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言情 > 东方大陆 > 逆袭相女:凰女归来 > 第17章:修炼的方法
第17章:修炼的方法
发布时间:2018/04/29 22:18   本章字数:2252
  在那抹光亮刚冲进来停在凤澜歌年前的桌面上时,凤澜歌就问道,“怎么样吗,打听到哪里有灵力源了没?”
  金色的光亮消失,小人参抖了抖自己散着金光像精灵一般的翅膀,一屁股坐在梨花木的桌面上,一副傲娇的口气说道,“你也不看本小爷是谁,只要本灵兽出马,根本没有办不成的事情!”
  “怎么说?”知道这小人参不是一般的傲娇,凤澜歌也不生气,反正她的耐心挺多的。
  人参模样的灵兽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转,往左右两边看了看,在往门外又看了看,很难得的警惕。
  “放心吧,没有人偷听。”这种事情,她早已经做好了。
  “那本小爷就说了。”这人参模样的东西还是为了保险起见,轻轻的飞到了凤澜歌的耳边,坐在她的肩膀处说到,“刚才小爷溜出去转了大半个九凌大陆,本来以为什么都打听不到,但是没想到的是!”
  “就在本小爷在打道回府的路上,路过这大陆最边界处的时候,遇到了一伙很奇怪的人。于是小爷我就去凑了凑热闹,嘿嘿嘿 。”
  正听的认真的凤澜歌突然被嘿嘿嘿的笑声打断 ,满脸黑线的她一把扯下在肩膀上的人参,把它放在桌面上说道,“好好说话,凑热闹接着呢。”
  “接着本小爷当然就听到了他们不想被人知道的秘密。”说着,这小人参都不知道怎么学的,还因为嘚瑟抖起了小腿。
  “说不说?”见这灵兽一点时间不见就如此的嘚瑟,凤澜歌一抖宽袖,亮出了自己如玉脂般白嫩纤细的手,但是此时这双手上拿着的却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见到凤澜歌手上竟然拿的是匕首,那人参养子的灵兽猛地后退了一步,假装很害怕的样子说到,“你··你可不能对我出手,你会后悔的!”
  “说吧。”凤澜歌把手中匕首放在桌子上,刚才拿出匕首只不过就是吓唬一下这小家伙而已。
  “我听到那些人神神秘秘的说找什么东西。”说着,这人参样子的灵兽陷入了回忆中说到,“依那些人的描述来看,虽然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依本小爷的判断那肯定就是传说中的凤凰戒。”
  “凤凰戒?”凤澜歌听这名字是完全的陌生,饶是生活在穹苍的她也从来没有听过,“那是什么东西?”
  “凤凰戒啊?那是几千年前一位堕落神的东西,相传那戒指里面是自成空间,契约者的心境越大空间能力越大,而且里面有无穷无尽的灵气,而那里的灵气就是你那灵脉所需要的灵气。”
  “怎么样?”说完后,人参一脸傲娇的邀功,这表情看的凤澜歌摇头,“你说你好歹都是活了几百年的灵兽了,怎么这么幼稚?”
  而听到凤澜歌这句话的人参则是很不满的翻了个白眼,小声的嘟囔着,“幼稚本小爷乐意。”
  “那凤凰戒在哪里?你刚说那些人是你在边界处发现这,这里的边界处是哪里?”
  虽然重生到这里很多天,但是她还没有出去过,也没有广泛的了解过这个大陆,等她知道怎么才能修炼,就去查查这个大陆的事迹。
  “你是这里的人吗?怎么连边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灵兽很鄙夷的看了凤澜歌一眼,但还是很认真的回答,“边界就是枯树林,九凌大陆最大的森林,但里面凶兽横行,一不留神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人参上下扫了凤澜歌一眼,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说到,“你看你也不会修炼,去了也是送死,你还是放弃吧。”
  “不可能!”
  “枯树林我必须去,凤凰戒我也必须得到!”
  凤澜歌两手紧握,本来平静如水的眸子涌起嗜血的杀意,要是因为危险就泛起凤凰戒,那她重生还有什么意义?
  看到眼前这个不能修炼却双眼充满着浓郁杀气的女人,那人参好似明白了什么,于是说到,“那看到你这么想要修炼的份上,本小爷会一直帮助你的,直到你成为一名灵力师之后,本小爷在离开这怎么样?”
  顺便再还了女人给他喝血的恩情,毕竟没有眼前这个女人,不久之后那个树彻底没有养分,那他也只能等死了。
  “嗯。”凤澜歌想了一番,也觉得留这灵兽在他这也没什么理由,于是点了点头。
  但是他们都想不到的是,等到凤澜歌能修炼的时候,那人参却说什么都不走了。
  “那明天小爷出去再看看,看还能不能听到关于这凤凰戒的风声。”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顺道看看这九灵大陆是什么样子。
  “好。”
  就在一人一灵兽,聊得正好的时候,欢儿突然出现在门口。而在桌子上的灵兽也是反应极快的缩起自己的四肢和眼睛,变成和人参一模一样的东西静静的躺在了桌子上。
  欢儿快速的从门口跑到凤澜歌的房间里面,完全没有注意到桌子上面的东西,只是面色有点异样的看着自家小姐,支支吾吾的说到,“小,小姐,门口二小姐来了。”
  “来了就来了,你害怕她吗?”凤澜歌抬起平静无波澜的眸子看着欢儿,难道那凤叶晴把涵欢儿欺负到这份上了?现在还害怕那二小姐不成?凤澜歌优雅的喝了一小口茶,放下。
  “不,不是这个。”欢儿继续说道,“二小姐在门口说她到了,让小姐你去见她。”
  “呵。”
  听到欢儿说的话,凤澜歌看着桌子上放着的玉杯冷笑,说到,“本小姐还是第一次听说,庶女见嫡长子要让嫡长子出去迎接的。”
  “你现在就去告诉她,要进来就进来,不想进来的话就滚,我们沧澜苑不欢迎。”品着茶的凤澜歌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冷冷说到,再也没有以前那般懦弱胆小的性格。
  而欢儿就不一样了,还是害怕这样子做会对凤澜歌不利,于是困难的张口,“小姐,这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要是二小姐···”去丞相那告状怎么办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凤澜歌打断。
  凤澜歌看抬起慵懒的眸子看着欢儿,说到,“你应该还记得搬来前院时我说的话把?”
  欢儿怔怔的看着凤澜歌,在心里想着,那天她家小姐说了有用的没用的不少话,所以是哪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