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女王爷:我是半边天 > 第一章 天降凶器
第一章 天降凶器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6   本章字数:2768
一个树林里,一群黑衣人围绕着几个华服少年,手持武器。
“龙智轩,你没想到吧,我……不,以后我不再是’我’,我是’朕’,哈哈哈。”一个相貌平平的男子拿着长剑指着坐在地上,满脸稚气未脱却又给人一种莫名的的怪异感的俊俏少年大笑着说道。
那个被剑指着被唤作龙智轩的少年似乎没有一丝恐惧,反而带着点笑意看着他身边一个穿着盔甲的英武少年,这个英武少年尴尬的摸了摸头,用眼角瞥了瞥在龙智轩身后一个全身白衣坐在轮椅上的冷漠少年。
“输了吗?”穿着盔甲的英武少年似乎一脸的不甘的看着龙智轩。
“输了。”龙智轩点了点头。
“真的输了吗?”穿着盔甲的英武少年挣扎似得又问了一句。
“真的。”龙智轩最终选择打击了他。
“你们——“拿着长剑的男子手不停的抖,愤怒的急吼到:“龙智轩,你!”那着长剑的男子缓缓地平伏自己的心情,牵扯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星辰国师,莫言将军,若你们二人愿意投降于我,我可以放过你们,并且让你们拥有更多的权力。”
“哈哈——“穿着盔甲的英武少年捂着嘴笑了笑,斜眼瞥了瞥坐在轮椅上的少年,说道:“如果,我说我和星辰,你只能选一个,你要谁?”
“……”
拿着长剑的男子明显愣住了。
突然间,坐在轮椅上的少年也勾勒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只不过什么也不说。
“你们真的当我是傻子吗?谁不知道星辰莫言两人根本是不分你我的朋友,你们摆明是耍我的。”
“谁和这种人是朋友。”
“我才没有这么傻的朋友。”
龙智轩按了按太阳穴,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依旧无视那个拿长剑的男子,望了望天,但是,他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上空,于是疑惑的眯了眯眼。
“天上好像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龙智轩,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啊!!”拿着长剑的男子还没有来得及发表完自己的不屑宣言,就被一个重物狠狠地压在里地上,那一瞬间的重击,让他陷入地面,进的气少出的气多。
“所以嘛,我说的是真话!”龙智轩嘟喃着嘴说道:“我可是很难的才说真话的。”
对着深陷坑内的男子,拿着长剑的男子怜悯的说道:“我就知道他说真话的时候别人会更加倒霉,小的们,收工了。”
本来还围着龙智轩三人的一群剑拔弩张的黑衣人瞬间收起了自己的武器,然后把那个从天而降的男子拉了起来,放在旁边的地上,再把被压的半死的人绑了起来,接着有纪律的撤离了。
“小言,我就说了你不要和小辰打赌嘛,明知道不会赢还赌。真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自讨没趣自取其辱啊。”龙智轩把手一摊,无奈的摇了摇头:“幸好小辰有先见之明把他的手下逐个击破然后换上我们的人,不然还真是麻烦呢。”
“比起这个……”坐在轮椅冷漠少年星辰缓缓地开口:“这个从天下掉下来的究竟是什么?”
这么一说,龙智轩才和莫言一脸好奇的围了过去。
“好像是个人。”莫言沉默了半晌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是……”龙智轩看了看出了层层叠起的树枝树叶外的阳光,然后指了指天:“从天上掉下来的!”
“先把她带回去吧。”星辰淡漠的说,只是眉宇间有着一丝不被人察觉的深意,然后又瞬间恢复了正常的看向了莫言。
“哦,那就带回去吧。”龙智轩也淡定的看着莫言。
“喂,你们干嘛都这样看着我,他这么脏兮兮的,我才不要背他。”
莫言一幅嫌弃的样子。
星辰丝毫没有搭理莫言的意思,自己转过轮椅就开始开始前进。
莫言可怜兮兮的看着龙智轩。
“朕是皇帝。”龙智轩翘高了鼻子:“你敢让朕背他!”
