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言情 > 东方大陆 > 逆袭相女:凰女归来 > 第14章:原来是个灵兽
第14章:原来是个灵兽
发布时间:2018/04/27 19:25   本章字数:2210
  凤澜歌睁眼,就看到还在生闷气的人参已经飞到自己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我的灵脉?”凤澜歌看着这小小的一只,她的灵脉在丹田处依附着,着小家伙怎么知道的。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孤陋寡闻!什么都不知道。”人参小眼睛看了凤澜歌一眼,傲娇的说到,“小爷当然是刚才在你经脉内游了一圈发现的。”
  凤澜歌看着面前的小人参,问道,“那你知道怎么才能修炼吗?”
  “本小爷当然知道了!本小爷可是能容万物···”
  小人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坐在床上的凤澜歌打断,“我知道你准备说你能容万物,知晓天地,说的很多遍了。你就直接说我应该怎么办吧。”
 “啧啧啧。”飞在半空中的小人参摇头,也学着床上的凤澜歌,两只白白的小胳膊搂在一起。对床上的人说到,“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本小爷不要面子的啊。”
  “嗯?”看着长了金色翅膀在半空中飞着的小人参,凤澜歌反问。
  慵懒的丹凤眼中满是一种深不可测,看的小人参心里突然之间发寒,于是它认输了,“灵脉太过强大,要想让它储存到灵气,就必须找到很强劲最纯净的灵力源,而这个大陆上的灵力和纯净度远远的不够灵脉吸收。”
 “所以你认为你已经吸收了很多灵气,但其死跟没有吸收一个样子。”
  “这样子的话,在哪才能找到最强劲最纯净的灵力源?”见到修炼的事情有了眉目,凤澜歌的眼中很是期待,整个人都认真了起来。
  因为她太想变得强大,然后修炼去到穹苍大陆,为自己平了那之前的不屈。
  但是在凤澜歌很期待的目光下,那颗像人参的灵兽摆了摆身子,轻灵的声音响起,但结果却并不是她想听到的。
  “这我哪能知道···”
  “你不知道!”凤澜歌差点没收住声音,对像人参的灵兽翻了一个大白眼,“那还说什么自己能容万物,知天晓地,刚觉得你靠谱,你却说你也不知道。”
  “诶,那也不能怪本小爷啊。”在半空中落下的人参摊手,落在桌面上。
  “本小爷好歹在树底下呆了那么多年,对一些事情肯定不是很清楚,而且你不是也什么都不知道嘛,还有脸说我?”小人参毫不客气的反驳,但是又碍于眼前这女人还是很不错的,那黑溜溜的小眼睛灵巧的一转,凑近凤澜歌小声的出着主意,“那不如这样吧,明天本小爷出去转转,给你打听打听,保证给你打听到,怎么样?”
  看着身边灵兽那一双小的像红豆般的眼睛,不沾染丝毫的尘埃,凤澜歌摇头,“你出去遇到危险怎么办?还是算了,等明天我自己出去打听打听。”
  “你这女人还会关心本小爷了?”小人参红豆大小充满了灵气的眼睛眨了眨,“那看在你这女人还算有良心的份上,你放心,本小爷的本事可大了,这里的人还伤不了我。”
  凤澜歌看着身边小只的家伙沉默,见她还在沉默,人参忍不住了。挥着翅膀飞到半空靠近她的肩膀,一双小手拿起一缕凤澜歌遗落在肩上的发丝,轻轻的拽着,难得的撒娇,“你就让本小爷去嘛,去嘛,去嘛!”
  人参的力道很小,虽然拽着凤澜歌的发丝但是却完全感受不到痛意。终于熬不过灵兽的苦苦哀求,凤澜歌点头,“那明天你去,要注意点安全。”
  人参一听,连忙点着脑袋,兴奋的说到,“那肯定的,你就等着本小爷的好消息吧。”
  人参激动的拍着自己的小胸脯吗,然后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去睡觉了。
  它一睡下,凤澜歌的房间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坐在床上的凤澜歌看着刚才被自己打开的窗户,起身来到窗户边。
  看着窗外的夜景,枯树和明月···突然觉得像极了那时在穹苍殿的景色。那时候一切安宁祥和,但是现在也就只有景色一样,其他都变了。
  宠爱她的爹爹和娘亲,可能自己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把···触景生情的凤澜歌思绪不由得又回到了以前,那个受万千宠爱的自己,和最后同样坠入痛苦深渊的自己。
  这不是她想要的!脑海里全是那日在荒山之上,一片血色,绝望的爹娘,得意的长老们,和那个负心汉!她一定要回去报仇!
  放在窗户上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直到渐渐的发白,凤澜歌才松开。
  而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她并没有发现,就在此时此刻,在她看着明月的时候。在某处暗中,有一个长相异常绝美的男子在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并且嘴角还勾起一抹很是妖艳的笑容,突然那男子开口,声音如冰山融化一般,“终于有仇恨了吗?歌儿,我等着你可以跟本尊有比肩的那一天。”
 说完,那长相绝美的男子在黑暗中一挥衣袖,就消失在了夜色中,像从未出现一般。
  ··夜凉如水···
  翌日,天刚醒凤澜歌就从睡梦中醒来。
  “小姐,您醒来了没?”门外的欢儿一边小声的喊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敲着门。
  收拾好衣衫的凤澜歌从床上下来,用清冷的嗓音说道,“进来吧。”
  “小姐,奴婢把您需要的洗漱水带来了,快点洗漱吧。”欢儿放下手里的盆子,望向穿着一身红色衣衫的自家小姐。
  但是视线在看到那张光洁无暇的脸时,她惊呆了,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指向凤澜歌,但是又觉得自己一个丫鬟这样对主子有点不妥。又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手足无措的说到,“小,小姐,你脸上,脸上的伤口没有了!”  
欢儿激动地话都说的不利索,她家小姐本来很好看,但就是因为脸上的那道疤破坏了一切,但是现在她家小姐的伤口居然消失了。
  欢儿不由得就想起从昨天开始就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该不会是老天眷顾吧!
  “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你去拿画笔过来。”见欢儿这么惊讶的样子,凤澜歌才想到昨天晚上那人参把自己脸上的伤疤给复原了,但是在没有一个完美的借口之前,她不能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