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七章青衣神卷
第七章青衣神卷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3   本章字数:3086
“妖女,你怎样才肯交出解药?”“把御天宝典给我。”女子淡淡的看了司徒宇一眼,说道。司徒宇脸色一变,咬牙道:“不可能!这是本庄的至宝,怎能交与你?”女子冷笑:“那就等着给他们收尸吧!”说罢,飞身离去。“你……”司徒宇咬了咬牙,提气跃起,“不留下解药,休想走!”
  这边,离晚溪正向人询问着回去的路,突然,空中传来打斗声,抬头一看,是司徒宇和他的手下在联手对付那女子。只见那女子鞭子一甩,在墙头划出一道强劲的鞭痕,凌厉的架势让离晚溪不禁替司徒宇担心。街上的人纷纷逃窜,躲避这突如其来的争斗。
  女子武功高深,长鞭在她手中,收发自如,灵巧多变。不多时,便见那手下被女子的鞭子抽中,跌落在地。司徒宇亦渐渐感到有些吃力。这时,长鞭如灵蛇般紧紧缠绕着司徒宇的剑,令其动弹不得。女子眸光一闪,内力而过,将司徒宇的剑断成几截。司徒宇望着飞起的断剑,神情呆愣,似乎吃了一惊。
  女子一甩袖,那些断剑便朝司徒宇刺去。司徒宇见状,立刻翻身而下,却仍未完全躲过。离晚溪急忙跑过去,扶住脚步不稳的他:“司徒公子……”司徒宇紧紧捂着胸口,双眉微蹙。女子长袖微甩,收回长鞭:“哼,不自量力!”“公子,你没事吧?”那手下一脸担心的问道。司徒宇摇摇头,不语。“怎么,还想问解药吗?只要你答应把御天宝典给我,我就给他们解毒。”
  “不可能!如若是这样,那……我只能带他们回去,好生安葬。”女子双眼微眯,冰冷的目光闪过司徒宇的脸:“江湖上,人人皆骂我是妖女,可我,至少不会不顾手下人的死活,司徒宇,你身为灵月山庄的少庄主,见死不救,传出去,如何自处?”司徒宇冷哼:“这是我的事,不用你这妖女来管。”
  女子冷笑一声,低头把玩着手中的长鞭:“御天宝典是你们灵月山庄的精魂,想要用那几个人的性命作要挟,逼你交出来,却是不太可能,不过……”女子眼光一紧,扬鞭,出其不意的甩向离晚溪,鞭子灵敏的绕过她的腰,将她带到女子身边。“啊……”“凌小姐——”司徒宇脸色一白。女子顺势扣住离晚溪的脖子:“若我没有猜错,她是当朝宰相的千金凌紫陌吧?”
  司徒宇没有说话。倒是离晚溪开口了:“你怎么知道?”“你身上带着那么多银子,应该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而在蓝城,大户人家,姓凌的,就那么两家,那小子又对你那么客气,再看你的相貌和年纪,自然能猜到。”这都能猜到,真强!“那……你想怎么样?”“哼,这要看他了……”
  司徒宇紧紧握着双手,死盯着那女子:“她可是楚岚国未来的皇后,你敢动她一下,朝廷是不会放过你的。”“呵,不放过我,难道就会放过你么?若你不把御天宝典给我,我就杀了她!到时候,她本可以不死,却因为你们灵月山庄而不得不死,你觉得朝廷会放过你们吗?”“你……”
  “废话少说,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正午,子林山下见!我还有事,不跟你耗下去了。”说罢,女子揪着离晚溪,飞身离去。“别走!”司徒宇正欲追上去,一个小药瓶猛然飞来,“这药拿去,续命三天,若不给宝典,他们和这小丫头,必死无疑!”空中回荡着女子的话,司徒宇握着小药瓶,神情复杂……
  这边,凌紫逸找不到人,只好回府,把事情告诉凌恒。凌恒又气又恼,立刻派人出去找。此时,凌紫逸站在书房外,双手紧握,眉宇间尽是自责与担忧。凌恒站在他面前,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若你妹妹出了什么意外,我唯你是问!”凌紫逸紧紧抿着嘴唇,‘咚’一声跪在地上:“若小妹有事,我陪她!”“你……”凌恒叹了口气,表情无奈。凌紫逸抬头望着凌恒,双眼通红:“我在这里,等小妹回来。”
  “老爷,灵月山庄的少庄主有事求见。”一下人匆匆跑来禀报。“灵月山庄?”凌恒皱了皱眉,“说了是什么事吗?”“对方说,是关于小姐的下落。”“什么?那快请他到大厅去!我这就来。”“是。”一听到是关于凌紫陌的下落,凌恒眼眸微亮,而后瞥了眼凌紫逸,转身朝大厅走去。
  “少庄主知道小女的下落?”开门见山,连一些客套话都不说,此刻的凌恒,也管不了那么多。司徒宇微笑着点点头。脸色略显惨白,看来伤得不轻。“那么,小女现在在哪?”“在……”司徒宇迟疑片刻,将刚才的事都讲给凌恒听,不过省去了在马车的那段。
  凌恒越听,脸色越白:“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天玄宫的宫主,她的过去是个谜,外人甚至连她的名字和具体长相都不清楚。不过,江湖上人人皆知,她是个武功高强、冷血凶狠、杀人如麻的妖女。”凌恒身子一颤:“那……那陌儿……”“大人别担心,她抓走凌小姐,是为了御天宝典,凌小姐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凌恒稳了稳心神:“据我所知,御天宝典是贵庄的镇庄之宝,敢问少庄主,打算怎么办?”司徒宇叹了口气,眼眸中隐隐有些忧虑:“且不说它是本庄的至宝,就算不是,也不能给那妖女。”“为何?”听到这话,凌恒心中有些不悦:难道我女儿的命,还不值一本破书?