于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少年和一个蹦蹦跳跳的少年外加一个背着人一脸受虐气息的少年拖着阳光的尾影,缓缓地向富丽堂皇的皇宫前进。
好舒服啊……这么暖和,这么柔暖……好像是我家的席梦思啊……
等等!我不是掉到水里了吗?为什么我还可以呼吸?
苏慕宇猛地起身,睁开眼睛环顾周围。
“王爷醒来了,王爷醒来了。”苏慕宇的眼睛还没有彻底看清周围的景象致之时,就已经被尖锐的叫喊声吓了一跳。
“哦,醒来了吗?”一个戴着耀金簪缨银翅王,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龙金龙袍,系着玛瑙红鞓带,面如美玉,目似明星,那个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此人正是龙智轩。
苏慕宇看着来人眉毛一挑,心中念想:好一个俊美的少年,竟然有自己七八分的貌美。
比起苏慕宇的惊异,龙智轩的惊讶更是大得多了,倒不是因为他看清了苏慕宇的面貌,毕竟此刻苏慕宇脸上还沾着黄黄的泥土。
龙智轩的惊讶主要来自于苏慕宇醒来之前星辰的一番话……
一回了宫,龙智轩就让莫言把苏慕宇扔到自己寝宫旁宫的床上,然后同他前往星辰阁找星辰。
当他们到达星辰阁的时候,却见星辰摆着一桌铜钱,紧闭着双眼。于是二人便安静的坐在一边。
一刻钟后,星辰缓缓地睁开双眼,微微的叹了口气。
“星辰,你又卜到了什么?”龙智轩急忙问到。
“天降异王星,十八虚龙命;若道为龙女,此绝天子命;悲欢两聚散,天意难定断;执念通天时,龙游天下行。”
“什么意思?”莫言疑惑的问。
星辰摇了摇头,“我只能算到卜词前两句的意思,而后两句,我一触即,就被打入混沌的状态。”
龙智轩面色凝重,“星辰,你的卜卦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今天怎么会……那,前两句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人,会成为王者,但此人命相呈现虚龙,意思就是这个人是女子,并且年龄为十八岁,这是第一句’天降异王星,十八虚龙命’的意思;而第二句’若道为龙女,此绝天子命’的意思是若是此人将她女子的身份以任何刻意的手段告诉其他人,又或者知道她性别的人处于害她以外的心理告诉其他人,就会使她最爱的人死亡。”
“这都是什么苛刻的命理啊……不对啊,从天而降……说的不就是那个我背回来的人吗?她是女的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星辰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就不关朕什么事情了,等她醒了把她扔出去就好了。”
“不好意思,我忘了说,命理上显示出来她一生与皇室纠葛,而这个皇室指其中之一也是最为重要的就是我们龙。”
“……”
“好了,皇上,你封她为王爷呗,反正那个被她压个半死的王爷不是空了个位置吗?根本就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他长什么样,让那个天上掉下来的家伙代替了就好,免得还要把他谋反的事情公布于众,毕竟那个宣央公主生前也还是疼爱你的,这不是丢她的脸吗?”
莫言扣了一下手指,斜眼看了一眼龙智轩。
龙智轩瞥了莫言一眼:“收起你那幸灾乐祸的笑容,为老不尊。不过立她为王爷也没什么不妥,不过她是女的……”
“去告诉她不要把自己女子的身份说出来,免得失去自己心爱的人。”星辰闭上双眼,一幅赶人走的模样。
“真不知道我们谁是皇帝。”龙智轩无奈的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星辰和幸灾乐祸对着自己挥手的莫言憋屈的走了。
“星辰,你可是有什么没说?”
“你猜到了。”
“我们认识了几十年,我还不了解你吗?”
“她……她是她的命理。也是龙国的命理,更是天下的命理。”
“不明白。”
“我根本也不奢望你能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