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六章 神秘男人
第六章 神秘男人
发布时间:2018/05/10 11:35   本章字数:3134
待鄢月找到秦泰时,那些护卫都急疯了,生怕自家小姐又失踪。
“怎么这么久?”
“出了点意外。”鄢月说着,拿出那张画像,“你见过这个男人吗?”
“有点眼熟。”秦泰眯着眼睛仔细思索,突然瞪大双眼,“是三皇子啊。”
“三皇子!”鄢月脸色微变,那他为何向她扔杯子?不会是看出她会武功,想试探一下吧?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好奇?还是说,他认出了她是谁,所以想要试探一二?
一时间,思绪乱如麻。
秦泰见她怔怔出神,脸色不对,连忙问出了什么事。鄢月将刚才的事和自己的猜测简要告诉了他,他听完,亦脸色严肃。
“按理说,三皇子是应该见过你的,就在半年前,当今皇后过生辰,宫里举办了宫宴,你跟着你爹去了。不过当时人肯定不少,你又是个孩子,他对你的印象应该不深吧?何况你今天还换了男装。或许,他扔杯子试探,只是好奇吧。不过,你又没有显露功夫,他怎么会知道呢?难道他真这么厉害,看出来的?”
显露功夫?鄢月眼神一闪,她猛然间想到了之前撞到人,用珍珠击断杆子的事,对了,那个角度,好像正好可以看到。难道,是这样?那他到底是不是因为认出了她是月家四小姐,才出手试探她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后果……
鄢月纠结着,神色复杂。不知这件事是否会引起其他麻烦。唉,以后行事,可得万分小心。此时的她,根本没考虑过,那小二的话是否可信。
回到月府,鄢月便听说明天宫里有宴会,貌似是为五皇子选妃之事举办的,月霄让她好好准备,看得出,他是想让她做这个五皇子妃。
“小姐,你看是这件裙子好看,还是那件好看?”小丫拿着一堆衣服,乐此不疲的比来比去。
“都好。”鄢月撑着脑袋,眼皮都懒得抬。
“小姐,那你看是这些珠钗好看还是那些好看?”
“都好。”鄢月抚了抚额,她正想着到时候是否要想办法试探一下三皇子,这丫头倒好,一个劲在她耳边叽叽喳喳些没用的东西。
小丫见鄢月漫不经心,撇撇嘴:“小姐,你怎么一点都不上心啊?到时候万一被其他三位小姐抢了,可怎么好?”
“有什么不好的?”鄢月瞪了小丫一眼,“我可没打算嫁给那个五皇子,她们谁爱嫁谁嫁!我明天就是去充数的。”
“小姐,你想想,那可是五皇子啊,万一嫁过去了,到时候可是皇子妃呀,其他小姐就不敢欺负你了。”
鄢月翻了个白眼:“我不嫁,以后也没人敢欺负我!好了,你出去吧,别在我耳边叨叨唠唠,烦死了!”
“小姐……”小丫扁起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你嫌弃小丫了?”
鄢月盘腿坐在床上,摆摆手:“再不走可就真嫌弃你了!”
这丫头,真心待她,她也便乐意与她亲近,可有时候罗里吧嗦的,按照鄢月以往的性子,早不耐烦,吼出去了。
深夜,鄢月正睡着,忽然感觉到一丝异样,猛然睁开眼,正见窗子大开,一黑影站在桌前,不知在翻些什么。
鄢月目光一沉,伸手悄悄拿了一柄短刀,这是白天荷清给她的布包里的,除了这短刀,还有各种精细小巧的武器,是她让荷清特地去打造的,用以防身。
“哟,醒了?”黑影缓缓转过身,低沉着声音说。借着月光看去,黑影的脸上,带了一张薄如蝉翼的银色面具。露在外头的双眼,此刻正意味不明的盯着她。
鄢月心下一惊,她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当即紧紧握着短刀,冷声问:“你是谁?”
“你不怕?”黑影微微勾唇,幽深的眼眸带着一丝探究。
鄢月暗自蹙眉,反应过来自己要小心武功的暴露,这人若是来试探她的,那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动手。想着,她一边与那人说话,一边不着痕迹的往门口挪。
“你是什么人?半夜闯入我房间做什么?”
