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十一章 悲.喜
第十一章 悲.喜
发布时间:2018/04/27 13:02   本章字数:2978
城西的一间破屋内,贺梅躺在凌紫心怀里,不住的咳嗽着,但见她容颜憔悴,泛白的嘴唇上,还残留着丝丝血迹。原来,那天她们冒雨离开相府,身上带的银子不慎丢失,在雨中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后来又走了近半个时辰,才找到这么一处容身之所。贺梅大病初愈,又熬了几个晚上绣荷包,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再加上淋了这么久的雨,当晚,她就病倒了。
  此时,凌紫心双眼红肿,似乎刚哭过。“娘,我找过好多大夫,可他们都不肯来,嫌我没钱,而袁夫人早已搬回了定昌。现在怎么办?您的病怎么办?”“算了……人各有命,上天注定我逃不过这一劫……”“不,不会的,我去找爹爹,求他给我们一些银子。”说着,凌紫心就要起身。
  “不,心儿,不要去,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牵连。就算死,也让为娘死得有尊严一点,好不好?”凌紫心紧紧捂着嘴唇,低声抽泣着:“娘,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女儿相信,你根本没有推妹妹,可为什么……”
  贺梅惨然一笑:“阴差阳错,这种事都能摊在我身上,是老天在惩罚我吗?可我早就知道错了,从进相府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了……”贺梅说着,双眼呆呆的看着蜘蛛网遍结的屋顶,眼角泪水划过。凌紫心见此情景,心中一痛,不停地抹着眼泪。
  “心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他,很爱很爱……”“娘……”贺梅微微转眸,含泪苦笑:“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有好的结局。自被卖到青楼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死了,对自己的将来,彻底失去了希望。”“娘……”凌紫心一愣,原来娘亲以前在那种地方呆过。
  “可是,他的出现,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爱。”贺梅说到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眼中逐渐有了一丝光彩,似乎重新回到了那个夜晚。“我一直认为,去那种地方的男人,都不会是什么好人。可他不一样,其他人都是左拥右抱,言语轻浮。唯独他,一人喝着酒,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我那时只知道,他是做官的,在蓝城做官,他们都称他凌大人……”
  ‘咳咳……’贺梅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嘴角溢出点点鲜血。凌紫心紧紧咬着嘴唇,任由泪水滑落:“娘,你别说了,休息一会吧。”贺梅没有理会凌紫心的话,继续沉静在回忆当中:“那个晚上,是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陪他聊天,陪他喝酒。他吟诗,我唱歌,他抚琴,我跳舞。这一幕幕,犹在眼前。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凌紫心低头抿着嘴唇,这些话,她从来没听娘亲说过,也根本不知道娘亲以前的事。“可是,一切的一切,在他醒来之后,都消失了。他恨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悔自己喝了那么多酒。他给我赎了身,让我找个好人家。我求他带我走,可最终,只能看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
  说到这,贺梅哽咽着:“我爱他,只一眼,便爱上了他。可这份爱,却让我承受不起,还为此痛苦了一生。而你的到来,是我坚持活下去的最大安慰。呆在袁夫人身边做事,抚养你长大,本以为此生与他相见无望,可没想到……”
  贺梅苦笑:“老天为何要那样捉弄我?为何要让我随袁夫人来蓝城?为何要让我在街上见到他?他早已忘了我的存在,早已忘了……”天意弄人,我们之间,终究无缘无份。我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人,而你,却在我心里扎了根。贺梅垂下眼帘,无奈,心伤。凌紫心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着她。
  “我累了,这一生,我活得太累了……对不起,心儿……”贺梅望着凌紫心,眼泪涌出。寒冷的风渗进来,吹乱了她的发。凌紫心打了个寒战,将贺梅那双早已冰凉的手放进自己衣内:“娘,这不怪你,不怪你。”
  “都是因为我,你大娘才会重病而亡;都是因为我,他们一家才会失去幸福;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那么多苦;都是因为我……”“不是的,娘,你不是有心的。”凌紫心抚着贺梅逐渐冰冷的脸,心中升起一丝恐慌:不要啊,娘,你不要丢下了我一个人啊。我已经没有爹了,从被赶出相府的那刻起,就没有了,如果连你都不在了,往后我一个人该怎么办?该怎么活下去?
