彼此间变得熟悉起来。尤其是离晚溪,每次见到穆楚晟的时候,不会再像刚进宫时那样紧张无措了。 
  这天上午,离晚溪一个人在寝宫中呆的烦闷,见天气尚好,便到御花园中四处走走,巧儿和兰素跟在她身边。此时,严冬已过,大地回暖,阳光洒下,温暖人心。微凉的风带着阵阵清香吹过,翠绿的嫩芽随之微颤。离晚溪深吸一口气,望着眼前一派生机的景象,心情变得格外的好。
  巧儿和兰素见离晚溪心情不错,心里也跟着高兴。“小姐,你看,那棵树发了好多新芽哦。”巧儿指着不远处的小树笑道。“嗯,那边也有。”离晚溪脸上挂着笑,朝前方走去。这时,不远处传来嬉笑声,还夹杂着女子的说话声,窸窸窣窣的,听不太真切。
  待离晚溪走过去时,正见一群宫女背对着她围成一个半弧形,不知在看什么。“公主好厉害啊。”“公主踢得真好……”公主?离晚溪探了探脑袋,从两个宫女之间的缝隙处看到一位十四五岁、衣着华丽、样貌娇美的女孩在踢毽子。难道,她就是哥哥口中的楚云公主?李太后的女儿?
  这时,巧儿清了清嗓子,大声喊着:“皇后娘娘驾到——”众宫女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见是离晚溪,立刻跪在地上:“参见皇后娘娘。”而那楚云公主亦被巧儿的突然出声吓到了,毽子被她踢得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度,掉在离晚溪脚边。
  离晚溪收回目光,定定地望着地上的毽子,随即弯腰捡起来。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是她高二那年参加踢毽子比赛时的情景。离晚溪微微蹙眉,掂了掂手中的毽子,而后抬起右脚熟练的踢着。众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
  只见离晚溪向后抬起左脚,用脚心将毽子踢起,而后迅速转身,提起右脚膝盖,准确无误的再一次将毽子踢起,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离晚溪‘咯咯’地笑着,似乎忘了旁边有那么多人看着,她只知道,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觉得很亲切、很开心。直踢、拐踢、背踢、倒勾……众人见她轻巧的将毽子踢出多种花样,不禁呆愣。
  “哇,好厉害啊。”“真厉害。”众宫女小声议论着,目不转睛的盯着离晚溪。站在一旁的穆楚云见自己受了冷落,而让她受冷落的又是‘她’,心里气得牙痒痒。“这是本公主的,不许踢!”穆楚云说着,上前一把推开离晚溪,将毽子拿回来。“啊……”而离晚溪被她这一推,踉跄了几步,脚下一滑,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朝后方倒去。只听‘咚’的一声,离晚溪的脑袋重重地撞到了身后的树上。
  “小姐……”“娘娘……”众人大惊,穆楚云迅速低下头,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站在一旁不做声。巧儿和兰素一左一右的扶着离晚溪,脸上尽是担心。“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离晚溪双眉紧皱,只感到脑子里嗡嗡作响,疼痛不已。不远处,早朝归来的穆楚晟见此情景,皱了皱眉,随即脸色恢复平静,看不出喜怒。
  “头好疼……”离晚溪不停地捶着脑袋,神情痛苦。巧儿红着双眼抽泣着:“小姐,你怎么样?你别吓巧儿啊。”穆楚云小声嘟囔着:“不就撞了一下吗?哪有这么痛?不会是装的吧?”兰素听到这话,狠狠地瞪了穆楚云一眼,那冷厉的眼神,让穆楚云的心不禁颤了颤:“你……你……你大胆,竟敢瞪着本公主?”
