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八章 穿了女装
第八章 穿了女装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7   本章字数:2816
“苏公子,你确定你不是投错了胎吗?”司里里托着脸,看着镜子面前被自己化妆后的苏慕宇,没有丝毫嫉妒,反而有些花痴的惊叹到:“若不是你一点胸都没有,还有喉结,又长得这么高,我真要以为你是女人了,还是那倾国倾城,红颜祸水的女人。”
苏慕宇本是满意的看着镜子里自己红妆的样子,听到司里里的话,又不由的黑线爬头。
没有胸怎么了,春哥也没有啊;长喉结怎么了,那也不过是虚的;长得高怎么了,现代人营养够丰富自然长得高。还有,你形容人长得美,倾国倾城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来个红颜祸水,说宛如谪仙也行啊。
没文化,真可怕!
“好!准备抓拿空折枝。”苏慕宇拍案而起。
司里里看着苏慕宇的动作,无奈的扶着自己的额头,摇了摇头——恐怕就是那有了胸,没了喉结,长得小个点也没用,这样粗鲁男人的动作,怎样都女人不起来。
当然司里里的话是自己心中暗想的,自然不敢让苏慕宇听到。
当晚。
“小姐你该休息了。”一个丫鬟在司里里的房外,低声说道。
“恩。”苏慕宇也低声应了一声,然后司里里的房间光亮就熄下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苏慕宇闭着眼睛保持着自己的清醒,虽然不知道空折枝什么时候会出现,但是只要他出现了就不能让他逃走了。
“叮咚。”苏慕宇双眼猛地睁开,唇角微微上翘。
“唰。”一个黑影出现在房间里,苏慕宇马上感觉到一个人把自己扛了起来。苏慕宇也不挣扎,假装昏睡的一动不动。
空折枝扛着苏慕宇飞上了屋檐,如闲庭信步来回于几个屋顶,没有几秒钟就离开了司府的地界。
空折枝突然觉得肩膀上的人动了动,于是停下了步伐,正想看看肩上的人怎么了,就蓦地感觉到危险,来不及反应就被一掌打的退了几步。
苏慕宇送空折枝的肩上腾空一翻,优雅的落在空折枝面前。
空折枝一抬头正对上苏慕宇淡笑着脸,不由惊住了。
那是怎样一张绝美的容颜。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面似芙蓉,眉如柳,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双黑瞳带着带着深深的诱惑力,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但又似乎藏着很多秘密,一身红妆,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真是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
可是最让空折枝震惊的是……
“你不是早晨的女子!”空折枝脱口而出。
“怎么,难道我不必她有魅力吗?”苏慕宇美目从空折枝的脸上一扫而过,那冷静中带着邪魅的脸此刻竟是有些为难。
“我不想为难你。”空折枝退后几步,“你并不是我要攻击的人,我不会无端侮辱你的。”
“哦?”苏慕宇似乎从空折枝的话里找到了什么,“看样子这个女子今天定是得罪了你。让我来猜猜她是哪里得罪了你,是她欺负乞丐,不对,有一些欺负了平民的官宦家的小姐没有得到你的光临。那么应该是什么原因呢,她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吧。”苏慕宇的笑容显得越发邪恶。
空折枝开始作出要攻击的动作,双眼微眯,冷冷地说道:“看样子,你就是来找我的事的吧。”
苏慕宇没有搭理他的问题,继续自顾自的说道:“那个女人今天骂了你什么呢,是野种,还是青楼女子刺伤了你。”
“我杀了你!”空折枝突然间杀气大增。
“等的就是你这句。”苏慕宇拔出藏在衣服里的破天剑,剑一出鞘,马上带着凌厉之势刺向空折枝。
空折枝眼神凝重,躲避开苏慕宇最初的攻势,却仍然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这样的攻击速度太快乐,刚才被苏慕宇打的一掌也在隐隐作痛,思量了一瞬间,空折枝还是决定先离开。
“想跑!”苏慕宇看到空折枝竟然放弃打斗,直接运气内力,用轻功跑了,把破天剑收回,追了上去。
“比轻功,你是我的对手吗?”空折枝哼了一声,加快了速度。
“是吗?”苏慕宇露出一个笑脸,侧着身子对着空折枝做了个鬼脸。
“哼。”空折枝又再次加快了速度。
苏慕宇直接借神速的身法已经抢先一步挡在空折枝面前,将她的长剑反刺向空折枝,空折枝腾起轻功向后退。
紧接着苏慕宇飞身而上。
空折枝身子一动,瞬间便跨越了五丈距离,一把白色的扇子已经带着撼山拔岳之势轰然劈下!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更无丝毫预兆,苏慕宇马上拔出自己的剑,一挡。
空折枝退!
