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四章 回到月府
第四章 回到月府
发布时间:2018/05/10 11:34   本章字数:2345
逸和自昏倒后,便再没清醒过来,直至因伤病去世。而除了她,这里的人皆不知“月舞”其人,鄢月无奈,只得暂时继任宫主之位,只待日后慢慢查找真相。
因清绝宫几十年前,给众武林人士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如今怕受其影响,引起江湖中人二次围剿,鄢月便改其名为“天玄宫”,以避人耳目。
自此,一代天玄宫主,傲然于世间……
在天玄宫住了几日,鄢月逐渐了解了宫中的情况,并很快制定出接下来的发展计划。等所有事情上了正轨,给众人合理安排了各项任务,她便与秦泰回了蓝城。
途中,秦泰应她的要求,仔细介绍了楚岚国的情况。
在这片大陆上,楚岚国是所有国家中,最大、最强的。在它周边,有很多相对较小的国家,其中又以华颂国的国土最广、国力最盛,且离楚岚国最近,位于其西北方。这些年来,各国之间相安无事,来往不多。
而楚岚国的皇室,有五位皇子和两位公主。大皇子穆珩奕,二十一岁,母妃已逝。二皇子穆珩青二十岁,与十三岁的大公主穆芸菲,同为先皇后所生。三皇子穆珩尹十八岁,与十二岁的二公主穆芸芷,同为当今皇后所生。四皇子穆珩尘,十七岁,为彤妃所生。五皇子穆珩曦十四岁,为最受宠的蓝妃所生。两位公主尚年幼,皆还未选驸马。
“如今只有五皇子还未迎娶皇子妃么?”听了秦泰的介绍,鄢月心里大概有了个谱。
“额,还有二皇子。”秦泰迟疑片刻,说。
“那怎么不先紧着他?难道是因为他不受宠?”
“不是,其实除了五皇子,皇上最宠的就是二皇子和大公主了。只不过……”秦泰叹了口气,“十三年前,大公主出生的那晚,先皇后所在的寝殿突然失火,以致其受惊难产而死,而二皇子当时正睡在里面,慌乱逃跑之际,被坠下的花瓶砸到了头,醒来后,便成了痴儿。皇上怜惜二皇子的遭遇,也可怜大公主一出生就没了母后,所以这些年来很疼爱他们。”
“傻了?”鄢月一转眸,“好好的,先皇后的寝殿怎么会失火?”
“不清楚,说是意外,不过这皇家之事,哪里拎的清?”
鄢月想了想,抬起眼帘,眼中闪过一道光:“依你看,你觉得谁最有可能当太子?”
秦泰一愣,看了鄢月半天:“小丫头,这种问题,以后可不能乱问哦。再说了,我一个大夫,哪里知道这些?”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说说不要紧。”
“额,”秦泰抚了抚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除了二皇子以外,我觉得都有可能啊。大皇子背后有当朝的连大将军,三皇子则为当今皇后所出,而皇后又是当今太后的侄女,四皇子嘛,虽然听说他喜静,终日与诗书作伴,但他外祖父可是吏部尚书。五皇子就更不用说了,他的母妃那么受宠,你们月家又是他们的远亲,且马上就要亲上加亲了,这势力也是不可小觑的。所以说,未来难测。”
“所以说,月家的未来也难测。”鄢月眯了眯眼,沉声道。秦泰斜睨了她一眼,挑眉不语。
赶回蓝城时,正值中午,鄢月出了马车,抬头看了看大学士府,只见其门口两边,各一座傲然穷首的石狮子。而朱漆大门上,高高挂着一副匾额,上头竞走游龙的书写了“月府”二字。越过红墙,隐隐可见屋檐勾角连绵,精致非常。她不禁叹道,好气派的府邸。
“四小姐?”这时,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鄢月转眸,只见一五六十岁的男人站在门口,满脸的激动和不可置信。
“陈管家,你好啊。”秦泰上前一步,率先打招呼。
陈管家这才看到鄢月身边站着的人,当即讶然:“医仙?您怎么会跟四小姐在一起?”
“说来话长,先让我们进去吧。”
“好好好。”陈管家忙将两人迎进去,一面让人通知月霄老爷,一面让人去准备茶点。
“四小姐,您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老爷可急坏了,四处派人找,可都没有您的消息。我们还以为、以为……”陈管家说到这,不由得叹了口气,转而又欣喜万分。
鄢月看了眼秦泰,秦泰点头,接过话:“陈管家,你是不知道,四小姐差点没命了。唉,等见到了月老爷再说吧。”
转过几道回廊,三人来到了大厅。此时,月霄正站在厅外,疲惫的脸上显出一丝焦急和期盼,见鄢月来了,双眼一亮,大步而前,将鄢月抱入怀中:“舞儿,你终于回来了,担心死爹爹了。”
鄢月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舞儿,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有没有受苦啊?”月霄红着眼眶,上下打量着鄢月。
鄢月望着他,在心底叹了口气:抱歉,你的女儿不在了。
“舞儿,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吓坏了?”月霄抚了抚鄢月的脸,眉宇间满是担忧。
这时,两位妇人三位小姐出来了。鄢月不着痕迹的一一打量。
最左边的,看起来三十左右,一身淡青,粉黛未施,面容温和,鄢月猜想是大姨娘。
她身边站着的女孩,一身黄色衣裙,头上只插了根素色发钗,五官柔美,与她母亲有六七分相似,看得出,将来是个温婉的美人。她就那么静静的站着,给人一种秀气天成的感觉。这,是月舞的大姐月画。
另一位妇人,不用说,是二姨娘。一身艳丽红裙,脸上化着精致的妆,看起来娇媚动人,丝毫不像生了三个孩子。此时,她正带着一丝不屑,冷眼看着鄢月。
站在她左边的女孩,珠钗斜插,锦绣华服,肤色白皙,眉眼间像极了二姨娘,也是个娇嫩的小美人。嫣红的唇微微勾着,露出一丝嘲讽的笑。这,是月舞的二姐月茹。
剩下的那位,就是与月舞同岁的三姐月晴了。看起来还是稚气未脱,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令鄢月心下冷哼。
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爹爹,四妹妹从小就不爱说话,您又不是不知道。”二小姐月茹双手环胸,皮笑肉不笑的说。
“呀,说不定是吓傻了,不会说话了。”三小姐月晴捂嘴偷笑。
月霄不由得愠怒,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不会说就不要说!”
月晴撇撇嘴,扑入二姨娘怀中。二姨娘微蹙秀眉,转而笑道:“老爷,晴儿还小,有什么就说什么,老爷别生气。不过,这四小姐回来也有一会儿了,不说话也不哭不笑,难怪晴儿会那么说。”
月霄脸色凝重,看向鄢月。鄢月暗自翻了个白眼,谁傻了?她不过是懒得跟一群不认识的人摆笑脸,更何况这群人里面可能还有心肠歹毒的杀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