那人紧盯着鄢月,转而笑道:“如此冷静,我真怀疑,你究竟是不是月四小姐,与传闻中,差太多了。”
“是不是,与你无关。”
那人勾了勾唇,瞧着鄢月的动作,意有所指:“倒是聪明。”
鄢月身形一僵,眼见对方拔出剑,急忙朝门口跑去:“来人……”
岂料还没喊出几个字,鄢月便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退,倒在地上。她惊骇不已:这功夫,可比她不知高了多少。
未等她缓过神,剑光已然向她闪来。她急忙扬手,用短刀迎击,尖锐的兵器碰撞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
“原来还藏着兵器啊。”那人戏谑着,再次换招而上。
鄢月脸色阴郁,只觉手臂震得发麻,当即也不顾其他,就地一滚,从床上拿出一个银色的镯子,对着那人发射出数枚精细如针的暗器。
那人显然吃了一惊,点地翻身,那些暗器便擦着他的衣袍飞过。鄢月趁机手腕一转,将手里的短刀飞出,直击那人的后背,而后跑向房门。
“小丫头下手可真狠。”那人伸手,稳稳捏住短刀的刀刃,身形一闪,便将鄢月挡在门口,“你这些东西哪里来的?还有,你的身手看起来不错啊,就是少了点内力。”
鄢月紧紧咬唇,手指悄声按了按那个镯子,几枚手指大小的刀片立了起来,待那人说话之际,出其不意的攻其胸口。
那人急忙闪身躲开,但衣袍还是被划开一道口子。“小丫头,说你狠你还真狠啊,若非我反应快,这肉都要被你挖掉一块了。”
鄢月瞪着他,没有说话。
“我又不是来杀你的,你就别一副看仇人的模样盯着我了。”那人扯了扯自己的衣袍,收回长剑。
鄢月皱着眉,眼神充满怀疑:不是来杀我的?也对,凭他的身手,若是要杀我,早动手了,还能让我有时间划破他的衣服?
“小丫头,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月家四小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我若不是,又怎能待在这儿?你怀疑我,就是怀疑医仙。再说,这月家四小姐有什么让人假冒的好处?”
那人沉默。
“你既不是来杀我的,就走吧,别在我跟前问个没完!”
那人嘴角一抽:“你这丫头脾气还真不小。”
鄢月哼笑一声,转了转眼珠:“你怎会突然跑来问我这个?难不成,今日在雅川酒楼朝我扔杯子的,是你?”突然想到这一点,鄢月脸色一沉:“你究竟是谁?”
“扔杯子?”那人挑眉,“我只能告诉你,我绝对不是三皇子的人。天色不早,我走了,丫头好好睡觉啊。”
说完,闪身离去。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若不是他扔的杯子,那他无缘无故怎会怀疑我,还特地跑来试探?还是说,当时他也在场,才会有所怀疑?那他怎会认出我是月四小姐?他到底是什么人?
鄢月想得头大,重重的倒在床上……
翌日上午,月画来了。
“四妹都准备好了吗?差不多该出发了。”
“嗯,大姐怎么过来了?”
“前些日子,程家姐姐借给我一本诗集,后来我又借给四妹你了,如今我来问四妹,还要看么?若看完了,我便取了,待会进宫碰到好还给她。”
“哦,我不太记得了,大姐你拿去吧,应该在书架上,自己找找看。”鄢月不甚在意的说。
月画点头,边找边问:“四妹,此次进宫,你准备了什么才艺?”
“才艺?”鄢月低声哼笑,没有回答。
“四妹是想等到宴会上再让姐姐知道吧?”月画温和一笑,片刻后扬了扬手中的诗集,“好了,我找到了,走吧。”
……
快到正午时,月家一行人终于进了宫。秦泰作为医仙,曾为太后看过几次病,所以皇家也邀请了他,让他顺便再给太后瞧瞧。
此时,琼华殿外的桃花林,已聚集了不少世家公子千金。这次宴会,主要是替五皇子选妃,但如果有合适的,也会考虑几位皇子的侧妃和两位公主的驸马人选,所以,蓝城中有些地位的公子千金都来了。
鄢月下了马车,看着眼前的莺莺鄢鄢,不禁皱眉:一个个打扮得这么漂亮,看来想嫁入皇家的人不少啊。
“月茹,你们来啦?”这时,一面容姣好、十二三岁的少女拉着另几位少女走来,“怎么才到?”不待月茹回答,这少女又看向鄢月,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这……是你新买的丫环?”
鄢月挑眉,冷眼看着旁边的人捂嘴偷笑,一把将身旁想要说话的小丫拉住。
月茹笑得尤为得意:“青青,你不记得了,这是我四妹,半年前不是见过的吗?”
“啊?不好意思,我忘了。月四小姐,你别生气啊。”吏部尚书之女柳青青随口道着歉,转而用不小的声音嘀咕,“我还想着,有三位漂亮的姐姐,怎么说都得长好看点了,谁知道还是这副模样。”
鄢月微微眯眼:这月舞以前得罪过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