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四章 大显神威
第四章 大显神威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6   本章字数:3038
“大胆胡坚,你竟然敢侮辱智武王!你是不把朕放在眼里。”
龙智轩用力一拍龙椅,怒喝到。
“微臣不敢。”胡坚说是说自己不敢,但是他的语气和他的表情完全看不错他有丝毫的不敢之言:“只是宣央公主一生未嫁,其子的身份只能是私生子,如此低贱身份,难道就因为救了皇上就可以封王了!”
胡坚顿了顿,继续一副高高在上的说道:“再说,皇上怎么能保证这个苏慕宇不是和那些反贼勾结好了的!”
“天才,真是天才啊,胡坚大人。”苏慕宇带着看似温文尔雅的笑容,踱步到胡坚面前,胡坚看着苏慕宇凌厉的眼神,气势不由一弱,但是语气上却仍是不减威压。
“不敢当!”
“有什么不敢当的。”苏慕宇笑的很温柔,若不是龙智轩在之前就见到苏慕宇那火爆的脾气,倒真的以为苏慕宇是个温柔的人。
胡坚啊胡坚,你当本王爷不发威就是加菲吗——苏慕宇眉间一挑,说话的语气马上变得气势汹汹:“只有你这样的天花板上的木材,才能说出如此蠢材的话,不是吗?”
“你!”
“你什么你!你是个什么东西,且不论本王爷的身世用不着你操心,本王爷的母亲乃是先皇的亲妹妹,你对本王爷的母亲不敬,就是对皇室的不敬,对皇室的不敬,就是对皇上不敬!你身为朝廷忠臣,别告诉本王爷,你不知道对皇室不敬,对皇上不敬的罪有多大!”
苏慕宇横眉冷对。
“你!你信口雌黄!”胡坚隐隐有些青筋暴起。
苏慕宇唇角勾起一丝讽刺的笑容,。
“胡坚大人,本王爷哪里信口雌黄了,本王爷何时信口雌黄了,你哪只耳朵听到本王爷信口雌黄了,难道本王爷母亲不是先皇的亲妹妹吗?难道对本王爷母亲不是皇室之人,难道对皇上不是皇室之人,难道对皇室不敬,不是,对皇上不敬,难道对皇上不敬不!需!要!治罪吗?胡坚大人你告诉本王爷,本王爷信口雌黄在哪里了?”
胡坚明明知道苏慕宇是在瞎扯,却又找不到苏慕宇话语中错误的地方,一阵憋气。
小样的,本王爷辩论队的功力,岂是你可以抵挡的看本王爷不说死你!
“怎么?胡坚大人你说不出话了,还是你已经承认你自己信口雌黄了,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你……”
苏慕宇没有给胡坚喘息的机会,毫不犹豫的继续攻击到:“既然胡坚大人是一个信口雌黄的人,那么你所说的本王爷和反贼勾结,就也是你信口雌黄的喽。不然你说说本王爷什么时候和反贼勾结了,本王爷在哪里和反贼勾结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爷和反贼勾结的,说不出来了吧!胡坚大人!既然无话可说,那就不要信口雌黄。”
胡坚已经被苏慕宇气的开始咳嗽,想说什么却说不了。
“再说,本王爷救皇上有功,皇上赏赐本王爷有什么问题。难道我是谁生的还能怪罪于我,当然,也不能怪罪我母亲,我知道胡坚大人你应该也不敢了吧,既然如此,难道你想让皇上做一个功过不分的皇上吗?”
胡坚猛地后退了一步,用手指着苏慕宇,不断的颤抖着,嘴唇气的泛起了可见的苍白。
“本王爷最后想说一句。”
苏慕宇笑对胡坚,然后用手重重的把胡坚的手拍摁下去:“本王爷自称了这么久‘本王爷’,你一句也没有阻止,这分明是你已经认同了本王爷的王爷之位,不然你听本王爷自称王爷,应该阻止本王爷冒充皇室人员,你……可没这么做哦!”
苏慕宇扬起了胜利的笑容,看着面色铁青,青筋突起的胡坚,甚是得意。
龙智轩在上面看着苏慕宇气势汹汹诡辩的胡坚一句话也说不出,心中也大为痛快,此时见苏慕宇辩的差不多了,马上助势说道:“还有什么人对朕册封苏慕宇为智武王有意见?”
