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八章 月画歌舞
第八章 月画歌舞
发布时间:2018/05/10 11:37   本章字数:3097
目光瞥向对面,只见大皇子穆珩奕面无表情的坐着饮酒,双眼微暗。二皇子穆珩青不必说,正冲鄢月傻笑。三皇子穆珩尹双手环胸,勾着唇,神色淡淡的看着殿中之人。四皇子穆珩尘则一脸温和,眼眸平静的与五皇子穆珩曦说话。
鄢月收回目光,暗道:这四皇子看似谦和有礼,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还不知背后是个怎么样的人。她可不信身在皇家,能超然到哪里去。也只有二皇子这般痴傻单纯的人,才是真的对什么都不上心。
至于两位公主。大公主穆芸菲接触过了,是个不错的人。而二公主穆芸芷,看她对踩到她裙角的宫女横鼻子竖眼的样子,鄢月就对她没好感。一番看下来,鄢月觉得,这几位皇子公主,虽说相貌个个不凡,但最出众的,还是那呆傻的二皇子。而她,也就对他和大公主的印象不错。
这时,皇帝穆荆天、皇后沈傲芙和宠妃蓝氏来了,鄢月跟着众人行礼,落座后飞快的打量了高坐上的三人。
穆荆天四十左右,看起来依旧神采飞扬,帝王气十足,霸气之余五官深邃如雕刻一般,可以想见年轻时是何等的俊美,难怪这几个儿子都相貌非凡。
而沈傲芙三十多岁,虽含着笑,但威仪不减。三皇子穆珩尹长得与她有三四分相像,特别是眉眼间。
相比于沈傲芙的端正气质,宠妃蓝氏就显得妩媚多了,一颦一笑透着数不尽的风情,难怪能受宠多年。
皇帝和大臣们一来一往的说着套话,正在鄢月无聊之际,各位公子千金的才艺展现开始了。因是主要为五皇子选妃,所以首先出场的便是他们月家几位女儿。
月画先行了一礼,便去换舞衣。待鄢月吃了几口点心,正准备喝茶时,一个熟悉的曲调缓缓响起。她手上一抖,继而嘴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秦泰见状,低声问:“怎么了?”
“这歌,是我之前写给天玄宫人的其中一首。”
秦泰挑眉:“你是说,她花钱去云馨阁买歌?”
鄢月点头,若有所思道:“也不知,荷清她们开了多少价。”
秦泰低头一笑:“有的你赚了。”
原来,鄢月当初给天玄宫的发展制定计划时,曾默写了大量现代好听的古典歌曲,以及教了一些简单独特的舞蹈动作。她让天玄宫中有歌舞天赋的人开了间歌舞坊,名叫云馨阁,以此作为联络的一个据点。
因歌曲朗朗上口,舞蹈优美特别,云馨阁开了没多久便在蓝城渐渐有了些名气。天玄宫重建所需资金不少,为此,云馨阁还放出消息,可以给人“写歌排舞”,且为其保密,但费用不菲。呵,没想到月画为了当上五皇子妃,下血本了啊。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绝美的舞姿随着黄莺般悦耳的歌声翩翩而起,粉色的扇子一打一收,清脆的声响在殿中回荡,众人听得如痴如醉,直到歌落舞停,才慢慢回过神来。
“好!”穆荆天抚掌一笑,“月大小姐真是人美歌舞更美。”
月画微微一笑:“臣女谢皇上夸奖。”
“这歌舞还挺特别的,本宫从未见过,这是你自己编的么?”沈傲芙笑问。
没等月画开口,一娇俏少女撇撇嘴:“最近城里不是新开了一个歌舞坊么,听说可以买歌呢。”
沈傲芙微蹙秀眉:“蕴涵。”
原来是皇后的外甥女。鄢月勾了勾唇,只看月画如何回答。
“回皇后娘娘,这段时间,臣女并未出过门。”言下之意……
穆珩曦幽幽瞥了眼江蕴涵:“江小姐,你可别因为自己写不出就觉得别人也写不出。”
“五殿下,你……”
“五殿下,江小姐说的也是实话,”连依依瞪了眼月画,“这蓝城本来就新开了一个歌舞坊,名叫云馨阁。”
穆珩曦冷哼:“我还是那句话,别因为自己写不出就觉得别人也写不出。月画小姐既然说了未出门,又怎么买歌?”
