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偷心:恶魔请留步 > 第二章 熟悉的仇人
第二章 熟悉的仇人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9   本章字数:2934
也只是几秒钟的思维短路,宫宇轩立刻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混乱,她怎么可能是圣熙,怎么可能。
半长不短的头发随意扎起个马尾,有些凌乱的留海贴在额头上,校服上还斑斑点点地沾着泥浆,更要命的是她正用痴呆的表情看着自己。
宫宇轩的拳头突地握紧,他的眉头已经紧紧皱在一起。只是有些相似而已,他讨厌这种相似,非常地讨厌。
还不等他生气,正泰已经快步上前,指着李妍熙低喝道:“丫头,你还不快下来。”
坐谁的车不好,偏偏坐在宇轩少爷的爱车上,你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什么?
李妍熙瞬地回过神来,目光移到说话人的身上。“你说什么?”
从来还没有人敢跟自己大呼小叫呢,她双目圆睁,举起的拳手重重落在车上。
好疼!李妍熙本能地咧了咧嘴。
正泰回头看了看宫宇轩,见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他怕生出事端来,站在李妍熙面前低怒道:“赶快离开这里!”
“离开?你是谁?凭什么命令我离开?”李妍熙打断正泰的话。
“……”正泰还想说什么,身后突然一阵风掠过,再看自己的少主人宫宇轩已经站到了李妍熙面前,他根本懒得和她说一个字,一伸手又狠又霸道地抓住了李妍熙的胳膊。
深目里的寒光只一乍现,强劲有力的手毫不费力地将李妍熙拉下车然后甩了出去。
正泰有些不忍心,追随李妍熙被甩出去的身体,因为在他的意识里宫宇轩基本上不懂得怜香惜玉。像这个女生这样瘦弱的身体一定会重重地趴在地上起不来。
可是,事情却根本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李妍熙不但没有倒下去,而且还漂亮地翻了个跟斗稳稳地站住。
所有人都惊的张大了嘴巴,崔敏秀混在花痴中间暗暗焦急。
李妍熙怒目,臭小子,以为你长得帅就可以乘人不备进行偷袭?
幸好本小姐武功高强,要不然岂不是被你欺负到当众出糗。
长长辈真是说的一点都没错,有钱又长得帅的公子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今天本小姐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拉开架势,李妍熙伸出中指,挑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宫宇轩从惊讶中回过神来,他深深地皱了皱眉头,拳头再次紧握。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宇轩少爷,不要冲动,这里是学校,少爷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打架,若是传出去对少爷实在没有什么好处。”正泰急忙附在宫宇轩耳边低语。
宫宇轩紧握的拳头微微松开,正泰趁机又说道:“而且宫老爷子是不希望少爷上头条新闻的。”
这种事出在一般人身上何足其微,可是若是出在刚刚回国的宫宇轩身上,那暗处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盯着,想要抓头条呢。
宫宇轩想到爷爷的眼神,拳头终于松开。他的目光从李妍熙的脸上挪开,径直来到车前,正泰急忙打开车门。
车子启动的瞬间,突然听到啪啪啪的拍手声,跟着是一阵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刺耳的笑声:“哈哈哈,实在太精彩了!”
就算是再过十七年,他也绝不会忘记这声音。宫宇轩猛地回头,车窗里他看到一个瘦高的男生正笑着走到李妍熙面前。
男生的面貌有些熟悉。
宫宇轩的眼神里突地掠过一抹阴冷。
“李妍熙,你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车夜俊说道,帅气的脸庞爬着慵懒与玩味的笑。
“是夜俊太子!”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他为什么要和那个臭丫头说话!”