苏慕宇进!
空折枝挡!
苏慕宇攻!
空折枝以轻功闻名,如今轻功被克制了,他内力始终是抵不上苏慕宇,几个回合就弱了下风。
苏慕宇的剑快速的在空折枝的身边游走,在空折枝身上划出了几十道伤口,然后一掌把空折枝击倒在屋顶上,空折枝的身体猛地弹出了几丈。
一口鲜血从空折枝的口中喷出。
“你输了。”苏慕宇的剑指着空折枝的脑袋。
空折枝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了,躺在原地一动不动只能大喘气,断断续续的问到:“你……究竟……是……谁?”
“我叫苏慕宇。”
空折枝一愣,随即说道:“听说龙国皇帝封了一个王爷,就叫苏慕宇。”混迹在达官贵人之间,苏慕宇这个名字他还是听说过的。
“嗯哼。”苏慕宇耸了耸肩:“你真相了。不要扯七扯八的,说吧,你侮辱那些官宦人家的姑娘究竟是什么原因。”
空折枝躺在房顶上,气喘吁吁,笑着说:“苏王爷,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苏慕宇也坐了下来,一句话也没说。
“从前,有一个青楼女子,她卖艺不卖身,更可贵的是她善良温柔,从来不与人为恶,这样一个好人却还是被那些官宦人家的小姐看不起,就因为她是青楼女子,但她一点也不在意,一日复一日的过着这样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她爱上了一个书生,不顾一切困难成为了她的侍妾,虽然只是个侍妾,她依然很满意,然后全心全意的照顾他去赶考……可是在书生中举后,他娶了一个官家小姐,那时候书生并没有因此休了她,她很感动。
只是后来,她才知道那个书生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担心有人说他抛弃糟糠。”空折枝说的声音很慢,可以让人感觉出他说出每一句话心都在滴血。
“后来,在一个严寒的冬天,那个书生的正妻冤枉她和下人偷情,在一堆假证据的面前把她和她不到十岁的儿子一同赶了出去,那个书生一点不顾忌多年的感情,为了他的前途,完全不顾他的妻儿死活……
那个晚上,女人带着她的孩子无处可归,终于找到一间破庙却依然挡不住呼啸而来的风,女人把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用她的身体为孩子挡住风寒。就这样……等到那个孩子醒来,他已经再也见不到他的母亲了……”
此刻空折枝的声音里充满着怨恨:“那年,如果不是那个孩子遇到了他的师父,那么那个可怜的孩子也必然逃不过一死。”
说道这里,空折枝的声音更加的扭曲:“那个孩子一直疯狂的学习武功,特别是轻功,因为从那时候起,他就已经想好了一个报复的方法……只是当他十几年后再回故地,那个书生和恶毒的小姐已经不知去向了,他甚至不知道那个书生和恶毒的小姐叫什么名字,他无处报仇,只能经常望着雅阁——他母亲曾经待着的青楼想念他的母亲。
然后,但他看到那些大小姐羞辱青楼女子的时候他感觉的他的怒火在烧,他想如果那些小姐也变得和青楼女子一样失了贞操,还有资格侮辱欺负她们吗?哈哈哈哈,他只是不想那些自以为是的女人在这样歧视青楼女子,他错了吗?”
“真是悲哀。”苏慕宇幽幽的说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