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七章 被绑架了
第七章 被绑架了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1   本章字数:2714
美姨叹了口气,闭上了嘴。
“大姐姐,买一瓶水吧,很偏宜的。”
李妍熙回过头来,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用怯生生的眼光看着自己,她的手里拿着一瓶看上去还没有打开过的水。
李妍熙不解地看着她。
“大姐姐,我没有喝过,我只想用妈妈买的这瓶水换零花钱。”小女孩可怜巴巴的样子让李妍熙同情心大发。
看着瓶子里清沏的液体,李妍熙还真感觉到有些口渴。她拧开瓶盖,咕咚咚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透心凉啊,真舒服。
正准备回家的她,在骑上脚踏车不足十分钟的时候,突地感觉头晕目眩,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最后扑咚一声连人带车摔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妍熙昏昏沉沉地睁开眼,光线很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她想揉揉眼,却发现手好象被什么东西缠住了。
李妍熙的潜意识里突地闪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糟了,出事了。
再看自己,手脚皆被捆绑了起来,就算她再使出浑身的劲也不能动弹一点。
“喂有人吗?”
“谁在和我开这种玩笑啊,快点帮我解开。”
不管她怎么喊,外面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响。李妍熙环顾四周,在昏暗的光线里她看清了这个地方根本就是一个废弃了的厂房,这种地方一般都在较偏远的郊外,就算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李妍熙仔细地回想之前发生的事,喝了那个小女孩的水后感觉到头晕目眩,难道是那水有问题?
可是,那个小女孩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啊,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的时候,那扇破旧的正对着李妍熙的铁门,咯吱吱吱地被推开了。
随着门的打开,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李妍熙扭动了一下身体,当她看清两个男人满脸横肉的时候,她生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跳因为害怕而加快跳动。
“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抓到这?”难不成是绑架勒索?
两个男人站在李妍熙面前,嘿嘿地笑了。
这笑让李妍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两个男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男人像拎小鸡一样将李妍熙拎起往肩膀上一扛,“我们该去交差了。”
“喂,喂,什么交差啊,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放我下来。”李妍熙手脚不能动只能靠嘴巴了。
“乖乖地闭上你的嘴,要不然可别怪老三将你扔在地上摔成肉饼。”男人恶狠狠地说道。
李妍熙就乖乖地闭了嘴,她可不要摔在地上啃一嘴泥。
在男人的肩膀上颠颠簸簸不知道走了多久,李妍熙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一座超豪华的欧式建筑就像从地下钻出来一般,气势磅礴地出现。
男人将李妍熙扛进了这个房子。
好金碧辉煌啊!
李妍熙一下子惊呆了,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王子的宫殿一样,有超大的水晶吊灯,有价值不菲的宫墙壁画,有金色的金丝绒沙发,有一个身着黑色睡衣的王子站在墙边,那么那么认真地看着墙壁上的一副画。
斜阳,沙难,白裙女孩的背景,飘逸的长发,温柔的风!
“少爷,人已经带来了。”老二将李妍熙放在地上,悄悄地退出。
黑色睡衣的王子慢慢转过身来,目光凝视在地上李妍熙的脸上,那目光和那张算不上陌生的脸让李妍熙惊呼出声“是你!”
宫宇轩此时站在她的面前,是那么高大!
“喂,让我起来。”李妍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而宫宇轩却笔直地站在自己面前,像看小丑一样用那种鄙夷的眼光看着自己。
“李妍熙!”宫宇轩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来。
他蹲下来,伸出手用手指轻轻触摸着李妍熙的脸,那触摸就像是一束超激光电波瞬间滑过李妍熙的全身,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底深处滋生。
不要啊!
李妍熙一夜未归。
李德珍刷牙的时候,觉得今天的阳光出奇的好,她欢快地哼着小曲,脸上挂满了胜利的笑容。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和她争抢了,属于她的生活,属于她的爱情,她都要一个人拥有,绝对不能有第二个人。
美姨担心地看着窗外,李妍熙一夜未归,就算是和朋友一起庆祝也要回家啊,可是她打了那么多电话,电话都是处于关机状态。她怎么能不担心呢。
“好了妈,你不要再担心了啦,害虫又不是三岁孩子还能丢了?再说,像她那样的长相,那样的身材,就算是扔在街上,也没男人会把她捡回去的。”李德珍回到桌边吃着早餐说道。
美姨诧异地看着李德珍,嘴唇微微蠕动着,“德珍,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这孩子变坏了么?才十七岁,十七岁的孩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开玩笑了啦,我去学校看到她让她给妈回电话就是了。”李德珍吃饭喝足后拎起书包飞似地离开了家。
她要到学校确认一下,李妍熙是不是真的失踪了。
李妍熙果然没来。
李德珍捂着嘴忍不住笑出声来。李妍熙啊李妍熙,就算你再厉害还不是败在我的手里。从今天开始,夜俊太子就是我一个人,我一个人的。
“听说了吗?女混混李妍熙昨天晚上失踪了耶。”
“听说了,听说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会没听说呢。自不量力的丫头还想当太子妃,这下好了吧,太子妃没当成还把自己赔了进去,但愿她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们学校才好。”
“什么失踪啊,听说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几个女生窃窃私语。李德珍则站在一边暗笑,只要这消息传到夜俊太子的耳朵里,夜俊太子一定会生气,他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趁虚而入了!
车夜俊紧皱着眉头,脸色极为难看。就算是他太子是和她玩玩的,在游戏没有结束之前,她怎么可以如此明目张胆地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该死的女人!
金以仁在一旁伺机说道:“太子,何必为那样的女人生气,再说,太子本来就是玩玩她而已!”
“够了,本太子心里有数!”车夜俊打断了金以仁的话。
李妍熙静静地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当她眼睛睁开的那一刻时,她看到一张帅的无可挑剔的脸,他的五官那么完美,可是完美的脸上却带着一丝冰冷。
腾的一下,李妍熙以最高的弹跳力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你!”
她从沙发上快速跳到地下,拉开架式,对宫宇轩怒目而视。
宫宇轩无视她的一连串动作,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半晌才说道:“你可以走了。”
什么?
难道连个解释都没有吗?
“你,你到底是谁,你绑架我的理由是什么?”打不过我就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绑架你?”宫宇轩突然冷笑了一下,“你有这个资本么?”
“我?”
李妍熙噎了一下。是啊,绑架我做什么呢,一没钱二没色。
难不成就为了让自己在这个房间这个柔软的沙发上睡一晚?
“那,昨天晚上你,你没有对我做什么吧?”呀呸,李妍熙啊李妍熙,这种问题你也问的出来,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会承认呢。
宫宇轩似乎对这个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冷冷地说道:“如果你现在不走,我就不能保证了。”
吁!还好啦,李妍熙,撤啊!以后咱们再算帐!
李妍熙以最快的速度掠过宫宇轩,向门边跑去,当她拉开门的时候突地想起一个问题来,她扭过头,高分贝地喊道:“喂,那个,小子,你敢告诉我你的名字么?”这句话说的好没有底气。
只是试着问了一下,没指望这个家伙能真的说出自己的名字,没想到宫宇轩很无所谓很干脆利落地说了三个字:“宫宇轩!”
李妍熙一愣,然后迅速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