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智斗:蛇妃调戏霸气皇 > 第二章 关于容貌
第二章 关于容貌
发布时间:2018/05/10 11:34   本章字数:3044
这时,秦泰进来了:“怎么下床了?你得多休息。”
“躺着无聊,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当然是宝物。”秦泰说着,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这是青衣神卷的下卷。”
青衣神卷?鄢月低声念着,眸光微动:“是什么?”
“当今世上最厉害的武功秘籍,众多武林人士争相抢夺的神秘宝物。”秦泰摇头晃脑的说着。
鄢月缓缓展开卷轴:“那上卷呢?”
“不知道。七十多年前,上下卷都在当时的武林霸主那儿,后来他练功走火入魔,以致重伤。他的下属趁机内乱,抢夺神卷。我师父与那位霸主是朋友,当时听到了风声,就立刻赶去了。可还是没能救出那位霸主,师父最后找到了下卷,上卷不知所踪。”
“这秘籍真有这么厉害,令大家不顾性命的去抢?我看很普通啊。”鄢月翻来覆去的看,没发现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小丫头,这你就不懂了。青衣神卷出现于两百多年前,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只听说,谁若是练成它,就能称霸天下,拥有不死之身,不老之颜,甚至可以随意变换容貌。不过,至今为止,都没有人能够做到。那位霸主,算是众研习者当中,练得最好的了。”
鄢月扯了扯嘴角:“这么神奇?”
“嗯。青衣神卷的上卷,是各种绝世武功的精髓,下卷则是有关长生不老的内功心法,而这上下卷是相辅相成,互相牵制的,需两相结合才能练成。”
鄢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所以,你有下卷,也没什么用咯。”
“可是可以练,不能深练而已。不过我对这个不感兴趣,这是师父交给我的,让我还给清绝宫。”秦泰随意说道,显然对这宝物不上心。
“一个门派么?”
“嗯,这下卷原本就是在清绝宫的,只不过当年它的尊主与那位武林霸主关系匪浅,给了他练。如今师父代为保管了几十年,该物归原主了。”
鄢月嗤笑一声,双手环胸:“过了这么多年,那清绝宫都不知换了多少批人,现在才归还,会不会太晚了?”
秦泰耸耸肩,讪笑:“没办法啊。当年那位尊主离世,三年后,那武林霸主也坠崖身亡。清绝宫没了靠山,被众武林门派联合围剿,只剩少数人逃出。师父拿着下卷,也不知给谁啊。如今这几年,听闻清绝宫重建,而重建之人,便是昔日那些逃出的人一代代培养出来的。师父这才让我带着下卷,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就不怕被人抢了?”
“谁会想到我一个行医的,手上有这名震天下的宝物?”秦泰嘿嘿直笑,将神卷收起,“好了,小丫头吃饭去!”
休养了几天,脸上的伤似乎好了不少,疼痛渐渐消失。鄢月闲着无聊,便整天捧着医书打发时间。
秦泰见她似乎有兴趣,不时给她讲解,半个多月下来,她已然懂得不少入门的医学知识。
“小丫头,我发现你还是蛮有天赋的啊。不如拜我做师父吧,我定让你成为新一代的女神医!”
“不必了,我自己看。”鄢月头也不抬,淡淡道。
秦泰一挑眉:“你不相信我?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当我徒弟,我还……”
“看不上是吧?”鄢月撑着脑袋,斜睨了秦泰一眼,“话说,你什么时候启程去那个清绝宫?”
“等你的伤好了,也就这一两天吧。”秦泰边说边细细打量着鄢月那勉强算清秀的脸,忽然皱眉,“我才发现,你的脸有点奇怪啊。”
“哪里奇怪?”鄢月摸了摸脸颊。说实话,每天看着这张完全不像自己的脸,她也觉得奇怪。
“你别动,我仔细瞧瞧。”秦泰说着,凑上前捏着鄢月的脸,左右研究。
鄢月扯了扯嘴角,若不是看他一副相当认真严肃的模样,她还真以为他在调戏自己,虽然这具身体才十岁。唉,十岁啊,才一个小屁孩,自己怎么就穿到她身上了?隐约觉得,这“月舞”是个麻烦。
“你的脸,好像被人用特殊药水处理过,也就是,易容了。”许久,秦泰惊讶的说,转而面色有些尴尬,“一开始只顾你脸上的伤,没看出来。唉,想我一代医仙,怎么会隔了这么久才看出有问题?真是不好意思。”
鄢月嘴角抽了抽:“我自己都没觉得哪里不妥,你还是很厉害的。不过,谁这么无聊,在我这小孩脸上易容?”
