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二章 熟悉环境
第二章 熟悉环境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2   本章字数:3040
傍晚,离晚溪躺在床上休息,趁巧儿出去了,立刻取下那块玉佩:“哎,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我的身体呢?凌小姐的魂呢?”玉佩毫无反应。离晚溪扬起手威胁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搞的鬼,你再不送我回去,我可对你不客气了!”玉佩依旧没有反应。离晚溪双眼一瞪,继续威胁:“我丢了啊……”说着,作势要丢,见玉佩纹丝不动,离晚溪暗自恼火,一咬牙,将玉佩狠狠朝地上摔去。
一道清风拂过,那玉佩顿时不见了踪影。离晚溪眨了眨眼,正纳闷,突然,一个声音缓缓响起:“施主就不怕把玉佩摔碎,再也回不去了吗?”离晚溪心下一惊:“谁?!”这时,房间的角落里走出一个身影。
离晚溪上下打量来人,眉发如雪,长须飘飘,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眉宇间一派淡然平和,似是参透了人世红尘,超脱世俗之外。“你是……迦南大师?”来人微颔首:“正是。”离晚溪犹如看到了希望,急忙上前抓住迦南大师的衣袖:“是你把玉佩给凌小姐的,那你应该知道这玉佩所拥有的神奇力量,快点帮帮我,我要回去。”迦南大师淡淡一笑:“施主真这么想回去?”“嗯。”离晚溪重重的点点头。
“据贫道所知,施主在那个世界是一个孤儿,没有亲人,连个真正交心的朋友都没有,回去有何意义?”离晚溪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那又如何?”“实不相瞒,这玉佩,贫道是受人所托送给凌小姐的,并不清楚其中的玄机。不过,贫道可以明确的告诉施主,这里才是施主应该呆的地方,以前的种种,都忘了吧。”
“什么?!”“凌小姐的魂已经不在这世上了,而你的那具身体也消失了。从今往后,你就是凌紫陌。还有,玉佩好好留着,不要再摔地上了,这,可是你的东西。”迦南大师说着,将玉佩放在离晚溪手上。“我的?哎……”没等离晚溪回过神来,迦南大师已经消失在房中。离晚溪望着手中的玉佩,呆立在原处……
晚上,离晚溪在睡梦中,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坐在床边,醒来一看,是一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人,但见他一脸疲惫,略显沧桑的脸上掩不住的关切与疼惜。“是不是吵醒陌儿了?”沙哑的声音令离晚溪微微一震:“没……没有。”心中暗道:看这样子,莫非是凌小姐的父亲?
凌恒伸手轻轻触碰着离晚溪额上的伤:“还疼吗?”离晚溪摇摇头:“不疼了。”凌恒叹了口气,抚着离晚溪的脸颊轻声说道:“陌儿听话,以后不要再偷偷溜出去了,知道吗?这次还好伤得不重,可万一你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叫爹爹如何跟你死去的娘亲交代?”“嗯,我知道了。”离晚溪微低着头,不知为何,鼻子有些发酸,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被人关心爱护的感觉。虽然有过朋友的关怀,但总是觉得,那是同情,是怜悯……
静心修养了两日,额头上的伤好多了。期间,宰相凌恒和凌紫逸来看过她几次,关怀备至的语气与神情让离晚溪倍感温馨。时值冬末,天气依旧寒冷,还不时下着小雨。这天,离晚溪窝在房间里看书,打发无聊的时间。
“小姐,宫里来人了,送了好多东西过来。”巧儿兴冲冲的跑进来,小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离晚溪抬起眼帘,一脸平静,似乎没什么兴趣:“什么东西?”巧儿扳着手指说:“嫁衣、凤冠、布帛、珠宝……”“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嫁衣?”离晚溪诧异万分,见巧儿愣愣地点点头,这才想起在坑里看过的那本古书:显德三年二月八日,帝娶宰相凌恒之女凌紫陌为后……
离晚溪重重的拍了拍脑袋,咬牙道:“巧儿,离大婚还有多少天?”“还有一个月啊,怎么,小姐不记得了?”离晚溪暗自扯了扯嘴角:“当然记得,确认一下不可以啊?”巧儿呵呵一笑:“可以,可以。我就说嘛,小姐一直盼着快点大婚,前几个月还天天跟着宫里的嬷嬷学规矩,怎么会不记得呢?”“盼着大婚?”离晚溪缓缓放下手中的书,瞪着巧儿,暗道:这凌小姐小小年纪,想嫁人想疯了吧?
