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七章 痴傻皇子
第七章 痴傻皇子
发布时间:2018/05/10 11:36   本章字数:3141
眼见旁人都开始嘲笑,月画忙打圆场:“我家四妹不怎么爱说话,青青没印象也正常。”说着,眼睛一瞥,笑道,“程姐姐来了?我上次向你借的诗集,这次正好带来还给你。”
鄢月顺着月画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十三四岁的少女,婷婷而来,面如皎月,眸似星子,红唇微抿,露着一丝浅笑,温婉的表情中不掺任何杂质,当真是个文静典雅的美人。第一眼,鄢月便对其颇有好感。
户部尚书之女程又灵看了眼鄢月,对她点头一笑,又对月画说道:“我又不急着用,何必费力带这儿来?”
“正好嘛,姐姐拿去吧。”月画呵笑着,递给程又灵。
鄢月移开目光,只见不远处走来一群人,为首的,便是昨日在街上撞到的那少年。鄢月勾了勾唇:果然是个不该惹的人。看样子,是五皇子了。
“哎呀!”这时,月画惊呼一声。众人的注意力皆被其吸引。鄢月转眸看去,是那本诗集掉在了地上。
月画急忙捡起来:“对不起啊,程姐姐。”
“没事,是我没拿稳。”正说着,一张纸掉了出来,“咦,这是什么?”
月画凑上前一看:“这好像是四妹的笔迹啊。”鄢月微微眯眼。
而一旁的月茹早已经抢过去了:“我看看,是一首诗耶。月出云袖飞花舞,繁春景树念东风。且看浮生如一梦,盼与君在此缘中。这落款可是半年前呢,四妹,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早就春心萌动了。”月茹嘲讽着,其他千金亦三五成群的小声议论嘲笑着。
柳青青咋咋呼呼的说:“这首诗有她的名字呢!诶,不知道这‘君’是指谁啊?”
连大将军之女连依依凑上前看了看,脸色一沉:“云景?那不是五殿下的表字吗?你也配?”
此话一出,大家更是议论纷纷,看向鄢月的目光,也更加嘲讽。
“就她这样,还想跟五殿下啊?”
“怎么说,她也是月家小姐,有这个资格啊。”
“月家小姐怎么了?她不是还有三个漂亮的姐姐吗?什么时候轮得到她?”
“就是,长得那么普通,怎么配得上五殿下?还写诗呢,真不知羞!”
鄢月淡转眸光,看向月画,只见她低头皱眉,不知是何表情。
“小姐……”小丫红着眼,满脸愤恨。鄢月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五皇子穆珩曦听着这些言论,脸色逐渐转阴,他瞪着鄢月,许久似想起什么:“我说你怎么有点眼熟,原来是半年前我从河里救起来的那个丑丫头。你好端端的,写什么诗?恶不恶心?”
就你这德行,还配人家写诗?月舞真是瞎了眼。鄢月斜睨了穆珩曦一眼,沉默不语。
“怎么,说不出话了?”穆珩曦冷哼,指着鄢月嘲讽道,“就你这模样,学什么以身相许?我看哪,是恩将仇报!哼,我跟谁有缘都不会跟你这丑丫头。”
众人哄笑,对着鄢月指指点点。
鄢月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程又灵脸上,只见她紧紧咬唇,那神情,似乎有些后悔。
后悔?鄢月愣了愣,转而嘴角微微牵起,这群人里头,没想到还有为她着想的。
这时,一二十左右、阴柔俊美的锦衣男子跑来,左看右看,最后来到鄢月跟前,冲她咧嘴一笑:“这位姐姐,你的眼睛真好看。”
穆珩曦轻笑出声,凉凉道:“二皇兄,她可比你小了十岁,你该叫她小妹妹。”
“哦?”穆珩青歪着脑袋,眼神中有一丝茫然,“妹妹吗?”
鄢月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眼眸转深:五官精致如画,肤色白皙如瓷。这相貌,几乎可以媲美女子。而抛却那一丝傻气,笑起来竟有种颠倒众生的感觉。这就是传说中那个痴傻的二皇子?唉,真是可惜……
“小妹妹,我这里有很多好吃的糖哦,你要不要?”穆珩青献宝似的将手里的糖果捧到鄢月跟前,“很好吃的。”
“不用了,我不爱吃糖。”鄢月微微一笑。不知为何,对于这个心智单纯的男人,她有种自然而然的亲切之感。
“哦。那我带你去玩好不好?我知道一个地方,很漂亮的。”穆珩青眨眨眼,一脸期待的看着鄢月。
未等鄢月回答,连依依哼笑道:“月四小姐,其实你跟二殿下倒是挺配的。”一个丑,一个傻。
“连小姐,在刚才,你似乎也说过,我配不上五殿下,怎地就跟二殿下相配了?莫非,在你心里,二殿下比不上五殿下?”鄢月瞥了连依依一眼,淡淡道。
“本来就……”连依依刚要开口,便被身旁的人悄悄扯了扯衣袖。当即反应过来,抿嘴不语。
鄢月冷笑一声:“连小姐,你说我什么都不要紧,既然要牵扯到二殿下,就要好好想想怎么开口,别祸从口出了!”
