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六章 刁蛮的大小姐
第六章 刁蛮的大小姐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7   本章字数:2887
苏慕宇顿时郁闷无比,想自己好坏也是朵花,要采也不会采这样一个残花,哦不,是脑残花!
“女人,你想的未免太多了,我若是空折枝,你这把剑对着我也是无用,更何况你听说过空折枝和哪个被他玷污的女人说过话!”
司里里似乎也是知道什么内幕的人,听苏慕宇这么一说也平静下来了,却仍然保持着警惕的对苏慕宇说:“你问我这话是何意义?”
“我只不过是想要抓这个家伙罢了,难道你有什么消息?”
听了苏慕宇的话,司里里脸上阴晴不定,思考了一会儿才把自己的宝剑收了起来,对苏慕宇说:“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抓到这个空折枝?”
司里里看着苏慕宇对着自己微微一笑,自己还没来得及皱眉,苏慕宇已经在自己的面前闪过,而自己刚想向前迈上一步,就发现自己的脖子被一只手横挡着自己的咽喉。
“你说,这不是我的手,而是一把刀的话,你的头应该已经在地上了。”苏慕宇轻轻的在司里里的耳边说道。
正如苏慕宇说的一般,若这是武器的话,自己已经死了——一想到这里,司里里不由的冷汗淋淋。
“你们家这张灯结彩的,女人,你要嫁人吗?”
说着,苏慕宇还在司里里的身上扫了两下。
“难不成是要嫁给你也不看看你身无半两肉,又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司里里也不再装出那优雅的样子,反正支开了她的丫鬟,而苏慕宇已经知晓了自己的本性,也不想再装着这么累,每天在那些长辈达官面前装的好像一个乖乖小姐不知道让她觉得有多累。
她就是刁蛮,她就是任性,她就是有着大小姐脾气,她就是喜欢炫耀得瑟。这才是她自己。就算自己这样再怎么刁蛮,自以为是也好过那些虚伪伪善的人。只可惜,自己在很多却不得不扮演一个伪善的人。
苏慕宇笑了笑,没有生气,她反而觉得这个司里里不那么招人讨厌了,至少一个刁蛮大小姐也比一个阴险伪善的人好。
“三小姐,你可回来了啊,老爷夫人已经在前厅接待表少爷了。”一个老嬷嬷看着司里里和苏慕宇今日后院的门进来,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
苏慕宇却看到司里里本来带着刁蛮劲有血有肉的脸有变成了一张虚伪的笑脸,用着温柔的声音说道:“宋管事多谢提醒。”
说完,还走上前一步,往那个老嬷嬷的手里塞了一点碎银。
那老嬷嬷满是褶皱的脸,笑的和多菊花盛开似得,也冲着苏慕宇点了点头,欢喜的退下了。
“女人,你变脸的功夫真是厉害。”
司里里看上去情绪不高,瞥了苏慕宇一眼,冷声说道:“我已经带你进府了,我现在答应配合你抓到空折枝,你答应我保证我在家族中的地位。”
苏慕宇饶有兴致的说道:“我以为你会要我手中宝剑。”
“你武功高强,身上也有很多钱财,手中宝剑更是不凡,而且你竟然想要捉拿空折枝,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你个你是武林大家族的弟子,一个你是皇族的官人。无论那个,有你相助,我在家族中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再不用以你宝剑夺我表哥欢心。”司里里很理智的说了出来,一点也不隐瞒。
苏慕宇刚想开口说什么,司里里又继续说了下去。
“不要对我说你不是什么有地位的人,这样太侮辱我的脑子了。”
被司里里猜出自己想说的话,苏慕宇并没有感到吃瘪,反而更加感兴趣的问到:“你为何要把实话告诉我?”
