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言情 > 东方大陆 > 逆袭相女:凰女归来 > 第3章:灵脉出现
第3章:灵脉出现
发布时间:2018/04/26 20:42   本章字数:2428
  凤澜歌看了看自己现在完好的身子,盘腿而坐双手轻松的放在自己双腿的膝盖处,闭着眼睛思绪放空,整个人都在感受大自然带给自己的感觉。
  但是打坐还没过多长时间,本来还一脸兴致的凤澜歌就失望的垂下了脑袋,很是郁闷!她刚才试了试这幅身子,也总算知道原主为什么身为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但活的还不如一个下人了。
  因为这副身体根本就是个废缸,虽然丹田圆润饱满没有一点的问题,但就是吸纳不了灵气!她刚才好不容易把一丝灵力融进丹田处,却发现那灵力在进入丹田之后就完全消失沉寂,一点反应都没有。
  但是在想了想那些杀了自己父母的那些长老和清远铭,有点郁闷的凤澜歌就不服,她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有了报仇的机会,她就不能放弃!
  所以就算这服身子不能修炼,她也要想尽一切的办法!说着她又恢复原来的打坐姿势,闭目冥思。她必须看看这幅身子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导致的不能修炼。
  很仔细的看着身体脉络布局的凤澜歌越往深看,眉头就皱的越紧,因为她发现这具身子的经脉有问题。
  修炼之人体内的奇经八脉越宽就证明以后修炼的天赋越好,实力越强大。但是这具身子的话就很悲剧了 ,虽然脉络比别正常人多三根,但是这些脉络都有一个特征,那就是特别细小,跟头发丝一样的纠缠在一起。
  这样子的脉络,以后让她怎么修炼···越看凤澜歌的心就越发的凉,在看到丹田处的时候,她都已经不打算看了。
  但就在她准备撤回内视的时候,那桃核般大小的丹田处突然有一抹金光闪了一下又迅速的消失。
  虽然整个过程很快,但还是被眼睛尖锐的凤澜歌看到。
  刚才那是什么?凤澜歌定晴看向自己的丹田处,仔细的注视着那个没有被灵力所包裹的丹田。
 在认真的观察中,凤澜歌看到了她体内桃核般大小的丹田中间竟然是缠了一圈金线,要是不认真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看着丹田上的东西,凤澜歌皱眉,她怎么看这个有点眼熟呢?
  凤澜歌看着丹田处的金线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心口,这东西跟她的灵脉是一模一样的。但不同的是,她当时拥有的灵脉是和心脏长在一起的,而这个是依附在丹田上的。
  有了这个发现的凤澜歌当即很是激动,本来她看到这幅身体的样子以为不能修炼了,但没想到关键时刻灵脉就出现了!
   果然老天还是有睁眼的时候!
  坐在矛草床上的凤澜歌立即进入修炼的状态,这次的她很明确应该怎么做。
  刚才的灵气之所以进入丹田就消失不见,应该就是被这灵脉吸收了才是,要是被丹田吸进去不可能没有动静。于是也不管这个灵脉是原主本来就有的还是她自己带过来的凤澜歌,双手捏诀,瞬间进入修炼状态。
  ···
  黑夜,寂静如水。整个陷入黑暗的丞相府里,除了端坐着在摸索修炼的凤澜歌,其余人都早已经陷入了甜美的梦乡。
  而这些人也万万不会想到,过了今晚这个平静的夜之后,一切都将会因为一个不可能的女人而改写。
  第二天,夜幕退去,天边刚刚出现一抹亮白的时候,一直在房中修炼的凤澜歌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像带着璀璨星辰的双眼微微弯起,表示了主人此时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凤澜歌低头,伸出如葱段般的玉手摸着有丹田的小腹处,带着很明显的喜悦。她昨天修炼了一个晚上,终于发现了这个身体的怪异之处。
  这个丹田并不是不能吸纳灵力,而是她吸收的灵力都被依附在丹田上的灵脉给夺取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对于她是好事情,但是让凤澜歌很不解的是,在她知道灵力是被丹田上的灵脉夺取吸收的时候,就干脆把吸收而来的灵气直接送到了灵脉里。
  但是吸了一晚上灵气的灵脉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和石沉大海一样,这就让凤澜歌搞不明白了。她当时知道灵脉的情况之后,就尽可能的最大程度上吸收外界的灵气,但是任凭她怎么修炼,这灵脉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就在凤澜歌坐在床边发呆想着该如何修炼的时候,被黄纸糊着的破旧木门被缓缓的打开。
  手上端着洗漱水的欢儿前脚刚踏进来,就看到自家的小姐端坐在床边不知道在发什么呆。
  担心凤澜歌身体不舒服的她连忙放下手中端着的洗漱水,踱步走到凤澜歌的身边,一双大眼睛露出担心,“小姐,你没事吧?”
  “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看到进来的欢儿,凤澜歌摇了摇头,轻启唇说到,“我没事,刚才突然想到一些往事而已。”
  “哦。”欢儿听到自家小姐说到往事,她明了的点了点头,在心中想到,她家小姐肯定是想夫人了,毕竟她家小姐从出生后就没有见过夫人,也是怪可怜的。
  “欢儿,这盆里是什么东西···”
  下了床的凤澜歌一脸复杂的看着身旁的洗漱盆,这木盆里装的是一盆浑浊的污水,更过分的是底部还有一层黑色的泥土。
  看着这些,凤澜歌皱眉。
  “小姐,这是你的洗漱水。”欢儿很不解的看了凤澜歌一眼,“小姐之前不是一直用的这个吗?那要不然奴婢再给你重新换一盆?”
  说着,行动很是利索的欢儿端着桌子上的木盆转身准备离开屋子,重新换一盆水。
  见到这丫鬟还真的要走,凤澜歌赶紧伸手拦下她,一想到这原身的处境无奈地说到,“算了吧,一会出去找找干净的水源就行。”
  也顺便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而且按照原身在丞相府的处境来说,有水洗漱大概都已经很可以了吧。
  端着木盆的欢儿也只好点了点头,没有再去,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去了,都没有人会给他们干净的水。
  “走,跟我去找干净的水,在去丞相府里转转。”
  凤澜歌整理了几下全是补丁的衣服,一双妖娆丹凤眼中露出一抹具有深意的笑容,看着周围破旧的环境,在心里对自己说到,“从今天开始,她凤澜歌要做一个全新的自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听到自家小姐要去丞相府转转的欢儿很不可思议,呆愣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开口问道,“小,小姐,你刚才说真的?”
  “您之前不是说过再也不会去前院了吗?而且···”欢儿偷偷的看了凤澜歌 一眼,见到凤澜歌一脸平静没有任何的动怒迹象,才敢继续说道,“而且老爷也说了,让你永远也不能踏进前院半步。”
  “呵,他们凭什么管我。”凤澜歌自嘲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