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言情 > 东方大陆 > 逆袭相女:凰女归来 > 第19章:不服气?
第19章:不服气?
发布时间:2018/04/29 22:23   本章字数:2180
  见凤澜歌现在连一个小小的人参都敢阻止她去拿,立刻气急地指着凤澜歌,“今天这人参我可以不要,但是我必须替爹教训教训你这个废物!”
  呵,听到这句话,凤澜歌在心中冷笑,她自己想找麻烦就直说,总拿别人当借口算什么?
  凤叶晴抬起被凤澜歌挡在半空中的手,掌中汇集着橙黄色的灵力,狠狠地对准凤澜歌脸上打了过去。
  在落下去的过程中,凤叶晴不由得意的说到,“既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那在本小姐的面前就应该放乖一点,别以为现在我叫你一声大姐,你就真的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了!”
  就在她还正在得意的时候,突然坐在椅子上的凤澜歌快速的动了。宛若游龙一般的身子快速的躲开凤叶晴打过来的一掌,接着抬起手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凤叶晴的脸上,毫不留情。
  ‘啪!’的一声脆响,在凤澜歌的房间里面尤为响亮。
  这一巴掌直接把凤叶晴的脸打的偏向一侧,手中的灵力也打偏在一边的凳子上,那凳子轰然而碎。
  端着茶水刚准备走进来的欢儿看到面前这惊人的 一幕,直接东西愣在门口。
  而凤叶晴带来的丫鬟见到自己的小姐竟然被她们口中的废物打了一巴掌,也愣在原地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你··你这个废物竟然敢打本小姐?”
  摸着被打的脸颊,凤叶晴因为气愤而一脸扭曲的看着凤澜歌。
  看着被凤叶晴一掌劈碎的椅子皱眉 ,要是刚才她没有躲开的话,她的下场估计就和那椅子一样四分五裂了吧。
  想到这,凤澜歌看着凤叶晴的目光就越发的冰冷,“二妹!我打你是在替二夫人管教管教你这个以下犯上的逆女!身为庶女连大小姐都敢打,你说你该不该打,而且刚才那一巴掌是轻的了。”
  “不可能!”看到凤澜歌这个样子,凤叶晴的心里莫名的感觉到害怕。但是面前的她分明是个废物!她摇了摇头,仍旧很不甘心。
  凤叶晴拿出戒指里面的长鞭,发疯一般的指向凤澜歌说到,“我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你跪在地下求饶!”
  看到凤叶晴手中熟悉的黑色长鞭,凤澜歌笑了,说到,“你这么做,不怕被丞相大人处罚吗?”
  而听到凤澜歌说这话,凤叶晴还以为是凤澜歌害怕了,所以就只能搬出丞相吓唬她,“你这个废物别以为爹可以一直保护你,毕竟我才是这个丞相府的天才,最有前途的人,爹才懒得管你!。”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凤澜歌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站着的凤叶晴,眼睛深处酝酿着一种肃杀。
  “哼。”凤叶晴看着凤澜歌毫不犹豫的一鞭子打下去,但是打下去的瞬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被凤澜歌轻轻松松的抓在手里。
  而且这还是在她注入了灵力的情况下,看着抓着她鞭子的凤澜歌,那一张似笑非笑的脸,凤叶晴就莫名的烦躁。
  凤叶晴使劲的抽着握在凤澜歌手中的鞭子,但是不管她怎么使劲就是把凤澜歌手中的鞭子抽不出来。于是只能看向凤澜歌很是不耐烦的警告,“你这个废物快点给我放开这鞭子!”
  “要不然一会本小姐可不是只抽一下就完事了的。”说着她就想到以前把这废物按在地上惨打的情景,没有来的心里就有一股的自豪感。
  “唉。”突然凤澜歌看着凤叶晴叹了一口气,就在凤叶晴准备问她为什么叹气的时候,凤澜歌又继续说话了,“妹妹的武器既然是鞭子,那应该知道鞭子这东西一旦被敌人抓着那就有一半的危险,至于是什么危险?那还请我的好妹妹看好了!”
  一说完,凤澜歌抓着鞭子的手腕突然向下快速的一扯,接着在半空中划半个圈。就见在凤叶晴手中的鞭靶像一条活鱼似的脱离了凤叶晴的手。
  看到鞭子就这么的脱手,凤叶晴突然慌了。
  “这怎么··啊!”还没有等她想完,一声惨叫又出现在凤澜歌的房间内,悬浮在屋顶上方。
  凤叶晴被凤澜歌拿着鞭靶甩在脸上的地方顿时出现一片青紫,要知道鞭靶比鞭子抽人更疼,被打中的这一瞬间凤叶晴甚至不会思考。
  “这···”在门口的欢儿看着被自家小姐打了一鞭子的凤叶晴,虽然她有点害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此刻竟有一点的小高兴。
  “你这个废物竟然敢动手打我们小姐,我饶不了你!”
  凤叶晴带来的丫鬟见到小姐被凤澜歌打了一鞭子,立刻就站不住,要上去教训凤澜歌。反正以前她听凤叶晴的也没少打过这废物,这么想着的丫鬟刚上前一步,还没多走,就被转身看着她的凤澜歌一鞭子给抽在身上,撕心裂肺的疼。
  “废物是你一个贱婢能叫的吗?”看着捂着肚子上鞭伤的丫鬟,凤澜歌冷冷的说着,手腕一转又是一鞭子打在那丫鬟的后背上。
  那一鞭子下去,丫鬟直接瘫坐在地上,身上瞬间出现一道血痕,伤口处的衣服也一分为二。看着在地上的丫鬟,凤澜歌走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个下人也敢说她是废物,看来如今这些人是该好好教训了。  想着,凤澜歌看着长相尖酸刻薄的丫鬟,手上一扬,鞭子直接抽在这丫鬟的脸上。一声尖锐的惨叫又响起 ,地上的丫鬟直接崩溃了,捂着被抽的地方。她还想凭借着这一张脸在丞相的跟前做一个侍妾什么的,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如此想着,在地上的丫鬟不由得就用仇恨的眼神恨恨的看着凤澜歌。
  “怎么?还不服气?”
  “看来你身为丫鬟的觉悟还不够高。”接着一鞭子又快速的落下,凤澜歌没有一点的犹豫和手下留情,一道鞭伤又出现在这丫鬟的肩上,鞭子上的倒刺也带出了一些血沫和皮肉,露出里面森森的血管和白骨。
  一个小丫鬟在凤叶晴身边狐假虎威的惯了,哪承受过这种痛。而且就算没有被痛晕,在她看到肩膀上那骇人的伤口也是直接就吓的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