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七章 引蛇出洞
第七章 引蛇出洞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7   本章字数:2811
“里里一直是一个温柔贤慧的女孩子,恐怕是不能胜任。”唐越有些怀疑的说。
苏慕宇笑了笑,就说了一句:“你放手去准备就好了,本王自然是有原因才说的。若是底下的人不配合,你大可传是我的命令。”
“可是里里……”
“好了,不要一脸痛苦的表情,会还你一个完成无暇的表妹的。等到破了案子有你高兴的呢。现在我们出去吧。”苏慕宇调笑的说。
“是。”唐越抱涩的微微一鞠躬又引着苏慕宇走往前厅。
“你和我表哥都说了什么?”
司里里看到苏慕宇出来,马上走上前,拉着苏慕宇小声的说。
苏慕宇看着司里里有些着急的表情,恶作剧的心里又上来,轻声到:“我问你表哥喜欢什么身材的女人?”
“他怎么说。”司里里虽然对唐越抱着利用之心,但未尝没有真情在内。
“他说……他喜欢奶牛。”苏慕宇瞥了瞥司里里丰满的胸部。
司里里摇着脑袋,不解的想着——奶牛什么意思?
翌日。
“苏公子,这样真的可以吗?”司里里看着自己花枝招展的装扮,一脸无奈的看着苏慕宇,眼神里带着浓浓的怀疑:“你真的确定……空折枝的品味这么奇怪?”
苏慕宇轻轻托起司里里的脸,笑着说:“虽然这个打扮花俏了点,但是美人还是美人,恩,身材更是不错。”
“苏公子!你给我注意点!”司里里羞红着脸打开苏慕宇的手,自从昨晚知道了奶牛的含义,司里里就知道苏慕宇实在是个没有正行的家伙,在加上苏慕宇对她放的开了,她也不再拘谨了。
苏慕宇摸摸被打掉的手,想想自己的动作确实有点失礼,毕竟自己虽然知道自己是女的,但是司里里不知道,那么以一个男的角度自己调戏司里里实在是有点……过分!
苏慕宇感到一道哀怨的目光,微微瞥了一眼,却发现是唐越一幅委屈的表情看着苏慕宇。,苏慕宇一阵寒颤,收回了目光,决定还是不要调戏司里里了。
“好了,唐越那小子已经在雅阁不远处安排了一个乞丐,待会他会突然跌倒然后他的手会蹭到你身上,然后,你就本色出演就好了。”
司里里白了苏慕宇一眼,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开始和丫鬟和奴才们缓缓地向预定的地点走去。
一切就跟苏慕宇设计的一样开始,先是乞丐不小心弄脏了司里里的衣服,司里里马上展现出刁蛮的本性,大骂斥责乞丐,然后让手下的人驱打那个乞丐,自然,打是真的打了,但是力气确是虚的,只不过让人看上去好像被打的很惨。
周遭的人围着被打的乞丐指指点点却没有人出手,出言解围。
苏慕宇坐在一间客栈的二楼,看着司里里演戏,眼神里却冷了许多,倒不是因为司里里,而是这些围观的人,让苏慕宇不禁想起现代那些看到人受伤不帮忙,看到人自杀幸灾乐祸的冰冷的围观者,他们可曾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被人围在街上殴打,别人看自己笑话的场景!
突然,一个人突兀的出现在司里里的身边,苏慕宇马上就注意到这个人,双眼微眯,唇角翘起狐狸的笑容,喃喃自语到:“大鱼到了。”
“你既然是富家小姐,又何须和一个乞丐计较。”那人的声音在司里里的身后响起,司里里惊得猛地回头,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背后——此人长得一张俊秀的脸,脸上却带着一种沧桑感,没有什么表情,眼角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邪气,一头白发让他看上去更添邪气。
司里里只是愣了一瞬间,马上回过神,变成一副伶牙俐齿的模样:“我有钱是我的事情,那弄脏我的衣服是他的事情,你们给我往死里打。”
白发男子看司里里并不听自己的话,出手一掌打开还在殴打乞丐的家丁,眼神越发冰冷的盯着司里里,讽刺道:“这般计较,你当真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泼妇呢?“
“你又是哪来的野种,莫不是你是这乞丐哪里找的青楼女子生的?”司里里故意刻薄的骂到,她不傻,至这个白发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她就有所猜测了,因此恶毒的骂道。
白发男子突然间眼含凌厉,仿佛要将司里里千刀万剐,但是情绪一下子就收了回来,狠狠地瞪了司里里一眼,“你再说一遍。”
司里里本想继续讽刺,哪知一股气息就这样狠狠压着自己让她喘过气,憋红了脸也没有骂出来,于是飞快地把目光移到悠闲自在的苏慕宇那里,见苏慕宇对着自己点了点头,怒视里白发男人一眼,大声说道:“我们走!”
