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六章 初见司徒宇
第六章 初见司徒宇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3   本章字数:3295
车帘被掀开了,离晚溪抬起眼帘,只一眼,便怔住了。眼前的男子,年约十八,肤色白皙似雪,五官轮廓分明。如云烟似的墨黑长发高高束起,两道浓眉微向上扬,神态间隐隐透着一股正气。睫毛长而微卷,眼眸深邃如墨,鼻梁高挺,红唇微翘,勾勒出一张俊逸无暇的脸。此时的他,眸光微闪,嘴角噙着一抹浅笑:“你是凌紫逸的妹妹吧?”
  “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哥哥,我在这里?”离晚溪回过神来,问道。司徒宇笑了笑,转身坐在马车上:“他说,你们是走散了,可实际上,是你想要逃。如果我告诉他,你在这里,那你岂不是很难解释?” 
  离晚溪怔了怔,她没想到,一个陌生人,竟然会这么考虑到自己的处境。“我不管你为什么要逃,但我要告诉你,你这一逃,带给你家人的,绝对是难以避免的灾难。”“你说什么?”司徒宇转眸看着离晚溪,低声说:“你是楚岚国未来的皇后,宰相府把皇帝要娶的女人弄丢了,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离晚溪不太相信:“是我‘不小心’走丢的,又不是‘故意’逃走的,皇帝怎么能强行把罪加在我的家人身上?”司徒宇轻笑出声:“丢了就是丢了,你以为,性质会有什么变化吗?就算宰相势力再大,只要皇帝有这个想法,那么,这件事绝对可以成为打压宰相的最好借口。”离晚溪心里一慌,结结巴巴道:“可是……可是……这是个意外啊……”
  司徒宇轻笑一声,转而若有所思的望着离晚溪:“据我所知,皇帝已经开始有意无意的慢慢削减宰相的势力了,不过,看在朝廷局势尚未完全受他掌控的份上,更看在你是未来皇后的份上,我想,他应该不会跟宰相撕破脸,公然对其下手。但是,景王觊觎皇位已久,宰相是他登位的最大障碍,他巴不得宰相与皇帝不和,巴不得宰相快点倒台。所以,你这样一走,就算皇帝暂不深究,景王也一定会揪着不放的。”
  离晚溪越听,心越凉:怎么会弄得这么复杂?“到时候,只能找一个替死鬼了。”“谁?”司徒宇双眼微眯:“凌紫逸。”“什么?!”离晚溪瞪大双眼,许久,心下了然:是哥哥带我出来的,是哥哥没有看好我,如果把哥哥推出来,那么,不仅对皇帝有个交代,也堵住了景王的口。天哪,我都做了什么?
  “怎么,想清楚了没有?”“嗯,想清楚了,我回去。”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了?哥哥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可以让他面对那些暴风雨,而自己一走了之?皇宫就皇宫,我还不信,它能吃了我!“我让人送你回去吧。”“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刚才不是跟我哥哥说,没有见过我吗?还是不让你为难了。”离晚溪冲司徒宇笑了笑,突然想到一件事,便问:“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既认识我哥哥,想必也是官家子弟吧?”
  “司徒宇。不过,我不是什么官家子弟,只是一介武夫。”司徒宇微微一笑,露出迷人的笑颜。离晚溪只觉得心中一阵荡漾,回神之后,讶然:“一介武夫?那怎么会了解那么多朝廷的事?”司徒宇沉默,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未等离晚溪开口,便见他促狭一笑:“你刚才也说了,我认识你哥哥。再说了,我不是朝中人,难道就不能知道一些朝中事吗?”
  “哦哦,呵呵,可以可以。”离晚溪讪笑,“那……司徒公子,我们有缘再见。”离晚溪学着电视里的人,冲司徒宇抱了抱拳,而后跳下马车,快步离去。司徒宇望着离晚溪渐行渐远的身影,微笑着摇摇头:有缘再见?怕是不会再见了吧?“公子,属下刚刚收到消息,我们的人被发现了。”这时,司徒宇的一个手下走上前,低声禀报着。闻此,司徒宇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眉宇间,尽显肃杀之气:“走!”……
  这边,离晚溪独自在街上晃荡:奇怪了,是不是走错了,好像不是来时的那条街啊?也没听到哥哥他们的声音,算了,找个人问问。想着,离晚溪走到一小摊前问路。不远处,两个游手好闲的混混,见此情景,相视一笑,朝离晚溪走来。
  “小兄弟是不是迷路了?这一带我们熟得很,要不要我们带你走?”离晚溪上下打量他们,心生警惕:“不麻烦二位了,我自己可以走,谢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那两个混混见状,跟了上去。
  离晚溪察觉到他们跟着自己,心下慌张,急忙往前跑,那两人也开始跑。离晚溪边跑边后悔,早知道,就应该让司徒公子派人送自己回去,管他会不会为难。这下倒好,碰到两个无赖……不知是不是慌不择路,离晚溪竟然跑进了一个死胡同。此时的离晚溪,只感到一阵绝望:完了……
  那两人得意地笑着:“跑啊,你继续跑啊。”离晚溪深深吸了口气,冷声喝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其中一人叉着腰,一双鼠眼滴溜溜的在离晚溪身上打转:“看你穿的挺体面的,身上肯定有不少银子,交出来吧。”
  听到这话,离晚溪哭笑不得:我假扮的是哥哥身边的随从,又不是什么公子哥,这两人什么眼神啊?“我身上没有钱,真的,我只是公子身边的下人,哪里有银子啊?”我身上的银子,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怎么可以给你们?