  司徒宇沉默,许久抬起眼帘,望着凌恒,眼眸中,透着一丝复杂的光:“大人可听说过‘青衣神卷’?”凌恒一愣,点头:“略有耳闻,怎么了?”司徒宇笑了笑,只是那笑意中隐隐透着些许莫名的情绪:“青衣神卷,是一部神秘高深的武功秘籍。自三百年前在人世间出现起,就引发了无数次的争斗和杀戮。它的主人是个谜,它的出现是个谜,人人都想得到它,却没有人能驾驭得了它。”
  凌恒皱了皱眉:“我听说,谁若是练成了它,就能称霸天下。”司徒宇点点头,表示赞同:“不仅如此,传说,若能练成它里面所记载的全部功夫,那么,便能拥有不死之身,不老之颜,甚至可以随意变换容貌。不过,至今为止,都没有人能够做到。”凌恒感到一阵诧异:“不死之身?不老之颜?随意变换容貌?!”
  “嗯,青衣神卷分为上下两卷,上卷是各种绝世武功的精髓,下卷则是有关长生不老的内功心法,而这上下卷是相辅相成,互相牵制的。若只练上卷,没有那些内功心法加以辅助,修炼者的寿命便会随着功力的加深而快速缩短、容貌则会快速衰老;若只练下卷,没有那些高深的武功来引渡,修炼者的身体根本受不了,他们练到后面,很容易受到那些内功的反噬,必须长年依靠男女阴阳调和的方法来加以抵制。不过,就算如此,每年的某个时候,修炼者的身体都会变得异常虚弱,功力大减。”
  虽然这些话让人很意外,但凌恒有些糊涂了:“少庄主说了这么多,究竟想表达什么?”司徒宇眼眸一转,脸色严肃:“大人,据我调查,这几年,那妖女先后抓了不少纯阳之身的男子。”凌恒想了想,随即双眉紧蹙:“采阳补阴?莫非少庄主的意思是,她修炼的武功,是青衣神卷上面的?”“嗯,她练的,正是下卷。”司徒宇点头。“她抓走陌儿,为的是贵庄的御天宝典,难道说……”
  “没错,御天宝典就是青衣神卷的上卷。一百多年前,青衣神卷被一位武侠奇才得到,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整个武林都臣服于他脚下。若不是他练到紧要关头时走火入魔,恐怕如今的武林霸主还是他。他死后,青衣神卷便散落人间,而上卷不巧被敝庄祖师得到。为了掩人耳目,它被祖师更名为御天宝典,最后还成了敝庄的武学精魂,引导历代庄主传承与研习。所以,如果宝典落入那妖女手中,让她克制住了神卷上的内功反噬,并增进了武功,那整个天下都危险了。”
  说到这,司徒宇暗暗叹了口气,眉宇间尽是无奈:也不知那妖女是从何处得知御天宝典就是青衣神卷的上卷,竟然以凌小姐的命作为要挟。如今可谓是给也不行,不给也不行。“原来是这样。”凌恒心下了然,虽然知道后果严重,可心里最记挂的,还是凌紫陌。“那么,三天后,少庄主是给还是不给?”语气虽然平静,可司徒宇还是听出了隐藏其中的威胁。“凌小姐在她手上,宝典自然是要给的,不过,具体的我再想想。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安全救出凌小姐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