  兰素暗自冷笑,没有理会穆楚云的话。“你这奴婢……”穆楚云上前,正欲发难,见穆楚晟来了,立刻噤声:“皇兄……”兰素眼眸一转,随即低下头。“皇后怎么了?”巧儿抬起红肿的双眼:“小……娘娘不小心撞到了头,好像很严重。”穆楚晟瞥了眼穆楚云,随即命人去宣太医。
  “陌儿……”穆楚晟半抱着离晚溪,在她耳边轻声唤着。“好疼……”离晚溪紧紧攥着穆楚晟的衣袖,嘴里无意识的喃喃着。穆楚晟垂下眼帘,俯首紧贴着离晚溪的额头,而后打横抱起她,朝凤仪宫走去……
  “太医,皇后一直喊头疼,怎么回事?”“回皇上,皇后娘娘此前,脑袋受过一次重创,导致失忆,此次再受撞击,出现头疼不止的情况,很有可能是记忆将要恢复的缘故,臣现在替娘娘施针,缓解疼痛,等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好。”
  耳边隐隐传来说话声,离晚溪在黑暗中挣扎着,像是跌入了无底深渊,身体一直往下沉。脑子里出现了许多画面,如电影般放过,自己好像是看客,又好像是身在其中,亦幻亦真。突然,手上传来一片温暖,离晚溪紧紧抓住这一‘稻草’,眼前逐渐明亮起来。全身好累,似乎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而这个梦,终于醒了。
  “醒了醒了,娘娘醒了……”巧儿拉着兰素的手,兴奋不已。离晚溪怔怔的看着紧紧相握的手,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感觉。“陌儿醒了?”穆楚晟眼角含笑,语气轻柔。离晚溪松开手,上下打量着穆楚晟,见他一身龙袍,暗道:他……是皇上?难道刚才我见到的情景,不是梦?我真的进了宫,做了皇后?可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对了,我好像……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陌儿怎么不说话?头还痛么?”穆楚晟说着,伸手轻轻抚过离晚溪的脸。离晚溪很不自然的笑了笑,坐起身:“不痛了,谢皇上关心。”“呵呵,那就好。都是楚云的错,朕已经教训过她了。”离晚溪抿了抿唇,不敢看穆楚晟的眼睛。一想到这些天都跟他同房,就觉得很尴尬。
  “那么,陌儿可有想起以前的事?”原来我是失忆了,离晚溪心下了然,随即转了转眼珠,说:“只想起了一点,还有好多事不记得。”虽说是全部想起来了,但那是她离晚溪的记忆。她不是真的凌紫陌,若要她说出凌紫陌的一些事,她怎么办?如今正好有‘失忆’这个事实,何不好好利用?
  “哦,这样啊。”穆楚晟定定的看着离晚溪,而后笑道,“那陌儿好好休息,朕有事先走了。”“嗯,皇上慢走。”“恭送皇上……”待穆楚晟离开后,离晚溪一挑眉,重重的舒了口气。巧儿一把抹去脸上的眼泪,扑到离晚溪怀中:“小姐没事了,记忆也开始恢复了,太好了。”离晚溪轻笑出声,微微摇头。兰素站在一旁,嘴角微翘,眼神温柔。
  “对了,我从楼梯上摔下来后,怎么一直都没有看到姨娘和姐姐?还有,为何大家都没有跟我提过她们?好像她们根本不存在一样。”望着离晚溪疑惑的表情,兰素不知该怎么说。巧儿努努嘴:“二夫人把小姐推下楼梯,导致小姐失忆,我们当然不会在小姐面前提起她咯。”
  离晚溪感到一阵诧异:“明明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怎么变成姨娘推的了?”此话一出,两人都深感意外。兰素秀眉半蹙:“是小姐自己摔下去的?怎么巧儿听到您昏迷前说是二夫人推的?”离晚溪看向巧儿:“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你怎么听的?”巧儿鼓着腮帮子,一副确定的样子:“小姐明明就说了‘姨娘’两个字。”
  离晚溪仔细想了想,随即揉着额角,很是无奈的说:“我说的,应该是‘姨娘的荷包’吧?”荷包?两人又一愣:二夫人真的是去给小姐送荷包的?“对了,我的荷包呢?好像后来也没有看到啊,你们没发现阁楼附近有荷包掉在地上吗?”两人摇摇头。“这是怎么回事?我不小心把它甩出去,按理说应该掉在附近啊。”
  巧儿看了兰素一眼,而后小声的问:“小姐,那天二夫人去找你,是送荷包吗?”“嗯,对啊。”这下,两人沉默了:这么大的误会,还害得二夫人和大小姐被老爷赶出府。巧儿更是苦着一张脸:说起来,好像是我的错啊。
  “你们还没告诉我,为何一直没有看到姨娘和姐姐呢。是不是因为爹爹误会姨娘把我推下楼,而把她们关起来了?”巧儿扁着嘴,小心翼翼的看着离晚溪:“不是关起来,而是把她们赶出府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