  “臭小子,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快点拿来!别逼我们动手。”动手?如果被他们发现我是个女的,后果可能更糟……离晚溪一咬牙:“那……我给了你们,你们必须立刻放我走。”“看吧,果然有料。”两人显得很兴奋,“这是自然,快点拿出来。”
  离晚溪不情不愿的将身上的银子拿出来:“都在这了。”两人冲上前,一把将银子夺过来,吵闹着讨论谁多谁少。离晚溪转了转眼珠,身子悄悄往后退,想要趁他们不注意,溜走。谁知刚跑两步,就被他们发现了。
  “臭小子,想趁机逃跑?给我回来!”一人上前,抓住了离晚溪的衣领。离晚溪奋力挣扎着:“银子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你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不错,脱下来!”“你……”纠缠中,离晚溪头上的发髻散落,一头青丝泻下,让那两人都愣住了。
  “原来是个‘假小子’啊?”两人色咪咪的盯着离晚溪,脸上的神情,暧昧不明。“哎,别说,这小丫头挺漂亮的。”“嘿嘿,不错。来,给爷香一个!”抓着离晚溪的那人说着,臭烘烘的嘴巴就贴过来了。离晚溪脸色煞白,急忙闪躲,颤抖着声音喊道:“救……救命啊……”
  这时,只听几声‘啪啪’响,便见那两人倒在地上,捂着脸呻吟,指缝处,还隐隐可见血痕。“贱男人,不知死活!”一个冰冷生硬的声音从上方飘来。离晚溪抬头一看,才发现屋顶上站着一位身着银白色长裙、带着银色面具的女子。但见她右手握着一根长鞭,周身散出寒冷渗人的气息。微风吹起她的发,露出一双冷漠的眸子。银色面具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令人生畏的光。
  女子微微转眸,看着离晚溪:“还愣着干什么?拿着你的银子,快点离开。”语气间,没有丝毫起伏。“哦哦,谢谢你……”离晚溪反应过来,急忙从那两人手中拿过银子。突然,一道剑气呼啸而过,女子眼眸一转,随即翻身落在离晚溪身边。屋顶霎时被打出一条大缝,碎瓦片纷纷掉落。巨大的响声把离晚溪吓了一跳。
  “妖女,快点把解药拿出来!”伴随着一声大喊,一个身影出现在离晚溪眼前。“是你?”离晚溪讶然,这不是刚才帮我的那位司徒公子吗?司徒宇亦感到十分意外:“凌小姐,你怎么在这?”离晚溪嘿嘿笑了两声:“我……我走错路了。那个,我们果然有缘哈,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司徒宇嘴角微抽:是啊,有缘……
  离晚溪瞥了眼那女子:“那个……你们……也认识?”这不废话么?没见他都恨不得杀了她?离晚溪暗自翻了个白眼,为自己说的那句话感到无语。看样子,应该是仇人吧?说到这,司徒宇的脸色迅速转阴,走上前,用剑指着那女子,口中说道:“凌小姐,你快过来,她不是个好人。”“可她刚刚救了我啊。”“可她杀的人比救的人多得多!快过来!”司徒宇不由得大声喊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女子,生怕她突然出手,伤害离晚溪。
  见此情景,那女子冷哼一声:“司徒宇,你未免也太小看本宫主了吧?若本宫主想要伤她,你认为你能在本宫主手里救下她吗?”离晚溪身形一僵,顿时不知该走还是不该走。那女子见状,语气平淡的说:“本宫主是不会对女人动手的,除非是她先惹到我。”离晚溪松了口气,急忙走到司徒宇身边。
  这时,司徒宇的一个手下赶过来了。“公子。”“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那手下摇摇头,神情严峻:“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司徒宇暗自蹙眉,随即看向离晚溪:“凌小姐,你快回去吧,这里危险。”“哦,那你小心点哈。”“知道了,快走吧。”离晚溪一点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