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三章 天玄世家
第三章 天玄世家
发布时间:2018/05/10 11:34   本章字数:3049
“这小丫头不可小看,都当心点!”为首那人边盯着鄢月,边嘱咐。当即,众人持着兵器涌上来。
“哼。”鄢月微勾唇,一抹不屑之色悄然浮于脸上。双剑如飞花舞起,霎时鲜血四溅,刺耳的兵器碰撞声逐渐淹没在惊呼声中。
“你、你这丫头,究竟是何人?!”为首那人苍白着脸,看她出招的身法,老道有力,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功夫,当真令人惊异。
鄢月缓缓抬起剑,剑尖直指为首之人,朱唇轻启:“滚!”
那人脸色一僵,领着受伤的手下们狼狈离开。
“小丫头,你……”秦泰瞪着鄢月,一脸不可思议。
“不许问,也不许说出去。”鄢月秀眉半挑,笑眯眯的说。
可在秦泰看来,几乎没怎么笑过的人,如今一笑,实在是有些渗人。半天,只得挤出一句:“可我憋得慌。”
鄢月嘴角抽了抽,垂下眼帘。
“多谢两位侠士相救,在下荷清,”其中一年长些的女子上前,感激道,“这位是我的小师妹香芩。”
“你们好,在下秦泰,这位是……”
“鄢月。”某女抢先一步道。
秦泰愣了愣,也没多想:“其实,我们是特地来找你们清绝宫的。”他淡笑着自我介绍,随后说明了来意。
两人眼眸一亮:“溪谷圣医?那可是传闻中的大人物啊!原来神卷的下卷在他老人家手上。几十年了,也难为他老人家一直记着这件事,让公子带来还给我们清绝宫。回去师尊听了,肯定高兴。”
秦泰笑笑,让她们上车:“你们出来是有什么事么?怎么会跟那些人打起来?”
荷清无奈一笑:“清绝宫重建,事情太多,我们忙不过来,正打算去别地调拨人手。”
“是哦,谁知道碰上了那些坏蛋。”模样乖巧的香芩撇嘴道。
“以后,你们得小心,清绝宫重建,江湖上定不会太平。”
“知道了,多谢秦公子提点。”
秦泰驾着马车缓缓驶向前,鄢月替那两个女子包扎好伤口,便掀开车帘与秦泰并肩而坐。
秦泰不时看看鄢月,欲言又止,最终好奇心占了上风:“唉,小丫头,你就告诉我吧,不然,我心里总想着,不舒服。”
“不好说。”鄢月斜睨了秦泰一眼,直接闭上双眼,养神。
“说嘛,我保证不告诉别人。”秦泰扯着鄢月的衣袖,“你不说,我就一直问。诶,你别真睡啊,小心我趁你睡着把你的容貌变回来,看你怎么回家!”
鄢月无语加无奈,只得胡诌:“我不是失忆了么?可能是以前学过功夫,刚才情急之下使出来的。”
“是这样吗?我怎么没听说过月舞小姐会武功的事?”秦泰有些疑狐。
“不然怎么解释?还有,你没听说过不代表就一定没有啊。再说了,我体内不是还被封印了一甲子的功力么?”
秦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而轻哼一声:“那你刚才干嘛一副打死不说的样子,还以为有什么秘密呢。”
鄢月冲他翻了个白眼,侧过身不再理他。
在高科技高发展的现代,已然少有人习武,不像古代那般门派林立。虽说如此,可也有一些自古传承下来、不为人熟知的习武世家。这些世家子弟或许表面上是普通人,却身怀绝技,甚至有一些化名后为国家出力。
所以,这类习武世家虽隐秘不出名,但地位不低。而鄢月的家族,就是其中一个。
天玄世家,不知道的人很陌生,知道的人,一提起无一不是钦佩向往。他们家族里先后出了不少武学造诣很高的前辈,家族不外传的武学经典,曾引得不少习武之人觊觎窥伺。
不过,慢慢到了现代,虽然家族里的人依旧从小习武,但大多为了强身健体,能掌握其武学精髓的人少之又少。
鄢月因自小天赋极高,被家族中的掌权人亲自重点培养,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其本领的十之七八,并被派往外省协助一个为国家效力的远亲,破获了一宗大案,当时,她还不到十五岁。此后,她又帮了该远亲以及她父亲的好友几次。每次出行都一身黑衣,从上到下隐藏着各种精细的武器,在夜色下如一只灵巧的飞鹰窜动。
明面上,她不过是个普通的被各种辅导资料、考卷折磨的高中生。而在特殊档案中,她的代号是——夜灵。
一路沉默,直至清绝宫。因几十年前原址被毁,难以复原。清绝宫人便挑了一处密林之后,按原址的构造重建,宫址周围遍布机关,外人倒是很难闯入。
荷清与香芩先行去了后院,与她们师尊复命。鄢月和秦泰在大厅等着。环顾四周,那整齐的摆设、沿路来所见之景,皆令她心下升起一丝丝熟悉的感觉。
转眸,墙壁上,一把通体纯如白玉的宝剑走入她的视线。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拔剑而起,在大厅中,划开一道道冷冽的光。
秦泰看得一愣一愣的,余光瞥见三个人影过来,忙道:“小丫头,主人来了,快把剑收回去!”
