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五章 白痴的妹妹
第五章 白痴的妹妹
发布时间:2018/05/10 11:50   本章字数:2628
她今天是没有办法上课了,那些女生的眼光可真是太厉害了,让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功夫少女一时之间竟也无法应对。
只好急匆匆地向老班告了假,飞也似地逃出了校门。
“小熙,你怎么办呢?”崔敏秀担心地打来电话。
“我不知道,反正今天是不会回去上课了。”李妍熙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今天要去哪里?”
“还没来得及想呢,算了,你好好上课吧,挂了,拜拜!”挂断电话,李妍熙长长出了口气,现在应该做什么呢,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眼前除了人潮人海之外,真的没什么可以吸引她的眼球。
找了一处僻静一点的阶台上,坐下来,双手拄着脑袋,看着各色人群忙忙碌碌地穿梭着。不知道他们都忙什么呢,唉!李妍熙叹了口气。自己应该找一个安静的公园睡上一觉的,怎么会跑来这繁华的街市中心呢。
抱着书包靠在大理石墙壁上小小地闭了下眼睛。
“喂,起来,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快点离开!”一个粗鲁的声音从李妍熙的头顶响起。
李妍熙眨了眨眼,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高个子男人,用非常不友好的眼神盯着自己。
“赶快离开这里,不然的话别怪我把你从这扔下去。”看见李妍熙无动于衷,男人又说道。
呵!李妍熙不屑地撇了撇嘴,“为什么不能在这睡觉?”
“为什么?”男人眼睛一瞪,“你没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吗?”
李妍熙侧了侧身,向身体一侧看去,大理石墙壁的一端是诺大的一块落地玻璃,透过玻璃窗,她看到里面金碧辉煌的装饰,奢华的水晶灯下一排排价格不扉的名贵服饰,穿着漂亮的小姐正笑容满面地以一字形站立。她们的目光统统望向正对街心的那扇门。
李妍熙有些诧异,不就是一家看上去高级一点而已的服装店么,可是,这些人都好象在迎接什么人似的,这场面不会是国家总统要来这里买衣服吧?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吧,还不快走?”男人打断李妍熙的思绪有些得意地喝道。
李妍熙看了看他,站起身拍拍屁股,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刚刚走下一个台阶,突见两辆车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子停在门口。
男人顾不得再理会李妍熙,急忙奔了过去,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口。
第二辆车的车门打开,立时有人从车上下来,来到第一辆车车门外,恭敬地将车门打开,“少爷,到了。”
宫宇轩戴着大大的褐色眼镜从车里面走下来,他抬头看了看门庭上的金字招牌‘尚衣阁’,没有任何表情地走了进去。
李妍熙抬起的脚就像被人施了魔法一样,怎么都放不下去,就那样金鸡独立般地看着那个见了两次面,却决无丁点好感的公子哥被一帮人簇拥着走了华丽的厅堂。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家伙!”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反应过来,放下已经有些发麻的脚嘟哝着。
“就算是再有钱,买件衣服也不至于要这样耍阔吧。”李妍熙撇撇嘴,不屑地说道。环顾四周,却见已经有很多大婶级的MM们纷纷探头,眼神里爆满了惊疑与羡慕。
嘀嘀嘀的汽车喇叭声穿过这些大婶们,有些烦躁地响个不停。大婶们略有些恼怒地转回头,谁啊,这么没长眼睛!
一辆漂亮的红色敞篷跑车发出嘀鸣声,再向车上看去,大婶们愣了半晌之后纷纷自卑地让出了一条路来。
李妍熙更是好奇地向车上望去。
美女啊!极品美女啊!
大大的棕色太阳镜遮住了美目,线条分明的脸却仍旧掩饰不住那绝美的五官搭配,柔软的小波浪长发松松散散地垂在裸露的香肩上,白色露肩短衫配着红色及膝百褶裙,妩媚而又热情似火。一双亮白色小蛮靴恰到好处的没过足裸。
李妍熙从未对女生有过任何想法,可是在见到这位美女后,心里突地就升起了一股莫名奇妙的自卑感。
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呵护,从懂事的时候起就寄宿于美姨家,慢慢长大然后断断续续地知道了美姨是自己母亲的闺中秘友,而至于母亲和父亲的去向以及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姐姐,从没有人告诉过她,她曾经问过美姨,结果仍然是一无所知。时间久了,她便也慢慢慢相信了美姨的话,只当是自己的父母和姐姐都已经不在人世,而父母留给自己的只有那一条血红血红的项链,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钻石’项链……
看着其他的同龄人都依偎在父母宽厚的翅膀下,享受着阳光雨露,快乐而又满足的生活着,李妍熙也曾经无数次在梦里哭醒,每一次醒来后,她悄悄擦干了眼泪,告诉自己:李妍熙,你要坚强!
“喂,害虫,你不去上课,站在这里做什么?”
李妍熙回过神来,一看是李德珍,她收回眼神里的黯然,撇撇嘴,“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李德珍骄傲地仰起头,“我做什么还要你管么,倒是你,花着我们家的钱却不好好去上学,你对得起我妈妈吗?”
李德珍是美姨的女儿,从小就被捧在手心里像公主一样疼爱着,她性情本来就骄狂任性,再加上李妍熙这个不速之客的出现分享了她一半的幸福,使得李德珍从小就对李妍熙存着极强的排斥性。
李妍熙瞪了一眼李德珍,拍了拍书包走下台阶。与此同时向那美女望去,美女已经踏进了那扇金碧辉煌的大门。
哇!真是气派耶,李德珍的眼睛都直了,不知道是看人还是看屋子里的衣服,她双拳紧握放在胸口,一副自我陶醉样,口水差点滴了出来。
不过又是爷爷的吩咐,家里衣服已经多的可以开百货店了,为什么还要他亲自来挑选,宫宇轩越来越想不透爷爷的心思了。
“哥,你回来怎么都不通知我呢?”
身后响起动听的声音。
宫宇轩转过身看着面前的这位极品美女,脸上几乎没有一点动容的神色。就像是陌生的路人不管你长得美与丑都与我无关。这种表情让极品美女很受伤。
“宇轩哥,你不会是忘记我了吧?我是尚娜。”尚娜非常受伤地嘟起嘴,可怜惜惜地看着宫宇轩。想她这么一个极品美女,走到哪都是男生的聚焦点,可是偏偏在宫宇轩的眼里,就很无视她的出现。
“尚娜,你来这做什么?”宫宇轩轻无飘渺地说出尚娜两个字,看来他并不是真的忘了她,只不过,对她,好象没什么兴趣。
“我……爷爷说你要来这里挑选衣服,我只是想看看哥,所以……”
宫宇轩扭转身背对着尚娜,明明是爷爷的吩咐不得不来这里。
“宇轩哥就真的那么讨厌我吗?”尚娜委屈地问道。
十岁离开,一别就是七年,尚娜喃喃自语:“难道宇轩哥还是忘不了她吗?因为她,宇轩哥还在讨厌我吗?”
尚娜眼睛突然湿润了,她只不过是太在意宫宇轩而已,因为太在意而伤害了另一个女孩,无论当初是有意还是无意,七年这么长的时间都不能让他忘记吗?
宫宇轩似乎并没有听到尚娜所说的话,他只是漫不经心地选了几件衣服,然后转过身看了看沿娜,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宇轩哥!”
看到宫宇轩的神情后,尚娜欲言又止。
宫宇轩离开了。尚娜看着玻璃窗外扬尘而去的车,嘴唇紧紧地咬在一起,眼神里是深深的恨意。
圣熙,你真的该消失,如果不是你,宇轩哥怎么会这么讨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