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乖巧:萌宝的女帝路 > 第一章 莫名穿越
第一章 莫名穿越
发布时间:2018/05/10 11:41   本章字数:2881
“一切皆有定数,施主不可怨天尤人。不管往后发生何事,施主都需记住,这……是施主命中注定的。好了,贫道走了,这块玉佩施主好好收着。”“大师……”手心处微微发烫,离晚溪低头,见玉佩泛着金光,上面似乎还有几行小字,便拿起来仔细打量,看完后脸色大变:凌家小女入宫闱,君王恩宠多是非,重生妖女江湖乱,紫陌舒宸为谁归。这……这不是……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数月前————————————————
“鸿锦三十四年十月七日,宣帝崩,皇三子继位,是为成帝。次年,帝改国号显德……”这什么呀?离晚溪努努嘴,翻过几页:“显德三年二月八日,帝娶宰相凌恒之女凌紫陌为后……”下面怎么没有了?离晚溪一愣,往后翻,全是空白。‘啪’的一声,离晚溪将手中发黄的古书丢在地上,喃喃道:“什么跟什么嘛?这坑里怎么会有这么奇怪加古老的书?”
想着,离晚溪瞥了眼古书,自言自语:“楚岚国?历史上好像没有这个国家吧?”伸手摸了摸红肿的右脚,离晚溪叹了口气:真是倒霉,高考失利,一个人来郊外散心,竟然跌进了这个该死的深坑里。不仅扭伤了脚,手机也摔坏了。怎么爬都爬不出去,喊了半天,又不见有人来。唉,该怎么办?
离晚溪抚了抚额角,甚是无聊,又拿起那本古书,仔细打量着:“这是史书吗?可是,这上面记载的人和事,我怎么都没听过?”离晚溪微蹙眉,不禁心下疑惑。目光落在坑内,离晚溪转了转眼珠,暗道:这坑里会不会还有其他东西?想到这,离晚溪来了精神,找了块尖锐的石头,趴在地上挖了起来……
不多时,离晚溪感觉碰到了坚硬的东西,随即丢掉石头,徒手将泥土扒开。一块翠绿的玉佩呈现在离晚溪眼前。通体透亮,雕刻精细,如行云流水般,宛若天成。离晚溪双眼一亮,暗叹:好漂亮啊……
“不错。”离晚溪嘴角微翘,将玉佩放在手上。这时,玉佩突然发出一阵强光,瞬间将离晚溪包围其中。离晚溪惊叫一声,还未反应过来,便感到脑子一阵眩晕,接着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心中咯噔一下,离晚溪猛然惊醒。额头上传来阵阵疼痛,离晚溪微微抽气,下意识的抬起手。这时,一只温暖有力的手轻轻握住离晚溪的手:“别动,小心触到伤口。”话语轻柔,声音沉稳。离晚溪一愣,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床边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子,眉目清俊,温文尔雅,墨玉般的眼眸中透着满满的疼惜与宠爱。
“你是……”“小妹,以后不要再这么任性的跑出去玩了。你知不知道,当我……”说到这,男子突然停顿了一下,而后继续开口,“还有爹爹得知你被马车撞伤,看到你昏迷的时候,都担心死了。”语气中,虽然夹杂了些许责怪的意味,但更多的是关切之情。
离晚溪皱了皱眉:我好像不认识你吧?等等,‘爹爹’?这……没等离晚溪想明白,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小姐醒了?太好了!”离晚溪抬头一看,见是一个十三四岁的丫头,梳着简单的发髻,模样可爱。
“巧儿,把药端过来。”“是,公子。”离晚溪瞥了眼巧儿手中的药,顿时眉头直皱:黑不溜秋,飘散的气味带着浓浓的苦涩。男子舀了一勺,吹了吹,送到离晚溪嘴边:“小妹乖,喝完了药,额头上的伤口就不痛了。”
离晚溪往后挪了挪身子,紧紧抿着嘴唇。男子叹了口气,似乎有些无奈:“巧儿,把蜜枣拿来。”“是。”“我不吃蜜枣。”话音一落,三个人都愣住了。巧儿眨了眨眼,有些不解:“小姐,你不是最喜欢吃蜜枣吗?”