旁边的姑娘们愤愤不平,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个浑身脏兮兮的臭丫头给拉走。
见宫宇轩上了车不理会自己,李妍熙收回架势,嘴上嘟哝了一句‘胆小鬼’,随后将目光停在车夜俊脸上。
也是个讨厌的家伙。
她不想理他,将书包整了整,从车夜俊面前走过去。
竟然敢无视夜俊太子的存在。
花痴们愤怒瞪着昂首挺胸走过去的李妍熙,那一道道目光让李妍熙的后背凉凉地。她暗暗地妈呀了一声,飞也似地跑开。
才不要和这帮白痴们一般见识,还是上课要紧,已经迟到半个课时了。
车夜俊撇撇嘴,双手插兜,吹着口哨也离开停车场。对于李妍熙的漠视,车夜俊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对她越来越感兴趣!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呃,好象是从她将一个男生的鼻子打歪的那一次,自己就注意到她了吧。
呵呵!车夜俊嘴角微微上扬,眉眼间掠过一丝魅惑的笑:李妍熙,本太子长这么大,没有哪一个女人能抗拒我的魅力,你是第一个对我漠视的,所以,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一点点代价,这代价嘛……
宫宇轩斜靠在沙发上,眼睛微闭,脸上是一种他从未示人的忧郁之色,那紧抿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那难以言喻的悲伤在喉结间涌动,眼睑的黑暗中他看到一个女孩儿微笑的脸,可是那微笑却在苍白中消失。
不要!
不要离开我!
宫宇轩猛地睁开眼睛,眼底一片荒凉。
“什么?夜俊你要追李妍熙,那个凶巴巴没有一点女人味的疯丫头?”车夜俊的朋友金以仁一脸置疑。
“没错。”车夜俊微笑。
“喂,你脑袋进水了,那么多漂亮MM对你热情似火,你不要她们,反而求其次,为什么?难道夜俊的审美观变了?这也太低级了吧,太不符合你的身份了。”
“是啊,夜俊,这不是你的风格。”岸泽说道。
“她当然不配作本太子的女朋友!”车夜俊诡异的一笑。
“这个,到底什么意思?”岸泽不明所以地看着车夜俊。
还是金以仁比较理解车夜俊,他哈哈一笑,“你是想将她追到手,然后狠狠地甩了她?”不过对她用这种方法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如果讨厌她,找几个人好好修理修理她不就可以了,何必……
“本太子只是对千篇一律的感情游戏感到厌倦,找一个乐子玩玩。更何况像李妍熙那种丫头,要么不动感情,只要她一动感情必定是不可自拔,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头,本太子要让你痛苦痛苦,这就是对本太子漠视的代价。”
金以仁和岸泽摇了摇头,表示对车夜俊的思想无法理解,当然更不赞同。
皇家别墅。
宫老爷子闭目沉思,这数十年来,他的财产已经在全亚州无人能比,甚至全世界来说,像他这样的大财阀也不多见,曾经叱诧风云的黑白道大哥,如今无人匹敌的财团大主,可以说,再没有什么能让他感到忧虑的事情了。
可是——
宫老爷子睁开眼,桌子上的水晶相里宫宇轩俊美帅气的脸就在他的面前,而他却无法真正将他留在身边。和他的父亲一样,他傲性,有些偏执,甚至冷酷,那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一种将这世界都无视的鄙夷。
他环顾诺大的厅堂,这里的一切以后都是宫宇轩的,可是等了七年,刚刚回来的宫宇轩却从这里搬了出去。
“爷爷,我一个人会生活的很好,在国外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您不用担心。”
“非特!”
“是。”非特躬敬而立。
“给宇轩打个电话,叫他晚上回这里吃饭。”
“可是宇轩少爷的手机关机了。”
“那么你去一趟。我们爷孙两个很久没在一起吃过饭了。”
“是。”
这是一座特别仿建的欧式别墅。它的建筑风格完完全全是按照主人的喜好而设计,这也是宫家留给宫宇轩的一份财产之一。这里的工切都是那样精致,看不出奢华却让人感到富贵的压抑。
客厅相当宽阔,它里面的布置绝不亚于豪华总统套房。此时的宫宇轩对着电脑凝神贯注。这是刚刚传来的一份邮件:
车夜俊:
出生于韩国首尔贵族家庭,祖父曾是韩国国际集团的总裁,资产雄厚,父亲是威尔斯学校校长,车夜俊是家里唯一的男孩。
相关资料如下:
年龄:十七
性格:拥有一切贵族公子哥的骄傲乖张霸道脾性
爱好:赛车、感情、游戏
……
曾就读于美国一家私人中学,二年前回国,周旋于他身边的女友无数。
两年前回国!
宫宇轩默默自语,电脑上车夜俊的照片笑的有些过火,一些记忆的碎片从宫宇轩的脑海里闪过!
该死!
宫宇轩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寒光,他啪地合上电脑,紧握的拳头竟有些微微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