  “夫人来了,她来接我了……”贺梅望着门外,缓缓抬起手,眼神逐渐涣散,“我要跟她说,我不是故意破坏他们一家的……不是故意的……”“不,不……”凌紫心瞪大双眼,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滴落。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什么念想都没了,唯有那颗还在跳动的心,隐隐传来被撕裂的疼痛。“娘——”凄厉的叫喊声霎时划破寂静的天空,一股悲伤在屋内蔓延……
  “小姐,我在这里呀,这边……”“小姐,这里这里……”“嘻嘻,小姐过来这边……”院子里,离晚溪用丝巾蒙着双眼,与一众丫环在玩闹。“你们别得意,我一定可以抓到你们。”“来呀来呀……”巧儿向后退了几步,笑道。
  这时,凌紫逸来了,众丫环见是公子,皆噤声停下。凌紫逸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巧儿便领着其他人下去了。“唉,怎么都不出声了?巧儿?你在哪里?”离晚溪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心下奇怪:人都跑哪去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忽然右脚被石头绊了一下,离晚溪踉跄了几步,还未回过神来,便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离晚溪伸手取下丝巾,出现在眼前的,是那张温柔俊美的脸。“哥哥?”而后环顾四周,哪里还有哪些丫环的影子?
  凌紫逸松开手:“两天后就是大婚的日子了,小妹可不能再出什么状况。”“哦,我知道了。”离晚溪吐了吐舌头,嘿嘿一笑。“走,爹爹有事找你。”“什么事啊?”“去了就知道了。”“哦。”随即,两人并排朝书房走去。
  “小妹,以后进了宫,可不能像刚才那样,跟丫头们没大没小。”“为什么?”“你记住就是了。”“哦。”“还有,”凌紫逸想了想,道:“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那些话,我再跟你说一遍,你可要牢记在心。”“嗯嗯,我会的,什么话?”此时的离晚溪,乖巧听话,犹如温顺的小猫。
  凌紫逸停下脚步,定定地看着离晚溪:“从古至今,对于大多数帝王来说,他们心里最在乎的永远是江山,其他的,可有可无。册立妃嫔,宠幸后宫,皆是为了社稷着想。所以,小妹,你对当今皇上,千万不要有太多的期盼,也不要……陷得太深,做好皇后的本分即可。”“哦,我知道了。”虽然离晚溪有些听不明白,但是现在的她,对于哥哥和爹爹的话,深信不疑,一律听从。
  “另外,进宫后,在太后面前,要小心谨慎,多留一个心眼。”“为什么?”凌紫逸抿了抿唇,说:“上次忘了告诉你,五年前,爹爹奉命查一件案子,最后查出幕后主使为当时的户部尚书,先皇得知后,龙颜大怒,将其收押天牢,没想到几天后那尚书便突发急症死了,仅留下一个十岁的儿子与几房妻妾。”凌紫逸说着,抬起头看向离晚溪,“那位尚书,就是当今太后的胞弟。”
  离晚溪一愣:“那哥哥的意思是,太后很有可能因此怨恨爹爹,所以我进宫后她会找机会对付我?”凌紫逸微笑了笑,伸手轻拍着离晚溪的头:“小妹放心,那件事爹爹没错,太后胞弟的死与爹爹也没有直接关系,何况有皇上在你身边,你自己还是楚岚国的皇后,就算太后真的心生怨恨,也不会刻意与你为难,让自己下不了台。哥哥只是想让你提高警惕,万事小心,别让人抓住什么把柄,从而有借口对付你。”“哦……”
  两人聊着,来到了凌恒的书房。此时,房内除了凌恒,还有一名年轻女子。离晚溪上下打量着该女子,只见她身着粉色长裙,微低着头,容貌秀丽,神情恭敬。“爹爹,这位姐姐是谁?”“她是爹爹给你找的贴身侍女,名叫兰素,以后她会留在你身边保护你。”说话间,兰素款款走上前,朝离晚溪施了一礼:“奴婢见过小姐。”离晚溪呵呵一笑:“这样啊,好……”凌恒移开目光,眼中精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