“不知道。”秦泰抚着下巴,“我待会就去调制药水,给你恢复原貌,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两个时辰后,秦泰望着恢复原貌的鄢月,呆愣在原地。
“怎么了,难道变化很大?”
“岂止是大啊?”秦泰回神,啧啧两声,“我可以肯定,再过几年,你这丫头定然是个祸水级别的美女!”
祸水级别?这是夸人吗?鄢月瞪了他一眼,走到河边,借着河水的倒影,隐隐约约看见一张小巧可人的瓜子脸。细看之下,水灵灵的大眼睛,鼻子秀气高挺,小嘴殷红如花,整个五官配在一起,有种独特的少女气质,让人看罢眼前一亮。如今脸还没长开,却已然可以预见,将来是何等倾城之貌。
而且,这模样,跟她自己的样子,貌似很像啊,只不过自己的五官没这么精致。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身后,秦泰晃悠悠的走来,“对了,这易容药水可是很厉害的那种,易了容便很难被人看出,且没有相应的药水祛除的话,一辈子都变不回来。一般人研制不出这种药水,普天之下除了我们云溪谷还真不知有谁这么厉害,也这么无聊。”
说完,他看向鄢月,眼珠滴溜的转:“唉,这么漂亮的容貌干嘛要藏着,你说是吧?五年哦,不知你五岁那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鄢月动了动嘴唇,岔开话题:“你之前说这两天就去清绝宫是吧?带我去。”
闻言,秦泰只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去?你不回家,去那儿干嘛?”
“现在,或许他们还在找我。等过段时间,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再回去,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说着,眼底浮出一丝寒意。
秦泰一怔:她真的是月舞小姐吗?心底隐隐有种感觉,眼前这个小丫头,将来定不可小觑。
翌日,鄢月要秦泰用药水将她再次易容成之前的模样,随后两人收拾东西,出发。
赶了几天的路,这天一早,两人路过一片树林,忽而听到激烈的打斗声。
“小丫头,你就在马车里呆着,我去瞅瞅。”秦泰说着,一个飞身,穿过一排排大树,很快不见踪影。
鄢月暗叹:没想到他医术高不说,武功也这么厉害。
等了一会儿,不见人回来,鄢月想了想,干脆循声前往。不多时,一群打斗的身影出现在她眼前。此时,秦泰也加入了混战,与两位受伤的年轻女子一起,对抗十多个武林之人。
“臭小子,你凑什么热闹?赶紧走,不然连你一块拿下!”为首一人喝道。
“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两个弱女子,是人都看不下去。”秦泰幽幽道。
“什么弱女子?你知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
“我刚听你们当中的谁嗷了一嗓子,说是什么清绝宫是吧?那又怎的?她们有干什么坏事吗?几十年前那个为人诟病的清绝宫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清绝宫,可什么都没做过。你们如此盯着她们不放,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怎知她们以后不会像当年一样?”
“哼,当年?当年若不是众门派觊觎人家的青衣神卷下卷,怎会将其说的如此不堪,硬是嚷嚷着要灭了它?想当初,那南沙宫可比清绝宫坏多了,一开始怎么不见你们去灭了它?好像,最后还是因为青衣神卷的上卷在它那儿,才把它灭了吧?”
对方一听这话,脸色瞬变,咬牙道:“臭小子,看来你就是存心帮她们来的!给我上,一个都别放过!”
话音一落,打斗更加激烈。鄢月紧盯着那两个女子,那出剑的手法、步伐,她似乎觉得眼熟。
突然,一柄剑,狠狠刺向其中一女子的背。鄢月目光一沉,快步而去,一把推开那女子,侧身,右手成爪形,紧紧扣住对方的手腕,而后一个翻转,眨眼将对方的剑夺下。
秦泰见此情景,呆愣:好敏捷的身手,她竟会武?
鄢月倒是没理会秦泰的反应,余光中,一道剑光急速闪来。她甩手而下,稳稳挡住对方的一击,而后脚下一转,旋身之际,手中的剑顺势而出,一举挑落对方的剑。其余人见状,纷纷围了上来。
鄢月眯了眯眼,脚尖一勾,将刚才那人掉落的剑带入手中。于此,双剑在手,微微扬起时,一股凌厉的气势自周身散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