周围了人看着白发男子把气焰嚣张的司里里赶走,围上去想要为他欢呼,可是白发男子却又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苏慕宇还在楼上悠然的喝着茶,笑容越发的灿烂了。
“苏公子,那个白头发的男人是空折枝对吗?”司里里一看到苏慕宇回到家里,马上迎上前去问。
“你猜到了啊。”苏慕宇摸摸下巴,说道:“即使不是也和空折枝脱不了干系,倒是你的表演真有意思呢。”
本来还正儿八经说着空折枝的问题。被苏慕宇这一调戏,气的司里里跳脚的说道:“你说的倒是轻松,我就算是个刁蛮的个性也不至于跟一个乞丐计较,说话也不会这么损人,还不是为了把空折枝钓出来,你……你!你知不知道我骂完他那一瞬间他的杀气有多重就算我不会武功都能感觉到他□□裸的杀意,我看就算被他抓了也不是把我给玷污而是直接杀了!”
苏慕宇往后缩了一步,心中暗叹,女人生气起来果然很可怕——
咦,不对,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自己也被损了……
“王……苏公子,在下不敬,在下觉得如果接下来还让里里假装,真的太过危险了。”唐越刚才见司里里有危险就很像冲出去,但被手下的人拦了下来,这下听了司里里的话,自然更加的不放心了。
苏慕宇耸耸肩:“反正已经把大鱼钓了上来,也不必女人你亲自上场了,随便找一个身形像的的就好了,不过……你的身材这么好……”
“苏公子。”唐越和司里里同时叫了出来。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苏慕宇做了个掏耳朵的动作:“无所谓什么身形的,只要先躲在女人的房间里,然后让女人进去藏好,等空折枝来了就好,不过这人轻功可是要顶级的,我听说空折枝轻功极为厉害的。”
“苏公子,虽然你说的我们也知道,但是轻功好的人并不是那么多,邀请外援的话,现在也来不及。”唐越无奈的说。
苏慕宇想了想也是,估计空折枝这两天就会行动,说不定今天晚上就行动了,这样一定是请不了外援的,想来想去,凭着唐越这种身手都能当御前侍卫,那轻功好的,估计就只有自己了。
“既然人已经钓了出来,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苏慕宇拉了拉两边鬓角的长发,“我可以去女人你的寝室等着空折枝出现。”
“不行!”这次只有唐越一个人喊了,看着苏慕宇和司里里都盯着自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的说了句:“男女授受不亲……”
“老封建。”苏慕宇骂了一句,心里想着自己明明是个,又不是有那种兴趣,才不会对那种奶牛有意思。
司里里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听到苏慕宇损了唐越,心中莫名的有种不悦,瞪了苏慕宇一眼,眼珠一转突然笑了起来:“苏公子,你觉不觉得自己长得特别英俊潇洒吗?”
“觉得啊。”
“那你觉不觉得你长得特别迷人?”
“觉得啊。”
“那觉没觉得你特别温文尔雅?”
“觉得啊。”
“那觉没觉得你特别适合扮女人呢?”
“觉得啊……女人,你也学会阴人了!”苏慕宇并没有生气,笑骂了一句。
司里里得意的笑了:“苏公子你可是自己也承认了,你一言九鼎,不会出尔反尔吧!”
穿女装啊……似乎挺有意思的。
“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