鄢月一转眸,旋身转臂,手中之剑便稳稳飞入剑鞘中。
“这位小姑娘是……”说话的,正是荷清她们的师尊——逸和。但见其须眉鹤发,神色和蔼,略显暗淡的双眼,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鄢月。
“我叫鄢月。”某女继续淡定的说。秦泰挑眉,斜睨了她一眼。
“鄢月小姑娘好,刚才我见你在舞剑,那身形手法,好像是我们清绝宫的招式啊?”逸和说着,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是吗?我不清楚。”鄢月微蹙眉,刚才只不过使了几招顺手的招式,怎么会是清绝宫的?对了,之前看这两位姑娘出剑,那手法、步伐,总感觉眼熟,还有这地方的格局摆设,也觉得熟悉,这是为什么?思来想去,莫名的,“月舞”二字浮出脑海。
难道,是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她以前来过这里?可她们看到她,貌似没反应啊。
这边鄢月正暗自纠结着,秦泰则惊诧万分:难道说,她体内被封印的功力以及她的功夫,是清绝宫的人所为?
“原来鄢月小妹刚使的是我们清绝宫的招式啊,我说看着怎么有点眼熟。”荷清微笑道。
香芩挠挠头:“可是鄢月小妹怎么会我们的功夫呢?”
鄢月只得摇头。秦泰看了她一眼,将自己的猜测告之逸和。
逸和听完,脸色严肃:“我们清绝宫的功夫,向来不传外人。况且,怎会有人随随便便把几十年的功力转到一个小女孩身上?
几十年前,清绝遭受灭顶之灾,只有我和几位师姐妹逃出。此后,我们为了重建清绝宫而费尽了毕生心血,谁会有精力把一个小孩儿牵扯进来?
更何况,那几个师姐妹在这几年都相继离世了,只剩我一个。若有人这么做,总得有个缘由吧,而她们并未提过有这种事。所以,小姑娘体内封印的功力应该与我们清绝宫无关。”
“那鄢月怎么会你们清绝宫的招式?”
逸和摇头,疑狐的看向鄢月。鄢月扯了扯嘴角:“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教过我,我不记得了。”一时间,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沉默。
忽而,逸和咳嗽起来,紧接着,愈来愈剧烈,最后竟咳出了血。
“师尊!”香芩、荷清忙搀着她。逸和摆摆手,苦笑:“宫主之位还没定,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支撑不到了。”
香芩撇撇嘴:“都讨论了那么久,还比来比去,什么时候能选出来?不如让鄢月小妹当得了。她虽然年纪小,但武功好啊,而且又与我们清绝宫颇有渊源。”
逸和一愣,细细打量鄢月,许久问:“还未知晓,小姑娘是哪里人?”
“蓝城官家小姐。”鄢月一转眸,“其实‘鄢月’乃假称,正名‘月舞’。”最后两个字,她说得异常重,眼睛死死盯着逸和,终于看到了对方脸上的一丝讶然。
“月舞?呵,‘月出云端,如飞花舞’,好名字。”
鄢月一怔,这八个字,她似乎在哪里听过,感觉有点耳熟。莫非,这月舞还真来过这里,且逸和师尊认识她?
“也罢,就按香芩的意思,这宫主之位,给月舞小姑娘做吧。”
众人皆愣。鄢月亦有些回不过神。这可不是她的本意,她说出“月舞”两字,目的是想从对方口中探出,她那些莫名的熟悉感,是不是因为这月舞曾经来过此处,以及是否与她们清绝宫发生过什么。
此时的鄢月,并不知道,逸和所说的那八个字,并非针对月大学士的千金月舞小姐,而她那些莫名的熟悉感,也并非因为这个月舞小姐。
呵,此月舞非彼月舞。
“师尊,我……”鄢月正想问清楚,可没等她说完,逸和又开始剧烈的咳嗽,吐出大口鲜血,不多时,就此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