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十二章 奸细
第十二章 奸细
发布时间:2018/05/11 16:41   本章字数:2732
灵月山庄,书房内,庄主司徒意坐在书桌前,随意翻着书:“有天玄宫的消息吗?”司徒宇摇摇头:“没有。”闻此,司徒意垂下眼帘,不知在想什么。“爹,那妖女……”司徒宇刚开口,便见丫环小依端着两杯茶走进来。她是几个月前进的山庄,年纪不过十六,长相清丽,做事勤快,庄主夫人很喜欢她。
  “小依,你先下去吧。”“是,庄主。”小依放下茶杯,转身退出书房,顺带关上了门。待小依出去后,司徒意朝司徒宇点点头:“你刚才想说什么?”“那妖女要练多久才会出事?”司徒意正欲回答,突然眼眸转深,没有说话。顿时,房内一阵沉默。
  “等着吧。那妖女拥有青衣神卷的下卷,对青衣神卷的整体形式、武功特点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我在御天宝典上只改了几个容易被人忽略、事实上却至关重要的地方,她练的时候是不会发现的,只有等她练到后面,积累在她体内的伤越来越重,她才会有所察觉,不过那时已经晚了。”“哦……”房外,一双清澈的眼眸逐渐变暗……
  深夜,月色朦胧,将灵月山庄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中。山中寂静无声,偶尔有几声鸟叫,划破夜空。不多时,一粉色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后院,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木盒。盒子打开后,里面赫然放着一只白色的蝴蝶。月光倾洒而下,在那只蝴蝶身上,晕开一层淡淡的白光。突然,那蝴蝶抖动了一下,随即从盒中飞出,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而后消失在夜空中。
  “没想到山庄里竟然安插着天玄宫的人。”一个沉稳的声音骤然响起,接着,四周涌出大批护卫,个个手持长剑,紧盯着那粉色身影。“小依!”司徒宇面无表情的走上前,双眼幽深。小依站立在原处,平日里温顺乖巧的她,此刻一脸警觉的看着司徒宇,袖中双手暗藏杀机。
  “难怪妖女会知道御天宝典就是青衣神卷的上卷,原来是你在暗中查探。”司徒宇冷哼。小依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这时,一护卫走过来,手中抓着那只白色蝴蝶。小依见状,脸色微变,而后恢复警惕。司徒宇上下打量着那只蝴蝶,皱了皱眉:“鸳鸯蝶?”成双成对,生死与共。不管相隔多远,都能找到对方,而如果其中一只死了,另一只也会立刻死去。司徒宇抬起头,似笑非笑:“没想到你们竟然是用这个来传递消息,真是聪明。”
  小依一转眼眸,继续沉默。司徒宇轻轻摩挲着蝴蝶的翅膀,随即吩咐手下拿酒来。小依暗自咬牙,双眉紧蹙。那蝴蝶的翅膀上用特殊的药水写了字,用酒一抹,就会现行。“宝典有问题,尽快通知宫主。”司徒宇低声念着,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你笑什么?”说话间,语气冷漠。司徒宇一挑眉:“自从妖女拿走御天宝典之后,我就怀疑山庄里有奸细。今早我与爹爹谈话时,知道外面有人在偷听,所以暗地里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只等你现行。”小依双眼微眯,眼神逐渐转冷:原来他早有准备,如今身份被揭穿,只能拼一拼了。
  “不知你的同伴藏在何处,”司徒宇说着,伸手扬了扬那只蝴蝶,“不过,它会带路的。”话音刚落,司徒宇的手一松,那只蝴蝶翩然离去,同时,几个护卫飞身跟上。小依见此情景,脸色大变,急忙提气跃起,想要抓住那只蝴蝶。其他护卫见状,立刻纷涌而上……
  山下不远处有一个小镇,是去灵月山庄的必经之路。所以尽管镇子不大,但平日里来往的人不少,比较热闹。此时一家客栈里,一女子站在窗边,静静地望着昏暗不明的夜色,手中的蝴蝶不停地扇动着翅膀,似乎知道对方要回来了。“看样子,小依有消息要传回来。不过,如今宝典已经到手,还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女子低头望着躁动不安的蝴蝶,自言自语。不多时,蝴蝶突然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接着僵直的倒在女子手中,翅膀渐渐变成了灰暗色。女子秀美半蹙:死了?难道小依那边出事了?
