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言情 > 东方大陆 > 逆袭相女:凰女归来 > 第8章:催眠术
第8章:催眠术
发布时间:2018/04/27 18:10   本章字数:2324
  “对啊!”周围围观的些许下人们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皆是感激的看着凤澜歌,他们这是第一次觉得他们大小姐这么的靠谱。
  也不知道一大早二小姐想干什么,明明淹不死人的池塘,非要弄出人命关天的造势,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觉得甚是尴尬。
  “你……”凤叶晴被凤澜歌在众人面前被戳穿,顿时脸上羞红。
  而且还是在墨藏夜,整个九凌大陆最强大的男人面前,凤叶晴更加觉得脸上更挂不住。
  因为被凤澜歌这样一说,她长久以来培养的名声就没有了!不行,她必须在夜王爷的面前挽回自己。
  如此想着的凤叶晴,瞬间在只达到自己肩膀处的池水中站起身子,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凤澜歌,“大姐为什么要这么说,当时你把晴儿推下去,我一时着急,就忘了这池水的深浅。”
  “既然晴儿没事,那我就原谅姐姐了。”被下人扶至上岸的凤叶晴说完,在心中得意的笑,她到要看看这废物还怎么狡辩。
  毕竟她在外的名声可是大家闺秀一般的人,反正今天,这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不顾及手足的杀妹罪名必须扣上!
  而且夜王爷也必须是她的囊中之物!谁都不能得到!刚才夜王爷出手阻止丞相教训那废物的时候,她都看到了!
  “什么叫原谅我?”凤澜歌轻笑,看着凤叶晴反问,那云淡风轻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被冤枉的意思。
  这样反常的凤澜歌让她身边的欢儿一脸的疑惑,还有一边的凤诗芸。要是按照这废物的性格,现在早就大吵大闹了才对,但是现在……。
  一旁看了半天热闹的墨恒也戳了戳墨藏夜,像凤澜歌那边示意的打趣道, “大哥,你这次不打算出手吗?”
  但他的话刚一说完,就看到墨藏夜那双冰冷的眼神射了过来,那双冰冷的眼神就像一根冰锥向他射了过来,墨恒立刻捂嘴不在说话。
  墨藏夜看着那一脸自信的凤澜歌,心里很相信她,虽然他和这个小女人是第一次见,但是他相信她,要不然也枉费他们等了这么多年。
  “二妹妹口口声声说是我推你下去的,那我想问问,谁看到是我推的?”凤澜歌似笑非笑的看着浑身都被水沁湿的凤叶晴,“难道只凭你嘴里说的,就是真的?”
  “这还用说吗?”凤叶晴眼睛噙着泪花,弱弱的反问,“我当时跟三妹在一起,三妹可以为我作证!”
  凤诗芸捂着被凤澜歌抽了一鞭子后生疼的脸,正愁着没地方说,现在听到凤叶晴的话,立刻上前一步对着丞相大声的说道,“就是她,我和二姐走的好好,她突然出现就把二姐撞到池塘里!”
  “这么狠毒的人,爹爹你得好好惩罚他,要不然我们丞相府的脸迟早被她丢……”
  “三妹可要仔细的想好了,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凤诗芸的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凤澜歌给打断,“我和我的丫鬟刚到就看到二妹在水里,难道不是吗?”
  凤澜歌说着,一双漆黑幽深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凤诗芸看。
  凤诗芸刚一接触到这双眼睛,就像看到了一个深潭,漆黑幽静,让她深深的陷了进去,大脑瞬间一片混沌。
  这期间只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凤诗芸突然跪下,苦苦的说道,“其实是我把二姐不小心撞进池塘里的,我怕爹爹责怪,就嫁祸给大姐了,其实这事情不怪大姐。”
  说完,跪在地上的凤诗芸双手撑地,脑袋不停的在冰冷的地面上猛磕。不一会,本来她还算白净额头就变得血肉模糊,可见她自己的力道有多么的重。
  但是奇怪是凤诗芸竟然跟入了魔一样,根本感觉不到痛楚,脑袋在地上是越磕越响,头上,脸颊上都带着伤。
  这看的凤长海赶紧喊停,“好了,你快停下!”
  话落之间,凤澜歌一笑,幽深的眼神收回后,狂磕头的凤诗芸也停了下来。
  停下的凤诗芸一脸茫然的看着丞相,突然痛苦的捂着自己的额头喊疼。
  看到凤诗芸这种情况,凤长海第一个反应就是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墨藏夜。
  刚才他准备抽凤澜歌的时候,夜王爷拦住了,难道诗芸会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夜王爷暗中动手的?
  一想到夜王爷竟然如此的维护凤澜歌,丞相的心里很是复杂。
  而在墨藏夜身边的墨恒看到狂磕头的凤诗芸就在心中偷笑,这谁干的还用说吗,肯定是他大哥在暗中下手。
  他就说嘛…他大哥就是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很诚实嘛!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其实刚才让凤诗芸失去心智的是凤澜歌自己,凤澜歌在还没重生的时候,因为灵脉的原因学成了催眠术。
  刚才的她只不过是试试,却没有想到的效果这么的明显。
  “既然…既然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丞相一脸歉意的了墨藏夜一眼。
  “不行啊爹爹。”在一边很是狼狈的凤叶晴暗中的手紧紧握住,刚才肯定是夜王爷暗中帮助,才让一直听她话的三妹那个样子!
  这个废物的脸都被她让人毁了,凭什么还和狐狸精一样的勾引人!不死心的凤叶晴在心中想到,又继续说道。
  “爹,您之前不是说不过让她来前院吗?她都不把您的话放眼里。”
  “是吗?”然而就在枫叶情的话音刚落,一道冰冷带着寒霜般的声音响起,“本王到是第一次听说,嫡女不能进前院的。”
  “丞相真是不简单啊。”墨藏夜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带着一种似笑非笑。
  但是这种笑容却看的丞相毛骨悚然。
  今天是怎么回事?在朝堂的时候都不会多说话的夜王爷,今天因为这个女人已经说了第二句话了!而且还都是为了凤澜歌,这怎么可能……。
  难道说夜王爷其实是那边的人?如此想着的丞相瞬间脸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夜王爷误会了。”
  “之前之所以让小女在后院,那都是因为迫不得已。”
  “那现在,丞相知道怎么做了吧?”墨藏夜冷声,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看着凤长海。
  “微臣明白。”
  凤长海点头,立即向周围的下人命令道,“来人,把苍澜苑替大小姐整理好,从今往后歌儿就住在那了,另外再去派些下人,好生伺候。”
  看着突然变脸的丞相,凤澜歌皱眉,心中疑惑,难道为自己说话的男人是和原主有交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