“因为我不是傻子,如果我此刻骗了你,无论你此刻是否猜到你对我的影响都会比现在更差上许多,我想我留给你的第一印象应该已经挺差的了,我不想最后落得不但不能得到你的帮助,还要被你落井下石。”司里里略微嘲讽的说:“毕竟你要我帮的忙,只要是官家女子都帮的上,我唯有主动点了。”
“最不济,就当我赌错了。”司里里加了一句。
“哈哈哈哈。”苏慕宇鼓了鼓掌,看司里里的表情也郑重了几分:“我相信你赌对了。”
“现在你要和我去前厅看看嘛。”司里里问到。
苏慕宇本想说不用了,自己在这里等着她就好。但是一想到等待的时间会很无聊,于是还是点了点头,和司里里以前走向前厅去了。
前厅。
司府上下有地位的已经围着主座上的男子正准备入座,司老爷看到司里里带着一个俊美的男人入了厅,表情有些不悦,毕竟这是欢迎司里里的表哥唐越的庆祝宴,带一个,陌生人怎么都觉得不好。
唐越见着司里里进来神情有些急促,但是突然瞥到了苏慕宇,大吃一惊,手中的酒杯微微一抖,撒出了些许。苏慕宇的眼睛很尖,一下便注意到了,大概猜到这个唐越是见过自己的长相,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唐越看到苏慕宇的动作,只得无奈的苦笑一下,微微做了个鞠躬的姿势,然后转移话题似得说道:“里里表妹,这个……是你的朋友吗?”
司里里不没有注意到唐越小心翼翼的态度和古怪的神情,微笑的说道:“这位是苏公子。”
“苏……公子,在下见公子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不置可否与在下移至偏厅一谈!”唐越小声的对苏慕宇说道。
司里里虽然没有看到刚才唐越的反应,但是此刻唐越的话,她是听得真切了,身体微微有些颤抖,连自己表哥这样在皇帝面前经常露面的御前侍卫都如此恭敬的人,又长得些许女气,皮肤细嫩……
难道是皇上的贴身宦官幸好刚才自己的话已经让对方对自己有了好感,不然就真的惨了……
幸好这只是司里里心中所想,要是让苏慕宇听到了,非气的把司里里给撕了吧……
“哦,唐公子盛情邀请,恭敬不如从命。”苏慕宇拱拱手。
唐越和司老爷打了个招呼,在司老爷震惊的表情里引着苏慕宇到偏厅去。
到了偏厅,唐越马上向苏慕宇半跪拜见:“参见王爷。”
“免礼吧。”苏慕宇也不故作高傲,反倒是伸手扶了唐越一把,笑着说道:“你的演技不错。”
唐越起了身,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王爷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想想那日在宫殿之上,苏慕宇指着胡坚用着完全不带脏的话,说的满腹经纶的胡坚半句话都说不出来,自己真心有些担心苏慕宇这是在损自己。
苏慕宇看着唐越纠结的脸,笑的欢了:“没事本王骂你干嘛‘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不错,我喜欢。”
虽然苏慕宇的长相绝对超过这两个词的形容,但是唐越还是很想说苏慕宇真是自恋,不过,这也真能局限在想的层面罢了,若是说出来,唐越觉得自己那真的是找死。所以只能傻笑几下。
“好了好了,你这人真是没趣。本王此次出来是为了空折枝的事情,你是御前侍卫,又居住龙都,可有什么线索。”
唐越见苏慕宇谈起正事,也认真的开始回答:“属下不才,现在关于空折枝的线索并没有多少。可知的只有几点,第一,这些女人都是龙都一些官宦之家的少女,并且这些女子或多或少都有些……说好听的是顽皮。难听就是蛮横刁蛮,没少在龙都欺负那些平民,不过,都不是太过分,官府也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慕宇摸摸下巴,说道:“这么看来,这空折枝倒是个好人,至少是为民除害了。”
“额……第二,所有被侮辱的官家小姐都被扔到一家名叫雅阁的青楼门前,而且巧合的是,这些小姐似乎都在雅阁附近欺负过平民。”
“哦……”苏慕宇双眼微眯,“这倒是个大线索,如果没有出错的话,我们可以利用这点来掉出空折枝。”
“属下也是这么猜想的。”唐越说道,“可是没有官家的小姐愿意冒这个风险;而女侍卫纵然愿意,却很难演出那种官家小姐自大蛮横的样子,而且这毕竟还是不确定的,毕竟还是有很多在附近欺负了平民没有被袭击的,所以一直都没法实行。”
“人选你已经不用担心了。”苏慕宇眼神飘到前厅的司里里身上,眉角一挑,唇角上扬:“你的三表妹可是个好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