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九章 幸福.祸端
第九章 幸福.祸端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4   本章字数:3037
回到相府,离晚溪看着眼中布满血丝、神情疲惫的凌恒,心中的内疚与歉意油然而生:“对不起,爹爹,让您担心了。”凌恒看着离晚溪,眼神中满是心疼:“陌儿吓坏了吧?都是爹爹不好,爹爹该早点找到你的。”心中的某根炫,被深深触动。离晚溪眼眶渐红,终于忍不住,扑入凌恒怀中大哭。
  凌恒吓了一跳,紧张道:“陌儿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伤着了?爹爹这就命人去把陈大夫找来。”离晚溪边抹眼泪边摇头,只紧紧抱着凌恒: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自私,只想着自己过得好不好,不顾疼我爱我的家人。若我这次真的走了,你该怎么办?该有多伤心?我不会再走了,不会再让你担心了。爹爹……
  站在一旁的司徒宇见此情景,嘴角微勾,划开一抹淡淡的弧度。随后,司徒宇向两人告别,离开了相府。
  “爹爹,哥哥呢?”离晚溪急于知道凌紫逸的情况,如果他因为自己而受到严厉的惩罚,那自己怎么过意的去?凌恒笑容一僵,而后说:“陌儿先回房洗个澡,好好休息休息吧。爹爹待会就命人告诉逸儿,你回来了。”“哦,好。”待离晚溪走后,凌恒立刻叫来管家:“公子还在书房外跪着,你马上扶他回房,让陈大夫看看。”“是,老爷。”
  巧儿见离晚溪回来了,顿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呜呜……小姐终于回来了,巧儿都吓死了,还以为……”“以为什么?”离晚溪失笑,伸手替巧儿擦着眼泪:这单纯可爱的小丫头……巧儿摇摇头,扁着小嘴:“没,没什么,小姐回来就好。”“嗯嗯,都过去了,你去准备热水,我想泡个澡。”“好的,小姐。”巧儿吸了吸鼻子,笑嘻嘻的走了……
  娇艳欲滴的花瓣洒下,扑鼻的花香随着腾腾升起的热气弥漫着整个房间。离晚溪舒舒服服的泡着澡,见巧儿在一旁伺候,便问道:“巧儿,那天你们回来后,爹爹没对哥哥怎么样吧?”“这……”巧儿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回答,“巧儿不知道。”“嗯?不知道?”见巧儿这副表情,离晚溪垂下眼帘,心中隐隐有些猜到了……
  ‘叩、叩、叩——’“谁?”声音低哑干涩。“哥哥,是我。”离晚溪回着,看了眼身后低头不语的巧儿,秀眉轻蹙:才几天,哥哥的声音竟然……“进来吧。”房间里,凌紫逸靠坐在床上,面色苍白,满脸憔悴。待听到离晚溪的声音时,灰暗无神的眼眸中顿时生出一丝光亮。
  这时,离晚溪推门而入,见此情景,心中升起深深的内疚与后悔。“哥哥……病了?”凌紫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染了些风寒,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离晚溪听到这话,稍稍放下心来。“倒是小妹,你怎么样?没有受到惊吓吧?”
  离晚溪摇摇头,转而坐在床边:“我没事的,哥哥放心。”凌紫逸点点头,伸手紧紧握着离晚溪的手:“小妹,这次都怪哥哥,哥哥应该拉着你的。”离晚溪低下头,没有回话,眼眶却渐渐湿润:哥哥,不怪你,怪我自己。
  ‘咳咳……’喉间一痒,凌紫逸剧烈的咳嗽着,额角青筋暴露,脸色亦涨得通红。离晚溪慌忙让巧儿去端杯水来。“哥哥看过大夫了吗?”“看过了,刚喝了药,小妹别担心。”凌紫逸边咳边回答,身子不由得动了动,牵动了膝盖处的伤,引来一阵刺痛。凌紫逸暗暗吸了口气,双眉紧皱。
  离晚溪察觉到凌紫逸的不对劲:“哥哥怎么了?哪里痛?”凌紫逸扯了扯嘴角:“没、没有……”离晚溪心下疑惑,却也没再说什么。“小姐,水来了。”“嗯。”离晚溪伸手去端,不料没拿稳,水全泼到了床上,湿了一大片。“哎呀——”离晚溪急忙拿手绢去擦,暗骂自己不小心。
  “被子都湿了,巧儿,去拿床干净的被子来。”“是。”“不用了,小妹。这一点点,待会就干了。”“就算没生病,这么冷的天,也不能再盖这被子啊,何况你病了。”“真的没什么。”凌紫逸坚持不换,眼中闪过一丝紧张。“哥哥,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小妹,我……”凌紫逸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巧儿把干净的被子抱来了。离晚溪起身,将凌紫逸身上的被子掀开。一瞬间,目光停滞,眼前的情景再次触动了离晚溪的心弦。只见被褥下,凌紫逸的裤腿高高卷起,双膝上缠着厚厚的绷带,上面隐隐可见褐色的药渍。
