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五章 太有钱了
第五章 太有钱了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6   本章字数:2879
“空折枝……空折枝……”苏慕宇一身白衣飘逸,逍遥的摇着一把白色纸扇,脸上带着淡淡的邪笑,引得一路不少怀春少女媚眼不断,只可惜,苏慕宇此刻脑海里想着只有那个采花贼——空折枝。
空折枝——龙都于一个月之前出现的采花大盗,不同于其他的采花大盗,他每隔五天便出手一次,每次出手前都会下个预告,而且出手的对象都是龙都官宦之家的小姐,而且对钱财完全没有兴趣,而在事后,则会把夺取处子之身的官家小姐扔到青楼门口,受尽人家的白眼。
“这个空折枝倒是奇怪。若是不贪财还算不上奇怪,那专门对官家小姐出手就莫名其妙了些,说这样的人是色中恶魔,我才不信呢……”苏慕宇自言自语的来到了一家装修朴素,却不失贵气的客栈门口。
孔子曰:不饱食邑,难干活也。
孟子曰:孔子说的对也!
苏慕宇摸了摸肚子,看了看客栈,挪脚走了进去。
“客官,你是打尖还是住店呢?”一个热情演绎的小二个搭着白毛巾走到苏慕宇面前,
他一看苏慕宇华贵的白衫,热情度大增,脸笑的几乎要开了花。
苏慕宇看着这贼眉鼠目满脸猥琐的店小二本想入店的步伐似乎一瞬间僵住了——不能外貌歧视,不能外貌歧视……默念的许多遍,苏慕宇才恢复帅气的笑容说道:“小二,给我找个安静的位子,上一坐好酒好菜。”
这里不得不说,苏慕宇坑爹的爷爷早有预谋的训练了苏慕宇的好酒量,五十几度的五粮液二锅头靠自己实力喝上两三斤还是可以的,当然作弊的用内力把酒气排出体外那就真是千杯不醉,万杯不倒了。
“好嘞,客观里面请。”店小二肩上的毛巾一甩,弓着腰,伸着手迎着苏慕宇往厅里走。
“好酒好菜给这位客官上喽。”店小二吆喝着。
苏慕宇不急不慢的坐下,先喝了一杯小二斟上的茶水,看了看这大堂里吃饭聊天的食客们,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
“公子轻慢用。”店小二满两堆笑的看着苏慕宇,见苏慕宇已经打下头和食物斗争了,才讪讪的退下了。
“咳咳,这位公子,请问介不介意小弟在这里坐下。”一个声音在苏慕宇耳边响起。
只可惜,苏慕宇连头都没有抬,就说了一句:“介意,其他位置去。”
“小……少爷,这个人太无理。”另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
“这位公子,只是这家店里已经没有空位子里。”声音的主人睁着眼睛说瞎话。
“那就换一家店。”苏慕宇也懒得闲扯,莫名其妙想坐下来一同吃饭,她以为她是谁?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们少爷只是想要问你一点事情罢了,你拽成什么样啊。”另一个声音又忿忿不平的扯着嗓子喊。
“够了。”苏慕宇抬起了头,站了起来,用自己180cm的身高俯视着矮自己两个头人,说道:“姑娘,你从我开始吃就不停的说,我就想找个安静的位置,你还非要破坏我的安宁,有没有意思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此人马上做了一个护胸的动作。
苏慕宇一扶额头,心想:姑娘,就算不说你没有喉结,一身脂粉味,就你这么大的胸部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只要不是瞎子,肯定就看的出来好不好?