连依依咬唇,眼眶逐渐发红。
“五弟说得对,蕴涵,你也是,怎么说这种话?”穆珩尹淡淡瞥了眼江蕴涵,“听说那云馨阁的歌价钱可不低,就算月画小姐有这个心思,怕也是不能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拿出那么多钱来啊。”
“表哥……”江蕴涵撇撇嘴,气鼓鼓的低下头。
鄢月挑眉:三皇子这话倒提醒了她,回头得找个机会问问荷清。
就凭一个歌舞,竟然引得三皇子和五皇子都为她说话,一时间,众千金脸色各异。
待月画落座。鄢月悄悄挪到她身边:“大姐,你这首歌唱得真好。”
月画微笑着,脸上看不出一丝骄傲或心虚。鄢月暗自佩服:真是淡定的一人。
“不过我听着,感觉有一句像是唱错了。”鄢月紧盯着月画。
月画笑容一僵:“是、是吗?”因为准备不充分,她又有些紧张,所以确实有一句唱错了。不过,这四妹怎么会知道?
“嗯,听着不大对啊,不连贯。是不是姐姐在上面紧张所致?”鄢月暗自勾唇,没有错过月画那出现裂缝的笑容。
“呵呵,四妹,你只是感觉而已,这歌就是这样的。”月画再次恢复那温柔的笑,“我写的时候,倒是没发觉有问题。”
“哦。”鄢月喝了口茶,掩饰那一丝嘲讽,“对了,大姐,听说你很喜欢临摹那些名人字画啊?”
“是啊,平日里没什么事。”
“那……”鄢月眼眸一转,“可曾模仿过我的字迹?”
月画一愣,转而笑道:“四妹你说笑呢?我模仿你的字迹做什么?”
“那首诗,在我记忆中,好像并未写过啊。”鄢月戳了戳自己的脑袋,露出疑惑的表情。
月画眉心一跳,转而似反应过来,有些惊讶的问:“你的记忆?四妹,难道你……”
“嗯,我慢慢记起一些事了,我想,不久之后,我的记忆就要恢复了。”鄢月说着,没有错过月画的任何一个表情。“大姐,你怎么了?”
“没,没事,我替你高兴呢。”月画掩饰性的笑着,给自己倒了杯茶,手竟然抖了一下。鄢月看在眼里,目光转冷。
月家这几个主子,她最没怎么怀疑的,就是这个大姐。可没想到,月舞之事还真有可能与她有关。
月舞被害的理由,最有可能就是因为五皇子选妃。这对象是月家四位小姐,而月老爷又有意让月舞当这皇子妃,那么最想做这皇子妃的人就是最希望月舞出事的人。
既然月画能为了当五皇子妃而不惜下血本买歌,又怎知不会杀害月舞呢?从她刚才的反应来看,这凶手,十有八九与她脱不了干系!
而且,这几个主子里头,就数她最沉得住气,从刚才桃花林所发生的事就可以看出来,她可以喜怒不形于色。
那么,面对月舞被害后一个月又回来的事实,作为凶手,能做到丝毫不让人看出异样的,也只有她这样的人。这横看竖看,都是她,差不离了!就是不知她有没有同谋。回头得让人好好彻查一下。
鄢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月画,暗道:本来这次宫宴,她是不想搀和的,可现在……
虽说她并不稀罕做那五皇子妃,而月画也最有可能当上,可她怎么也要在这事定下来之前,给月画心里添点堵,气她一下,为死去的月舞先讨点利息。
……
轮到鄢月时,她以要准备些东西为由,推后了。这一举动,又惹得众人各自嘲笑。
“你还准备什么?直接说不会不就完了?”穆珩曦冷笑,“你再怎么准备,我也不会选你!”说着,冲月画笑了笑。
鄢月暗自挑眉:这就看上大姐了?他日娶个如此为达目的枉顾他人性命的人,恐怕到时候你的后院会风波不断,呵。
“既是每个人都要展示,那臣女有何特权例外?不过是随大流,也并未希望五殿下会选臣女,自然,您不必放在心上。”
穆珩曦冷哼一声:“算你有自知之明。”
“皇儿!”穆荆天脸色一沉,“怎么说话的?”
穆珩曦撇撇嘴,闭口不言。
鄢月让小丫去程又灵那儿传了几句话,待程又灵看过来时,冲她笑了笑,程又灵便也点头回笑。
待再次轮到鄢月,台上便放好了一张椅子和一块似现代表演魔术时换装换人用的环形黑布。众人正奇怪时,优美而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
鄢月长发高挽,脸上戴着面纱,身穿略带中性的舞衣,大步走到椅子旁。
“你怎么也唱这首歌?”穆珩曦似有些生气。
鄢月斜睨了他一眼,没有回答。随着曲调升起,边唱边舞,那扇子打得异常有力,而亦刚亦柔的舞姿,也让众人再次开眼。
相较于月画的柔美,鄢月的动作配上那套中性舞衣,显得干练洒脱。如今她的脸非常普通,只有眼睛漂亮,戴上面纱,便有种若隐若现的美感。
众人看着,几乎移不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