  “小妹?”凌紫逸见离晚溪不语不动,有些担心。离晚溪抬起头,眼眶中泪水涌出:“对不起,哥哥。”“不,这不怪你,小妹别哭。”凌紫逸伸手轻轻抚过离晚溪的脸,眼眸中尽是心疼。“难道,哥哥生病是因为在外面跪了几天几夜?”离晚溪抽泣着,对自己的行为万分懊恼。见离晚溪如此难过,凌紫逸顾不得膝盖的疼痛,坐起身将她抱入怀中:“小妹别哭,这是我应得的惩罚。何况都敷过药了,没事的。”
  离晚溪紧紧咬着嘴唇,不语。此刻,她心里除了懊恼与内疚,还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回来了:从小到大,我一直认为,老天对我不公平,让我活得那么自卑,那么孤单。可现在,老天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给了我这么多疼爱我的家人,我何其有幸?我又怎么可以只想着自己,而抛弃他们?司徒公子,谢谢你的提醒,这辈子,我欠你一个人情……
  无辜被抓,如同一个小插曲,起伏过后,生活重新归于平静。离晚溪也不再想着逃婚了,安安心心的留下来,接受凌紫陌的那片未来,也或许,这本来就是她的未来。接下来的日子,离晚溪寸步不离的照顾凌紫逸,直到他痊愈。而离大婚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这天傍晚,离晚溪正在阁楼上找书看,不曾想,贺梅突然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淡紫色荷包。离晚溪急忙上前搀着贺梅:“姨娘怎么来了?”经过这些天的调养,贺梅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陌儿,再过些日子,就是你大婚了。我……没什么能送给你的,这个荷包,是姨娘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会喜欢。”贺梅轻轻摩挲着手中的荷包,眼眸中,带着点点期盼。
  “谢谢姨娘。”离晚溪心下欢喜,接过荷包细细打量。只见荷包中央用深紫色的线绣了几朵娇艳盛开的花,花的四周则用略淡的紫色线勾出片片花瓣,纷落而下,犹如一场花雨到来,异常漂亮。“姨娘,这是什么花?”“苜蓿花,代表着希望和幸福。”贺梅说完,莞尔一笑。虽然在那些金银珠宝面前,这只是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东西,可它所包含的,却不是那些尊贵的物件可以比的。陌儿,这是我最真诚的祝福。
  离晚溪紧紧握着荷包,眼中渐渐湿润:“希望和幸福?姨娘,谢谢你。”贺梅没说什么,只是温柔的笑着。“对了,姨娘,姐姐今年十六了吧,有没有想过给姐姐说门亲事?”在这里,十六岁算是大姑娘了吧?唉,不能再耽误了,应该给姐姐找个婆家了。
  贺梅笑容一僵,随即深深叹了口气:“是啊,心儿的终身大事,可老爷根本……”贺梅没有再说下去,不过离晚溪明白她的意思。“姨娘放心,这件事我会跟爹爹说的,让爹爹给姐姐找个好夫婿。”“谢谢陌儿。”贺梅说着,紧紧握着离晚溪的手,一股温暖流入心间。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贺梅便走了。离晚溪没有找到感兴趣的书,便拿着那个荷包离开阁楼。此时天色渐暗,府内已是烛光点点,犹如星辰。“有家人的感觉,真好。”离晚溪将荷包的挂绳套在手指上,边下楼梯边不停地甩着,心情大好。没想到,一不小心,将荷包甩了出去。“啊,我的荷包——”离晚溪心下一急,匆匆奔下楼,不料脚下踩空,顿时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这边,巧儿来阁楼找离晚溪吃晚饭,远远见到贺梅离开的身影,愣了愣:这个时候,二夫人来找小姐做什么?转身没走几步,便见到离晚溪倒在地上,顿时慌了神。“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巧儿推了推离晚溪,脸色早已吓得苍白。
  离晚溪缓缓睁开眼,口中喃喃着:“荷……包……”“什么,小姐说什么?”“荷……姨娘的……”还没说完,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二夫人?这下巧儿听清楚了,见离晚溪晕了过去,急忙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