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生活 > 青春年华:墨守流年 > 8灵魂交易
8灵魂交易
发布时间:2018/04/26 14:32   本章字数:2920
你说什么,她投湖了?”这一消息让久经沙场的大胡子都惊惶失措站立不安:“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顺着她下水的方向去找啊!”
“湖水那么深,我不会游泳怎么找啊!”二傻愁云满面:“你这个笨蛋。”大胡子顺势一脚踹在他屁股上:“给我带路。”
大胡子微眯着眼眸阴沉地打量着湖面,得到这个消息他极度震憾,看过那么多的悲惨故事,如果不是因为生命珍贵,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沉迷赌博,又怎会妻离子散,又怎会沉论到靠收养孤儿,利用她们行讨收钱为生,唉!此生若能幸福安稳,谁又会愿意颠沛流离。但为何她,仅仅十三四岁的她,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愿苟活于世。
此时平如镜面的湖水,却突显波澜壮阔的心灵。
她阴沉着站在湖面,一身黑衣像修道院的隐士,静静的默默的享受这份心灵的憾动。
朦胧的意识开始回升,柔和的阳光落在在身上,像一层温柔的外套。打开眼睛触目可见雪花般柔柔的云朵,飘荡在蓝蓝的空中,“我还活着。”Loreta挣扎着坐起看着平静的湖面,对岸的风景:“是你救了我?”
“是或不是,真相就在这里,不会改变。”她冷漠地开口了。黑色斗蓬的装饰让她冷艳得有如冰山美人,但她漠不关心的冷淡言语,又让她有了些撒旦的邪恶:“谢谢!”
“我救你,并非让你谢我。”她转过身抬过她的下巴,细细打量着Loreta姣美却略显苍白的脸,“好一张清纯脱俗的面容,假已时日必将会出落得有如沉鱼落雁,闭月休花之貌。”
“如果你执意要谢我,那么……”她刻意在放慢语速后省略。
“如何?”Loreta抬高了下巴。似乎明白了她的用意:“果然除了天使面孔,魔鬼身材之外,你还拥有智慧。”她略微抬高了头,饶有思绪地看天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天祈求:“我要你代替我,成为巴黎歌剧院的白天鹅。”
“我,我连一只丑小鸭都不是,充其量渺小的只是空气里的一粒尘埃,怎可能代替你,成为巴黎歌剧院的白天鹅。”
“我发现了你的致命弱点,自卑。”依旧是冰冷得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加上直白的批评如同雪上加霜。
“我是说真的,你不知道以前的我,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扮演过什么样的角色。”
“但现在你活着,过去对你而言已经死去。”她抬头向天,瞬息万变间,突然她的语气注入了千丝万缕般浓郁的悲伤。“如果今天我没有遇见你,或许带着绝望悲伤离开这个世界的就是我。”
“为什么?要轻生?”Loreta站起身子才发现她真的很高,足足高出她一个头,她瘦弱的肩膀在斗蓬下微微颤抖,突然这一刻,Loreta有些怜惜她。似乎荒凉之际有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触。
“毕生的梦想,被无情的催毁,人活着又还有什么意思?“她凄凉一笑,宁静的面容闪过一丝神秘的诡异。
“活着可以再创造梦想,而死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似乎语到之处击到了她的痛处,令她不顾形象几近崩溃的跌坐在湖边喃喃自语:“我永不可能再站在巴黎歌剧词的舞台上,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鲜花掌声吹捧的白天鹅了。”
“我也发现了你的一个致命弱点,顽固不化。”
她极度诧异于她的直言不讳,也许众星捧月的光环让她如同骄傲的孔雀,她无法接受别人对她的评判,她瞪大了微怒的眼睛,斗志昂扬地敌视Loreta,“还有恨人的勇气,那为什么悲观到要轻生了。”
“你说我,你又何尝不是。”她激动地语无伦次,一连串的咳嗽令她柔弱的身体如履薄冰,声声纠心。她的颤抖移动了斗蓬,一双包着绷带的脚显露出来。
没有语言的交流,在伤痛显露之时。
心痛到无法呼吸,却又找不到理由。
徐徐的晚风吹来,风干了Loreta潮湿的衣裳,她略有些担忧地看着岸边,生怕大胡子再派人追来,此地不宜久留,可自己身无分文,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行走,她不得而知。但看到她肿伤的痛,不由地上前一步搀住她的手臂:“你行走不便,我先送你回去。”
Loreta陪伴她步入建筑风格华丽的大厅,目入眼帘的华丽让她有如爱丽斯跌入仙境般的惶恐,那装饰着精美的色彩缤纷的大理石横梁、廊柱和大量的雕像,其中很多是希腊神话中神的肖像。
走过此景,似乎连皇宫也不过如此吧。
“哟,那是谁啊!昔日威风凛凛羡煞群芳的白天鹅,如今连走路都需要人搀扶,真是宛如公主般的尊贵啊!”步入大厅就看见一群衣着艳丽的舞女在纷纷议论。
“我看啊!是麻雀变凤凰被哪位贵族看上啦。”
“就是就是!她是谁啊?巴黎歌剧院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白天鹅啊!”
