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言情 > 东方大陆 > 逆袭相女:凰女归来 > 第4章:初次见面,多关照
第4章:初次见面,多关照
发布时间:2018/04/27 17:58   本章字数:2387
  而且据她所知,原主之所以让丞相禁足让她不许出现在前院,都是因为那个二小姐凤叶晴在暗中戳动,让原主变得目无法纪嚣张跋扈,才惹丞相发怒,让原主一辈子带在这破旧的后院不许出来。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心狠手辣的二小姐凤叶晴并不甘心,整天没事找事的叫一些人来找原主的麻烦,就在昨天,原主被他们又欺负了一顿就再也没有睁开眼,才有了她的到来。
  刚跨出房门的凤澜歌突然停住一笑,要是这么说来的话,那她还得谢谢凤叶晴才对。
  看到小姐停下,很在身后的欢儿还以为凤澜歌临时改变了注意不去了,于是连忙说道,“小姐要是不想去前院就不去了把。”
  其实她觉得一直呆在后院不出去也挺好的,就像她们小姐自从一直在后院呆着,那脾气就越来越好了,看今天一个早上她们小姐都没有发脾气。
  “前院必须去。”
  说着凤澜歌看了一眼身后的欢儿,勾唇一笑。那明媚的笑容瞬间看的欢儿一脸的欢喜,紧紧的跟着凤澜歌的身后。
  “诶,小姐啊,你们这是去哪?”
  就在她们两人准备转过圆门离开院子的时候,偏房的季嬷嬷缓缓的从房间出来,一双浑浊苍老的眼睛看着圆门处站着的凤澜歌问道。
  “嬷嬷啊。”凤澜歌身后的欢儿见到季嬷嬷,叫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和小姐去外面转转,一会就回来。”
  说完之后,欢儿想了一下又加了一句,“你不用担心我们,我跟小姐一会就回来。”
  说完,欢儿偷偷看了没有说话的凤澜歌一眼,小姐就是出去找个洗脸的地方,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
  “那带着这个。”
  看着今天异常平静的凤澜歌,季嬷嬷沉默了一秒,从屋内拿出一张白色的面纱递到凤澜歌的身边,说到,“小姐,你别把这个忘了,要不然让他们看到了,又该说你了。”
  凤澜歌看着眼前这位年迈的老人送上来的面纱,一双丹凤眼微眯。伸出一只手慢慢的抚上了自己的左脸颊,要是没有看到这面纱她倒是忘了自己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这是凤叶晴嫉妒原身比她长的好看,于是下令让人用匕首在这张脸上狠狠地划了一刀,原主的记忆里,那一张张得意的表情,被深深的印在脑海里面。
  所以每次只要见人,原主都会带着一张面纱。
  看着嬷嬷手里的面纱,凤澜歌一笑,用好听的声音说道,“嬷嬷,以后这种东西就不需要了。”
  而且这刀疤是谁造成的,她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那人!
  在季嬷嬷错愕的眼神中,凤澜歌带着欢儿离开后院。季嬷嬷拿着手中的面纱,一脸复杂的看着越走越远的凤澜歌 ,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这边的凤澜歌按着原主的记忆径直的到达前院后的她,是正真意义上知道这一前一后的区别在于什么地方。
  后院就整个一片荒凉,荒草丛生跟铺满了灰尘土地,还有她那一间破的不能再破的屋子。  
  但是前院就非常之与众不同了,她走在用大理石砌成的地面上,路过的全是一排排栽种整齐的绿树,下来就是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像极了世外桃源的仙境。
  要不是她是从后院那荒凉的地方出来的,她都不信这样子的丞相府里面,竟然还有后院那种破烂的地方。
  “小姐啊,这种地方也没有水啊。”欢儿站在凤澜歌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在四处张望着 ,生怕他们被前院的人看到。
  “要不然我们赶紧走吧。”
  她第一次这么光明正大的来前院,心里面说不忐忑是假的,要是她们运气差遇到二小姐就不好了。
  “慌什么?”
  凤澜歌看着一脸慌张,很怂的躲在自己背后的欢儿,勾唇一笑。真是可笑,她是丞相府的嫡女,哪有道理连来前院还要看别人脸色!
  “你看前面那泉水就很不错,我过去洗把脸。”
  凤澜歌指着院子最中央的假山,那有两人高的假山上面,有一股清澈的泉水流从山顶直流而下,进入池中。
  欢儿看向凤澜歌指的地方,在瞄了四下无人的院子,点了点头,说到,“那小姐您快点。”
  凤澜歌把头探到泉水上面,从水面上她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这张脸。很神奇的是这张脸真的跟她一模一样,但是很不美好的就是脸颊上的一道刀疤。
  缓缓的伸手用清水把整个脸清洗干净之后的凤澜歌抬头,看着明媚的天空,微风拂过脸颊,整个人是人清气爽。
  但在她还正在享受没好大自然的时候,突然听到她的背后有一道很不友好的声音,有些尖锐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的鄙夷。
  “这好像是那个废物把。”
  “怎么可能呢,人家可是嫡女大小姐,比我们的身份不知道尊贵多少呢。”
  “也对,尊贵到用外面的池水洗脸,真是可怜啊。”
  相互搀扶而来的凤叶晴和三小姐凤诗芸都用着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水池边的凤澜歌。
  不好!怎么二小姐跟三小姐一起出现了!欢儿看着向她们缓缓走来的两人,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
  她刚才一直祈祷希望不要遇到二小姐,但是却忘了祈祷两人都不要遇到。但是现在倒好,两个都来了!
  遇到任意一个他们小姐都没有好果子吃,更何况两个一起出现。
  看着身后一直没说话的凤澜歌,欢儿只当是她家小姐被吓到了。于是娇小的身躯向前垮一步,一双圆溜溜明亮的大眼睛瞪着凤叶晴和凤诗芸,强忍着害怕说到,“你们不要欺负我们家小姐,我们家小姐就是出来透透气。”
  “一会,”她们就走,两个服软的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身后一直很安静的凤澜歌打断。
  她拍了拍欢儿的肩膀,走到欢儿的前面,看着面前的二小姐和三小姐,勾唇浅笑的说到,“初次相见,别来无恙。”
  “···”在凤澜歌身后攥着拳头的欢儿听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很是不解的看着凤澜歌,她家小姐这是想干什么。
  想装作不认识的话也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啊,看着真让人着急。
  “哈哈哈。”果然听到凤澜歌,一脸轻蔑丑陋的凤叶晴和凤诗芸仰腹哈哈大笑。
  “她这个废物是想装无辜吗?”目中无人的凤诗芸嘲笑的指向凤澜歌,捂着嘲笑的嘴角看向身边的二小姐。
  “什么初次相见?”二小姐凤叶晴看着一副云淡风轻的凤澜歌,眼中露出一丝狠毒,她阴恻恻的说着,“依本小姐看,你是想装疯卖傻,逃脱责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