离晚溪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被刚才的声音震住了:这声音……不是我的。“小妹,你怎么了?”男子凑到离晚溪跟前,眉宇间隐隐有些担心。离晚溪呆呆地望着男子,随即一把推开他,跑到梳妆台前。
铜镜中,一个陌生、漂亮的女孩儿出现在离晚溪面前。离晚溪呆了呆,拿起铜镜,细细打量着,但见她脸庞娇小,五官柔和,肤色如雪般剔透,一头青丝长及腰间,身形修长有致。离晚溪微微张嘴,久久回不过神来:为什么会这样?这……这不是我的脸!这身体也不是我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男子见离晚溪神色异常,很是担心:“巧儿,快去把陈大夫请来。”“是。”巧儿看了眼离晚溪,转身匆匆跑出去了。男子则放下药碗,上前扶着离晚溪:“小妹,你没事吧?”离晚溪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不多时,陈大夫被巧儿拉来了。在看过离晚溪之后,说:“从脉象上看,凌小姐的伤口并无大碍,可能是因为撞到了头,情绪受到了影响,才会如此。凌公子放心,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哦,那就好。”闻此,男子放下心来,“巧儿,送陈大夫出去。”“是。”
凌小姐?离晚溪低声念着,突然脑中闪过一道光:凌紫陌?随即眼珠一转,抬起头看向男子:“‘紫陌’,这个名字好听吗?”男子轻声一笑,伸手摸了摸离晚溪的脑袋:“傻丫头,当然好听啊,小妹的名字最好听了。”
离晚溪心下一沉:果然是!可是,我怎么会在她的身体里?她呢,我原来的身体呢?还有,我是怎么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的?对了,玉佩!一定是那块玉佩!离晚溪低着头,双眸间,情绪暗涌。
“小妹在想什么?”“啊?”离晚溪扯了扯嘴角:“没……没什么……”手指透过衣领触到胸前的东西,离晚溪这才发现身上戴了一块玉佩。仔细看去,就是她挖出来的那块玉佩。“怎么在这里?”离晚溪喃喃着,满脸疑惑。
“什么在这里?这玉佩有什么问题么?”男子伸手抚着玉佩,问。离晚溪微转眼眸,抿嘴一笑:“没什么问题,只是……我在想,这玉佩看起来好神奇,你说它能不能把我带到另一个世界去啊?”
男子呵呵一笑:“虽说这玉佩是迦南大师送的,可也不至于有这种力量吧?真是想不通,你这脑袋瓜子里成天装的是什么,尽是些稀奇古怪的想法。”说着,男子轻拍着离晚溪的头,一脸宠溺的笑。
离晚溪干笑两声,没有回话。随后,男子又说了些话,嘱咐了巧儿几句,便离开了。离晚溪心中有太多的疑惑和不解,又不好直接问,怕引起他们的怀疑,只得旁敲侧击,绕着圈子从巧儿口中一点一点的了解这里的情况:
凌紫陌,今年十四岁。母亲因病早逝,有一个哥哥,也就是刚才那个男子,名叫凌紫逸,虚岁十八。另外,她还有一个不受宠的姨娘(贺梅)和同父异母的姐姐(凌紫心、十六岁)。因为从小失去母亲的关系,凌恒和凌紫逸都格外宠她,生怕她受到一点点委屈,也因此,让她变得有些任性,经常欺负她那个姨娘和姐姐……
“我经常欺负她们吗?”离晚溪得知这些情况后,心中暗道:看样子,我的性格跟凌小姐的相差很大啊,冒充她的这段日子可得小心点,别被他们怀疑了。巧儿以为离晚溪生气了,吓得脸色转白,急忙摆摆手,挤出一丝笑容:“没有没有,小姐对二夫人和大小姐挺好的,哪有欺负她们?”离晚溪挑了挑眉,也没说什么。
目光落在那块玉佩上,离晚溪想了想,问道:“巧儿,你说,迦南大师为何要送这玉佩给我?”巧儿见离晚溪不再提有关‘欺负’的事,顿时松了口气,而后摇摇头:“不知道,迦南大师德高望重,受万人敬仰,他的心思岂是旁人能猜透的?不过,既然大师要小姐把这玉佩戴在身上,那小姐还是戴着比较好。”“哦,我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