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九章
第九章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7   本章字数:2902
苏慕宇看着夜空中闪耀的星星,缓缓地说道:“那个孩子对不对我姑且不论,但是我知道了,一直以来最看不起他母亲的不是任何人,就是他自己。”
“你胡说!”空折枝歇斯底里到。
“胡说吗?”苏慕宇笑了:“他的母亲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看不起自己,她敢爱敢恨,同时也对她的还是报以最大的期望,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普通母亲……可是他的孩子却时时刻刻不忘他的母亲是一个青楼女子,这样……难道不悲哀吗?”
“不是的,我……”
“你不是神,有什么资格用你扭曲的价值观来制裁别人,你的母亲难道希望她的孩子变成一个自私自利性格扭曲的人吗?”
“不是的,我……”
“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空折枝顿了一下,神情失落的说道:“翔空……”
苏慕宇转着手中的戒子,默默念着:“翔空翔空……难道这个孩子还不明白他的母亲对他寄予的希望吗?翔空,翔空,翱翔于空,他的母亲希望她的孩子出人头地,而不是干着如此勾当。你可知道那些你的行为毁了多少人的一生,还得多少人不能幸福你……对得起你的名字吗?对得起给你起名字的母亲吗?”
空折枝一句话也说不出,脑海里满是他母亲的音容笑貌。
——“翔空,翔空,以后你就叫翔空了,我的翔空宝贝,以后你一定能成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就是我的骄傲。”
——“翔空,翔空,你的父亲成为大官了,你要向他学习,成为一个为民谋福的人。”
——“翔空,翔空,你的父亲娶了正妻,可是我并不生气,只要他心里还有我就足够了,而且,我已经有了你。”
——“翔空……娘没有办法陪你走下去了,但娘仍然希望你的未来能翱翔于空,娘会在天上看着你的……我的翔空……”
她的脸上从来只有笑容,无论是她的丈夫娶了正妻,无论是她被赶出家门,无论是她抱着自己的孩子死去……她的脸上从来没有怨恨的表情。
原来,原来一切只是自己看不开,却终究辜负了她的一片心——
娘亲娘亲,你真是太傻了……
“啊!”空折枝仰天大哮,泪水已然从他的眼角滑落。
只是潸然泪下又如何,错的还是错了。
空折枝带着泪水的脸转向苏慕宇,释然的说道:“苏王爷,那个孩子已经知道自己的错误了,他不求自己被原谅,只希望一死能够洗刷他的罪孽。”
苏慕宇缓缓地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空折枝躺着的位置。空折枝闭着眼睛,似乎已经淡然面对死亡。
苏慕宇举起破天剑急刺而下。
半晌,空折枝却发现剑锋与自己的身体没有接触,缓缓睁开眼睛,却看到苏慕宇抓着一髻头发,淡然的坐在他的身边。
“曾经的空折枝已经死了。”苏慕宇的手一松,头发就随风飞了出去,“现在活着的只是一个怀揣着母亲梦想的翔空,在没有成为他母亲口中有用的人之前绝对不能死的翔空。”
空折枝,不,翔空的泪水又一次喷涌而出,猛地跪在苏慕宇的面前:“我,翔空,这一命,这一生,是苏王爷你的属下。属下发誓,此生效忠于你。”
苏慕宇愕然:“为什么?”
“因为翔空相信,苏慕宇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人,翔空会追随着你的步伐成为一个有用的人!”
苏慕宇的笑容变得霸气:“我不需要废物,我等着你有一天你能有资格效忠于我!”
“是!”
“好累。”苏慕宇满脸笑意的躺在屋顶上。
翔空走了,他告诉苏慕宇他一定会靠自己的能力成就一番事业,然后回到苏慕宇的身边,成为她的左右手,在拥有这个能力之前他不会再出现在苏慕宇的面前。
拯救了一只人生道路上迷失的小绵羊,苏慕宇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毕竟在苏慕宇看来与其让翔空以他的死了事倒不如活着赎罪。
突然,本来悠闲躺着的苏慕宇警觉的坐了起来,把破天剑握紧,微微上仰。
“咦?”一个有些温婉的声音带着疑惑响了起来,“姑娘,此处只有你一人吗?”那声音的主人看着苏慕宇坐着的背影,疑惑的问到。
糟了!——苏慕宇想到自己竟然穿着一身女装这样大摇大摆的待在屋顶上,这……这应该不算是故意的吧?不行,万一这老天爷把这算成故意的,就惨了!