  “抓活的!”司徒宇大喝一声,望着地上的蝴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没想到一时大意,被她用银针杀了那只蝴蝶,那么,唯一的线索就在她身上了。小依大口喘着气,右臂鲜血淋淋,那是她射出银针时,被司徒宇刺伤的。“蝴蝶死了,你找不到她的!”小依大笑,沾满鲜血的脸上因激动显得有些扭曲。
  “你……”司徒宇咬了咬牙,一挥手,那些护卫便将小依紧紧包围其中。“蝴蝶死了,可你还在,我就不信在你身上查不到线索。”小依挑了挑眉:“那就等你抓到了我再说!”话音未落,便见她点地跃起,右手一甩,一大把白色毒粉飞出,那些护卫见状,急忙闪身躲开,不过还是有几人没来得及,中了毒(这种毒就是当初另一批人查探莫雪楼时,被闫舒宸下的那种,好在司徒宇留了一个心眼,在拿到解药后,命人日夜加以研究配制,这下派上了用场)。小依嘴角微勾,趁机迅速翻身飞出后院。司徒宇暗骂一声,随即命人拿解药给那几人解毒,自己则带着十几个护卫追了上去。
  漆黑寂静的树林中,只听得众人的脚步声。“你们到那边看看,你们去前面,她受了伤,应该走不远。”“是。”司徒宇双手叉腰:抓不到你,我就不姓司徒!这片树林位于灵月山庄左侧,里面树木繁多,枝叶茂盛,且时常起雾,不熟悉地形的人很容易迷路,所以晚上鲜有人烟,是山庄的天然屏障。
  此时,小依正躲在司徒宇身后的那棵树上,但见她瞪着双眼,死死地盯着司徒宇,略显苍白的脸上充满戒备。左手紧紧捂着伤口,鲜血顺着指缝缓缓流下,染红了她的衣襟。“少庄主,那边没有。”“前面也没有。”司徒宇暗自蹙眉:才这么点功夫,她躲到哪里去了?“少庄主,现在该怎么办?”司徒宇沉默。许久,领着众人离开:“再到前方看看吧。”
  小依见他们走了,重重的舒了口气,有些艰难的从树上跳下来。还未站稳,便感到身后一股掌风袭来。“啊……”没等她回过神来,身子便如断线的风筝飞出,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顿时,全身一阵剧痛,体内血气翻滚。小依直起身,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你……没走?”虚弱颤抖的声音缓缓响起,小依紧紧捂着胸口,暗自叹了口气:逃不了了……
  司徒宇嘴角微牵,浮出一抹笑意:“当然。这一掌可不轻,你还想逃吗?”小依摇摇头,抬起眼帘,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眼前一亮,而后迅速低下了头:“不逃了,不过,我不会让你抓到我的。”司徒宇轻笑一声:“你还有什么招?”小依没有回答,片刻后,嘴角渐渐流出黑血。司徒宇神情大变,急忙快步走上前,伸手捏着小依的下颚:“你竟然服毒自尽?!吐出来,给我吐出来!”
  小依笑了笑:“你休想从我身上得到任何天玄宫的线索。”司徒宇脸色一沉:“解药呢?解药在哪里?你不是要把消息传出去吗?你死了,你的宫主也离死期不远了!”小依移开目光,望着不远处的那抹身影,一字一顿道:“宫主那么厉害,就算宝典有问题,她也不会有事的。”“你……”
  此时,躲在暗处的女子见小依渐渐没了呼吸,眼中盈盈有水光。“少庄主,她死了。”司徒宇重重的捶着地:可恶!好好的一条线索,又断了。“少庄主,这尸体该怎么处理?”“先把她带回去,看一下爹怎么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