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三章 释嫌•听琴
第三章 释嫌•听琴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2   本章字数:3302
“陈大夫,我家小姐的伤没什么了吧?”“嗯,伤口长得很快,过不了多久就能痊愈。”“那会不会留疤?”离晚溪拿着铜镜仔细打量着伤处,问道。“小姐放心,不会的。”“哦,那就好……”虽然不是自己的身体,但既在她体内,那还是应该关心一下。“对了,陈大夫,二夫人怎么样了?”“二夫人的身体本就不好,前些日子又染了风寒,拖延至今,病情加重,才会引起头晕昏厥,老夫给她开了些药,再休养一阵就没事了。”“哦。”
待陈大夫走后,离晚溪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看看贺梅,毕竟,至少现在算是她的姨娘。两人来到她们的住处,略显萧条的院落,枯叶满地,草木稀疏,完全一副破败的样子。离晚溪环顾四周,几乎不见下人的踪影。东侧房门虚掩,隐隐传出咳嗽声。离晚溪见此情景,心里有些难过,看了巧儿一眼,随即抬脚走上前。
“萍儿,快点倒杯水来。”房间里,凌紫心坐在床边,一手端着药碗,一手轻拍着贺梅的后背。但见贺梅脸色苍白,紧皱的双眉下,眼神暗淡。离晚溪轻声走进去,倒了杯水递给凌紫心。凌紫心没有抬头,将药碗端给离晚溪,而后接过水杯,小心翼翼的喂给贺梅喝:“娘,慢点……”
这时,贺梅缓缓抬起眼帘,见是‘凌紫陌’站在床边,愣了愣,随即开口:“陌儿,你怎么来了?”声音暗哑、粗涩得令人心酸。凌紫心这才发现,给她水杯的不是丫环萍儿,赶忙起身道歉:“原来是妹妹,刚才真是不好意思。”离晚溪微笑了笑:“没事。”而后转眸看向贺梅:“姨娘好些了么?”贺梅眼眸微亮,惊诧的表情一闪而过。
离晚溪一扫屋内,挑眉道:“这院里的丫头都到哪里去了,为何不来伺候?”话音一落,贺梅与凌紫心相视一眼,低头不语。身旁的巧儿扯了扯离晚溪的袖子,低声说:“小姐忘了?除了萍儿,其余的下人都被小姐叫到咱们那儿做事了……”离晚溪嘴角微抽,尴尬不已:“哦,想起来了……”心中暗道:这凌小姐做事也太绝了吧?现在倒好,她不见了,留下我这个冒牌货,还得替她担着这些事……
想到这,离晚溪敛了敛心神:“那个……等我回去后,就让她们过来伺候。姨娘,过去是陌儿不懂事,做了许多伤害你们的事,陌儿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了。”说完,离晚溪向她们弯腰道歉。凌紫心急忙扶起她:“妹妹别这样,一家人有什么说不开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再说,妹妹也没对我们做什么啊,哪来‘伤害’一说?”
贺梅望着离晚溪,眼眸微动,随即拉着她的手腕:“陌儿,我能跟你单独说说话吗?”离晚溪看向凌紫心,凌紫心淡淡一笑:“我去给妹妹弄些点心,巧儿姑娘,我们走吧。”“嗯。”说着,两人出去了。
“坐吧。”“姨娘有什么话对陌儿说?”贺梅抿了抿唇,许久,很是诚恳的看着离晚溪:“陌儿,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我很感动。不过,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是我先对不起你娘,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和心儿的出现,你们一家四口会过得很幸福……”
离晚溪深感诧异:“姨娘,你……”贺梅苦笑,继续说:“这些年来,老爷对我们不闻不问,几乎忘了我们的存在。呵,我不仅把自己赔了进去,还害了心儿。”说着,贺梅眼中泪光闪闪。
离晚溪见状,心下不忍:“姨娘放心,以后,我会叫爹爹常来看你们的。”贺梅伸手轻轻抚过离晚溪的脸,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谢谢你,陌儿。”离晚溪抿嘴一笑。凌小姐,不管你怎么看待你的这位姨娘,我都会尊她、敬她,待她如生母。因为这些年,她已经尝到后悔的滋味了,我相信,她心里的苦,不比失去娘亲的你来的少……
虽然贺梅没有说她如何对不起凌紫陌的娘,但离晚溪大致可以猜到是怎么回事。不过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夫人也早就不在了,恨的、怨的,该消散了。何况自己又不是真的凌家小姐,不必太执着于她们之间的恩怨。
唉,折腾了一天,终于有时间好好想一想‘大婚’的事了。离晚溪倒在床上,摸着胸前的玉佩发呆。如果真如迦南大师所说,那自己是回不去的。可做皇后,是万万不行的。首先,执掌后宫,母仪天下,呵,自己不是那块料;其次,伴君如伴虎,万一不小心说错了话,那是有生命危险的;再次,一入宫门深四海,要在里面呆一辈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想到这,离晚溪打定主意,不能嫁!可是,该怎么办呢?如果是逃婚的话,首先遭殃的就是宰相一家,不行,自己已经霸占了凌小姐的身体,不能再连累她的家人了。不能逃,那……离晚溪深深叹了口气,难道就只能乖乖的呆在这里,等着进宫?