当然,苏慕宇肯定不会说出口,要是说了还不被扇一巴掌,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现在男人的身份……
虽然她说自己是女的,别人也要肯相信才对……
“随便怎么样啦。”苏慕宇无视这个女子,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喊了声:“小二。”
“来了,客观,有什么吩咐。”
“结账。”
“一两三千文。”店小二巴结着说。
“这么少……”苏慕宇自言自语道:“一万两的银票找的开吗”
“一……一万两……”店小二膛目结舌,愣是半天才回过神,一脸哭丧者说:“公子,这……这太大了,我们小本经营怕是找不开。”
“小二,我来付了。”那个女扮男装的人把二两银子递给了店小二,说了句:“不用找了。”便见店小二感恩戴德的退下了。
“这位公子,我们现在可以好好的说了吧,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司里里,这个是我的丫鬟翠儿。”
“我姓苏。”
反正苏慕宇寻找空折枝也不急于一时,见这个司里里似乎找自己还是蛮有诚意的,至少在自己各种无视之下还没有恼羞成怒暴走,是挺不容易的,于是苏慕宇和司里里几人到了一个茶坊一边饮茶一边谈。
“有什么直事就说吧,不要拐弯抹角。”苏慕宇悠哉的端起了一杯茶,轻轻一饮,完全没有明明是自己刚才不给别人说的机会觉悟。
名叫翠儿的丫鬟,猛地就是一瞪苏慕宇,显然是对苏慕宇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行为极为不爽,但是这个司里里的教养甚是好,即使明明知道苏慕宇睁着眼睛说瞎话,也不出言争论些什么,还是一幅微笑的表情说道:“我只是想要出手购买苏公子的这把宝剑。”
“你说它?”苏慕宇把腰间系着破天剑拿了起来。
这么说来,苏慕宇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好好的观察过这把剑,只是觉得这把剑和自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用它的时候完全不会有什么剑法的限制,但却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细细看来这破天宝剑做的确实绝顶,远看像是朴实至极的剑鞘,近看才会发现剑鞘上雕满的竟然是龙的鳞片,似乎每一片上都泛着凌厉的杀气,逼得人难以直视;而剑刃上雕刻者一条五爪金龙的血槽,剑身是玄铁所铸造。
看到苏慕宇拔出破天剑,司里里的眼神变得更加惊异和热切了。
“抱歉,这个不能答应你。”苏慕宇把剑一手,且不说这宝剑用的顺手,单是它是星辰送的就不能把它转手给别人。
“你不考虑下吗?我可以出很多钱?”司里里的情绪好像有点着急,但是大小姐的形象还是保持的很好。
看着司里里着急的反应,苏慕宇觉得甚是好笑,心起了调戏的念头。
“你觉得我缺钱吗?”苏慕宇拿出一张一万两的银票在司里里的面前晃了晃,“还是你觉得,你可以出到连我这样拿着万两银票的人都不得不卖的价格?”
司里里面露尴尬之色,她本来是想以一千两的价格购买这把宝剑,但是看到苏慕宇一出手就是一万两,这样丢人的话,她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不然岂不是自取其辱,而真的要拿出让苏慕宇这样万两银票随便出售的人心动的价格,那至少是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
但是自己可以使用的只有几万,而且这购买宝剑不过是想给自己表哥送生辰礼物,虽然着表哥如今成了御前侍卫,自己只有巴结上他,以后家族里的位子更加稳固了,但若是花这么多钱,父母那关是过不去的,更别提族里的其他女眷了。
见司里里沉默了下来,苏慕宇唇角一扬,笑容中带着腻味,站立起来,说道:“既然你提出了这么个没有可能的要求,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这茶算你请了,当作补偿我精神损失费。”
“你站住!”司里里的表情已经失去了大家闺秀的涵养,用力一拍桌子,怒火中烧可谓展现的淋漓尽致。
苏慕宇无奈的叹了口气,心想着,果然是莫名其妙搭讪的家伙不管是公是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那空折枝夺取的处子都是这样有权有钱却或是虚伪,或是狠毒,或是伪善的人,倒也是解决了一害。
等等!
苏慕宇突然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着司里里,心中暗自盘算:这司里里就长相而言算是不错,看着贵气和伪面的和善,一般来说也是官家从小宠出来的个性,那空折枝会不会……
本来司里里想以自己的身份逼得苏慕宇就范,却见苏慕宇突然用古怪的仿佛是在算计人的眼神看自己,一阵心寒,不由的退后了一步。
“女人,我没看错,你应该也是个官宦人家的女眷吧。”苏慕宇摸着下巴,邪笑着说道。
司里里这一大惊,连退了好几步,面露惊恐,拔出自己随身的长剑,颤抖着说:“你是那采花贼空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