“你们一个两个三个成群结队在这里议论什么?尤其是你Vivi,都马上要成为白天鹅呢,还不抓紧时间练习,如果下周公演有任何差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严阵以待的老处女Jessica,习惯于从眼镜底部看人,她锐利的锋芒狠狠地打量着Loreta:“Tracy,她是谁?”
“Loreta,我的一个……朋友。”
“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小的朋友,你的脚。”她锐利的眼光闪过那绷带包裹地肿成的脚:“医生都跟我说了,你伤成这样应该都不可以再跳巴蕾了,所以我让Vivi顶替了你的位置。”
这话中的每一个字都讲得风淡云轻可字字句句却有如一把钢针,针针刺进Tracy的心中,让她柔弱的脸更显苍白,“你没事吧。”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苦涩的笑容,却还故作坚强地伸出手去:“Vivi,祝贺你。”
但伸出手被尴尬地悬在半空中,Vivi玩味般地含着笑意,意味深长高傲地抬头,洋洋得意地向前倾身藐视着Tracy:“我的祝福已经很多了,你的……就留给自己享用吧。”
“姑娘们,我们走。”她的一声令下,令所有昔日吹捧跟随在她身后的天鹅们蜂拥而去:“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
Tracy抖动着肩膀,却还是忍辱负重地试图阻止泪水的滥烂,这一幕深深地印在Loreta心里,或许,这一刻坚强是她唯一的资本。其实Tracy明明知道。
最冷不过人心。
最惨不过失去梦想。
可阴差阳错间。
她解救了Loreta。
如同解救了自己一般。
“Tracy别太难过了,只要活着就拥着希望。一切都会好的。”Loreta踮起脚尖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这一幕不着痕迹地落在Jessica眼里:“你今年多大?”
“大概十三四岁吧?”
“什么叫大概十三四岁?”Jessica迈进一步脱下眼睛细细地打量Loreta:“你就算没上过学,父母也应该教过吧?”
“我是孤儿。”Loreta自卑地低下头,“那你怎么会认识Tracy,你们两个什么关系?”面对她的咄咄逼问,Loreta心有余悸:“我……我……我们。”
但我了半天,既然没了下文,Tracy一把拿过Jessica,两人在不远处耳语了几句,其间Jessica不时地回头打量着Loreta,再回转身Jessica收回了先前的严厉。“你的相貌资质都不错,如果你无家可归是否愿意留下来。”
“我愿意啊!”Loreta想到不想就同意了,但转瞬:“虽然我从来跳过什么巴蕾舞,但是我很勤劳的,我可以帮你们打扫卫生,整理房间。你别看我瘦弱我其实很有力的。”她试图挽起袖子显示一下她的力量。
“行啦,又不是让你来打架的。”Jessica目光一转:“你要加紧休养配合好医生治疗,也希望你重返舞台,毕竟以Vivi的潜质与傲气,担心好景不长啊!”Jessica忧心如焚地摇摇头:“Loreta就由你来安排,先从基本功练习。“
“嗯!谢谢Jess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