“皇上英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人都跪呼万岁,包括满脸愤恨的胡坚。
“谢皇上!”苏慕宇的洪亮的声音在宫殿上回荡着。
智武王传。《龙国》记载着,这是智武王苏慕宇在龙国朝堂上打的第一战,这场战没有战火,没有死伤,但智武王的智慧却在其话锋中暗含。
一次小小的朝堂论战,让智武王苏慕宇初露锋芒。
“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慕宇一脸抑郁的站在秋千上。
别的女主是因为穿越成皇后啊,贵妃啊,修秀女啊,宫女啊什么的才被困在宫里,苦逼的过着虐心虐身的后宫宫斗的戏码,想我穿越成了王爷,竟然还是悲惨兮兮的困在皇宫……
真是牛逼的人各有牛逼,苦逼的人都是一样的苦逼。
如果就这样苦逼的被困在深宫内院里,还怎么让我表现出虎躯一震,天下震惊的气势呢?
“王爷……”向依依站在秋千下面,小声的喊着:“王爷……你这样真是太没有形象了,快点下来了。”
“可是,可是……”苏慕宇依然很没有形象的光着脚蹲在秋千上,右手撑着大腿,手背托着下巴,百无聊赖的说:“依依,你说说,最近宫里有没有什么事情好玩的,有没有什么阴谋陷害,哪个妃子和哪个妃子反目,哪个秀女和哪个秀女争宠,有没有,有没有,告诉我一个,我真的好无聊啊!嗷嗷嗷。”
“朕到现在为止后宫还是闲置的,没有机会给哪个妃子争宠,真是让你失望了。”龙智轩温柔中带着丝丝寒意让苏慕宇一阵恶寒。
“依依,先下去吧。”龙智轩挥了挥手。
“奴婢告退。”向依依向龙智轩和苏慕宇微微一拜就退下了,虽然她是莫言的徒弟,但是君臣尊卑,她毕竟不像星辰莫言和苏慕宇看的轻了,重的只是个心意。
苏慕宇看向依依退下了,乖乖的穿上了鞋子,然后像一个乖孩子一样坐在秋千上。
龙智轩眉角一挑,面带嘲笑之色:“你装什么装,别人面前不装,在知根知底的人面前你到时装得起劲,有意思吗?”
当然没有意思!要不是你那腹黑劲,本王爷才不用装呢!
“没有啊……”苏慕宇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像一个真正的贵公子一样,轻轻一拨自己的头发,微笑着说:“我一直是一个有风度,气宇不凡,文质彬彬的人。”
“你不要脸,可是我还要命。”龙智轩做了一幅作呕的样子,然后伸手弹了弹苏慕宇的脑门,摇着头说:“你是不是闲着无聊没事干?”
“嗯嗯。”苏慕宇的头呈现快速的点头状,两眼冒着金星,一脸“你就是我的希望”的样子看着龙智轩。
“既然你用这么诚恳的眼神看着我了,我就给你一个打发寂寞无聊时间的机会。”说罢,龙智轩掏出一本奏折,扔给苏慕宇:“龙都出现了一个采花大盗,专门糟蹋官家女子,轻功绝世,你看着办吧。”
苏慕宇开心的接过奏折:“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出宫了。”
“你就这么想要出宫吗?”龙智轩露出一副潸然泪下状,泪汪汪的眼睛看着苏慕宇。
苏慕宇心中一怔:“那不如……我先不出宫了。”
“朕只是说说而已,难道你爱上了朕!”龙智轩一幅小生怕怕的表情说道:“朕对你这种没有兴趣,上了床,灯一关,知道的是个女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男的呢?”
“……”
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说什么煽情的话,果然是正太的脸鬼畜的心,喜怒无常的腹黑男!
“诺,这是我命令人帮你打造的令牌。”说罢,龙智轩把一个金灿灿沉甸甸的刻着“智武王”三个字的金牌扔给了苏慕宇,然后把一个简单的银色戒子拿了出来,也一并扔给苏慕宇,交代到:“下面的人见到令牌就知道你是谁了,还有……拿着这个戒子到雅阁见花魁娘子萧滟,她会帮你的。”
苏慕宇把耀眼的令牌放到兜里,然后仔细的观察这枚简单的银色戒子,仔细一看,才看到一条栩栩如生的龙,连龙鳞都可以看到起伏。
“这个东西。”苏慕宇指了指戒子,“放哪?”
“戒子你不带在手指上,你要放哪里?”
“这不是很珍贵的东西吗?”
“不过是一个铁指环罢了。”
“……”
明明是你用一种它很珍贵的语气告诉我的,好不好!
“对了,星辰说这把破剑是给你的,好像是叫破天剑。”
“……”
“好了,好了,你自己把奏折看清楚,上面说的详细些。这里是十张一万两银票,各大钱庄均可兑换,现在你可以滚蛋了。”
“……”
龙智轩,我强烈觉得你不是看我无聊才帮我的,根本就是计划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