这时,脑中闪过一道光:对了,如果是假装被外面的人抓走,那就不算‘逃’了,不会连累到宰相府了。可……谁有胆子、有能耐闯进宰相府来抓走未来的皇后?何况,自己又不认识府外的人。就算认识,又有谁会听从自己的安排,冒着杀头的罪名来帮自己逃走呢?算了,这个办法行不通,那除了假装被人抓走,还有什么方法吗?思考良久,离晚溪嘴角微勾,心下渐渐有了一个主意……
有了办法,晚上自然睡得踏实。一夜好梦,醒来时,天已大亮。巧儿见离晚溪醒了,便端来水,给她洗漱。“小姐,下雪了,好大好大的雪哦。”巧儿兴奋的说着,眉眼间止不住的开心。离晚溪伸了伸懒腰:“下了就下了,看把你高兴的。”巧儿扬起小脑袋,嘻嘻一笑:“好几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我激动嘛。小姐,我们出去看看吧。”“好。”
屋外,大雪纷纷扬扬,飘落无声。地上的积雪已经有几寸厚了,踩上去,嘎吱嘎吱响。离晚溪抬起手,接过一片雪花,微凉的感觉触及手心,流进心底。“怎么样,小姐,我没骗你吧?”巧儿在院子里蹦跳着,捧着一大把雪,双手被冻得通红。离晚溪微笑了笑:“嗯。”
这时,一阵清雅的琴音隐隐传来。离晚溪一愣,问:“谁在弹琴?”“应该是公子吧。”离晚溪仔细听了听,只感觉耳边的琴声如清澈的泉水般缓缓流过,沁入人心。离晚溪眼眸一转,抬脚朝院外走去。“哎,小姐,你去哪?”“听琴。”听琴?巧儿眨巴着双眼,随即快步跟上。
穿过几道走廊,离晚溪来到了一间暖阁,琴声便是从里面传出来的。房门虚掩,离晚溪站在门外,透过门缝,见凌紫逸端坐在琴案前,微低着头,几缕墨发随意垂于胸前,眉宇间一派淡然。修长白皙的手指,熟练的在琴弦上弹拨,划出一首首优美动听的曲子。
“小姐,怎么不进去?”巧儿凑到离晚溪身边问。未等离晚溪回答,琴音便戛然而止。房内,凌紫逸抬起眼帘,深邃的眼眸下,含着淡淡的温柔:“是小妹么?”离晚溪抿了抿唇,随即推门而入:“是不是打扰到哥哥了?”
凌紫逸起身,脸上依旧挂着温暖的笑:“怎么会?只是,小妹额上的伤还没好,怎么就出来了?”离晚溪轻轻抚了抚伤处,道:“已经没什么事了,今天难得下这么大的雪,自然要出来看看。”凌紫逸笑了笑,上前拉着离晚溪坐到琴边,察觉到她手指冰凉,不禁蹙起双眉:“怎么这么凉?是不是衣服穿少了?”
“没,我素来如此。”离晚溪说完,见凌紫逸脸上闪过一道疑惑,暗自一惊:莫非凌小姐不是这样的?随即懊恼自己回答得太快,没有经过考虑。这时,手上传来阵阵温暖,离晚溪回过神来,便见凌紫逸将她的手紧紧捂在自己手中:“小时候,一到冬天,你就拉着我的手,说是要给我取暖,呵呵,如今,你长大了,手反而凉了。”
果然……离晚溪扯了扯嘴角,没有回话。“小妹……”“嗯?”离晚溪抬起头来,见凌紫逸定定地望着自己,下意识的移开目光。凌紫逸伸手轻轻抚过离晚溪的发际,眼眸下的情绪,莫名涌动:“进宫后,可要好好保护自己,我和爹爹不在你身边,你自己处事谨慎些。宫里不比家里,切不可任性,要听皇上和太后的话。”
“嗯,我知道了。”“还有,哥哥以前跟你说的话,你也要记住。”“嗯?”离晚溪一脸茫然,暗道:你跟凌小姐说过的话,我怎么知道?凌紫逸见她如此,叹了口气,无奈的捏了捏离晚溪的鼻子:“你呀,那些话总是不放在心上。”离晚溪眼珠一转,随即嬉笑道:“反正还没进宫,等进宫了再放在心上。”
凌紫逸笑了笑,温和的笑容下却隐隐透着一丝忧虑:“好好好,随你。不过,可要时刻记在心上。”“嗯。”离晚溪不停地点着头:会不会进宫,还是个未知数呢,你的那些话,应该不会用到的。不过,虽然是这样,还是谢谢你,哥哥。
“好了,哥哥抚琴给你听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