巧儿没有察觉离晚溪的异样,嬉笑道:“小姐等了三年,再过不久,就要实现心愿了,以后,小姐就是我们楚岚国的皇后了,那……巧儿就是皇后娘娘身边的第一侍女,嘻嘻,听起来真不错。”望着巧儿眉飞色舞的神情,离晚溪眉角微挑:这小妮子真有‘志向’。等一下,三年?那……凌小姐岂不是十一岁就盼着嫁人?离晚溪打了个寒战:这也太早熟了吧?
随即,离晚溪又拐着弯子套出了一大堆关于凌紫陌为后的事:原来,当今皇帝穆楚晟是在宰相凌恒的帮助下登上皇位的,而凌恒的条件便是让凌紫陌做皇后,且穆楚晟永不废后。穆楚晟答应了,不过,由于当时凌紫陌还小,所以他许下承诺,待三年后凌紫陌长大再迎娶她为后……不久,新君继位,宫中办了一场重大的宴会,各级官员及其家眷均可参加。自然,凌紫陌也去了。就是那晚,她见到了当时气宇轩昂的穆楚晟,从此便倾心于他,只盼着三年的时光快点过去……
“啧啧……”离晚溪不停地摇着脑袋,暗自感叹:照巧儿所说,这皇帝是二十岁登基的,那现在都快二十四岁了,几乎比凌小姐大了十岁,这凌小姐怎么就看上他了?真是各种神奇……
敲门声起,巧儿眼眸含笑,蹦蹦跳跳的跑去开门:“一定是絮儿姐姐把嫁衣拿来给小姐试穿了。”闻此,离晚溪眼波一转,扭头看向房门口。只见一位年纪稍长、模样端正的丫环捧着精美的嫁衣和凤冠走进来:“小姐,这是宫里的秦公公送来的,他说,小姐穿上后,如果觉得哪里不合适,告诉他,他带回宫让尚衣间的人改。”
离晚溪微微蹙眉:“不用试了吧?”巧儿努努嘴:“为什么不试?小姐穿上看看嘛……”“这么冷的天,还要换来换去,多麻烦……反正是量身定做的,还是出自皇宫,应该不会有问题。”“可是……”“好了好了,絮儿,辛苦你拿过来了,我不试,就当试过了,没问题。”离晚溪摆摆手,冲絮儿一笑,继续低头看书。
絮儿无奈的看向巧儿,巧儿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房外传来一阵喧闹声:“陈大夫,我娘病得很重,你过去看看她吧。”“这……我要给小姐看伤啊……”“求求大夫了,就一会儿。”离晚溪转过身:“出什么事了?”“好像是大小姐的声音,巧儿出去看看。”“嗯。”离晚溪微蹙眉:凌小姐的姐姐?听这语气,近乎哀求,哪里有一点大小姐的样子?
“大小姐,这陈大夫是老爷请来给小姐看伤的,不是给二夫人看病的,就算要看,也得等陈大夫看过小姐的伤口再说吧?”“巧儿姑娘,我娘真的病得很严重,如果不快点医治,恐怕、恐怕……”凌紫心没有再说下去,隐隐有哭泣声。
“若真如大小姐所说,为何不早点请大夫?”巧儿不为所动。“我娘说不用,过几天就会好了,也让人去抓了几幅药吃,可刚才她突然昏倒了……巧儿姑娘,求你了,让陈大夫先给我娘看病吧。”“这……”
离晚溪听不下去了,打开门:“巧儿,让陈大夫先给二夫人看病吧。”感觉一道惊愕的目光看来,离晚溪转眸,便见一位容貌姣好、身姿柔弱的女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白净无暇的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那双含泪的眼眸中,隐隐透有一丝诧异。
离晚溪上前,冲凌紫心一笑:“姐姐,还不给陈大夫带路?”凌紫心回过神来,擦了擦眼泪,朝离晚溪点了点头:“谢谢妹妹。”随即领着陈大夫匆匆离开。离晚溪转身,见巧儿怔怔的望着自己,一挑眉:“怎么了?发什么呆?”巧儿紧盯着离晚溪,眼神中颇有些不解:“我感觉,小姐受伤后,似乎变了好多。”
离晚溪心下一惊,随即伸手捏着巧儿的鼻子,一副嬉笑的模样:“是哦是哦,变了,不过我再怎么变,也还是你的小姐哦。”巧儿缩了缩身子,嘿嘿笑了笑:“嗯,小姐永远是巧儿的小姐。不过,”巧儿歪着脑袋,抿嘴一笑,“我更喜欢小姐现在的样子。”离晚溪耸耸肩,但笑不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