“姑娘?”那声音再次响起。
“没事没事。”苏慕宇摇了摇手,并没有回头。
那人听着苏慕宇略微低沉的声音,疑惑了一瞬间,继续问到:“今日龙都里有一采花贼空折枝作案,姑娘深夜一人可要担心。”
苏慕宇憋着声音说道:“咳……我在这里等人,你说的空折枝被我大哥打跑了,不用担心。”
“可以请教姑娘你大哥的尊姓大名?”
“她叫苏慕宇。”苏慕宇有些急促的说道。
“这名字有些耳熟?”
“你这人好生啰嗦。”苏慕宇起了身,就算这声音听着好听,但是也太多事了,就算是好意,也看看别人需不需要再说:“那空折枝也不是我对说,就算他回来了我也能打过他,多谢你的好意,但是我不需要。”
声音的主人听了苏慕宇的话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是在下多事了,不过姑娘一个人在外面还是小心点的好。在下先告辞了。”
就听到”唰”的一声,苏慕宇才安下心转过身。
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苏慕宇的面前,苏慕宇猝防不及下竟然一个踉跄往后滑了一步,那人一看,马上出手把苏慕宇一拉,苏慕宇拉了回来跌坐在那人的怀中,那人也被苏慕宇撞的坐在了屋顶上。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着面,彼此都没有说话。
此刻的苏慕宇不是不能说话只是被吓呆了,自己这不会被人当成女人的吧。
不会这样吧?这个她真的不是有意的!
“啪。”苏慕宇回过了神马上把还抱着自己的那个人推开,骂了句“都怪你!”然后运起轻功一溜烟的跑了。
那人还坐在那里,一个温柔的笑容在脸上扬起,脑海里回荡着苏慕宇那如同星辰的明眸,和推开自己的娇嗔:“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就是,太重了点。”
幸好这一句苏慕宇没有听到。
另一边,苏慕宇紧张的一边跑,一边对天说:“老天爷,这件事情你要搞清楚,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是那个人的问题,要诅咒诅咒他去。”
想起那人呆呆的抱着自己一动不动,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丹凤眼纯洁而清澈,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薄薄的唇如同染上桃花的颜色,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一身洁白长衫映衬着他的肤色更加如雪。
那个人长得倒是挺漂亮的——苏慕宇笑了。
“苏公子,你可回来了,我都担心死了。”苏慕宇一回到司府,就看到司里里和唐越坐在院子里等着自己。司里里一见了自己马上送上来关切的问。
看着司里里眼力没有利欲纯粹担心的眼神。苏慕宇轻轻拍了下她的头,温柔的笑着说:“空折枝我已经解决了。”
看着一旁唐越瞪着眼看着自己,苏慕宇故意俯身在司里里的耳边低声说道:“唐越是个不错的人,他也喜欢你,若是要嫁人,你当真应该考虑下他,相信他会对你好的。恩,而且他也能守着你在家族的地位。”
司里里的脸有些羞红,瞪了苏慕宇一眼,娇嗔到:“你若是不说最后一句我可能开心点。”
苏慕宇再次拍了拍司里里的脑袋,解除了这么近距离的动作,伸了个懒腰,说:“空折枝已经被我解决了,我想我也差不多该走了,等会换回了衣服我就要走了,若是你日后需要我帮忙,告诉唐越,他知道要去哪里找我。”
“恩。”司里里低下头,点了点,神情有些失落,虽然她和苏慕宇的相遇相知不是什么好的过程,但是苏慕宇确实第一个知道她真性格的人。
苏慕宇向唐越走了过去,拍了拍唐越的肩膀:“你的表妹就交给你了。”
唐越的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连连点头。
苏慕宇渐渐离开了庭院里那对傻情侣,看着天上的月亮,突然感觉到有些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