连依依脸色一变:“你……”
“至于这首诗……不好意思,很多事我都忘了,你们硬要说是我写的,那就是吧。毕竟,谁也没看到我写,只是笔迹一样罢了。”
“谁那么无聊,模仿你的笔迹写这种东西?”柳青青鄙视道。
鄢月看着月画,意有所指:“谁知道呢?”
“小妹妹,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啊?”穆珩青瞪着双眼,很是关心的问。
鄢月扫了眼众人,勾笑不语。
“走,我们不理他们,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穆珩青说着,不待鄢月开口,便将其拉走。
柳青青冷笑:“依依哪里说错了?他们本来就挺配的。”
连依依挑眉,亦冷眼看着两人离去……
鄢月随着穆珩青穿过桃花林,又七拐八拐的绕了几个回廊,来到了一片翠绿的竹林,林子旁边,种满了各色花草,几块平坦的大石错落有致。不远处,建了一个休憩的小亭子,清水环绕着,似乎还能看到鱼儿在水里游。
“怎么样,这里不错吧?”穆珩青径自趴在一块石头上,认真的摘着花。
“嗯,很安静,景色也宜人。”鄢月坐在他对面,打量着四周,“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母后生前最喜欢来的地方,嗯,现在也是我最喜欢来的地方。”穆珩青呵呵笑着,手中不停。
鄢月眼眸一动,看着穆珩青,暗自叹了口气:他母后出事的时候,他才七岁吧,且当时还在场。一般孩子遇到这种事,恐怕心里都会留下阴影。那他如今这痴痴傻傻的样子,对他来说,是不是更好一点,至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没有烦恼。
“呐,小妹妹。”鄢月正出神,见穆珩青拿着一个手镯般大小、编织手法独特的花环,冲她笑着,“给你的,喜欢吗?”
“嗯,很漂亮。”
穆珩青咯咯一笑,给鄢月戴上:“这是碧云教我编的,以前我都编得不太好,这个算是我最满意的。小妹妹,我给你这个,你就不要不开心哦。那些人不跟你玩,我跟你玩。”
原来他在哄她开心啊?鄢月失笑,摸着那花环,点头:“好,我不会不开心了。不过,你以后不要再喊我‘小妹妹’,就叫名字吧,月舞。”
“哦哦,好。碧云也不让我喊她妹妹呢。”穆珩青低头,又开始玩起了花草。
“碧云?她是……”
“皇后娘娘的侄女,比你大……”说着,穆珩青掰着手指数起来,最后两手一摊,“比你大很多,她已经是大人了。”
“哦。”鄢月挑眉,你喊她妹妹,她再大也不到二十吧?
“月舞,我喜欢跟你玩,以后你要经常过来找我哦。”穆珩青一脸认真的看着鄢月。
“这宫里不是我想来就能来的。”
“那我去找你玩。”
鄢月呵呵一笑:“再说吧。”
这时,一十三岁左右的少女匆匆而来,精致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焦急。一见穆珩青,顿时松了口气:“皇兄,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害我好找。”
鄢月微微转眸:是大公主穆芸菲。
“芸菲芸菲,我又交了个好朋友。”穆珩青嬉笑着跑上前,“你看,就是这位小妹妹,她叫月舞。”
穆芸菲这才打量着鄢月,点头一笑:“原来是月四小姐。”
“大公主好。”鄢月行了一礼。这位公主,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气质,却礼貌有加一点都不骄纵,鄢月对她的第一印象还不错。
“宫宴快要开始了,月四小姐随我们一同过去吧。”穆芸菲瞥见鄢月手腕上的花环,微顿了顿,转而对鄢月淡笑。
皇兄从来不给别人编花环的,包括教他的碧云,这次竟然……
“好。”鄢月不着痕迹的瞅了眼花环,一抖袖子,状似无意的将其遮上。
来到琼华殿内,此时,众大臣和各位公子千金已然有序的坐好。左首座上,依次是几位皇子和公主,接下来才是大臣和家眷。鄢月随意的扫了一眼,安静的坐在了月霄身边。
“舞儿,你刚才去哪儿了?”
鄢月瞥了眼入座的穆珩青,回道:“二殿下带女儿到别的地方玩去了。”
“听说刚才在桃林,五皇子奚落你了。”旁边的秦泰低声问。
鄢月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