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四
发布时间:2018/04/20 15:48   本章字数:2625
41.
第二天我给9C打电话,哪个热线真TM的叫个热,拨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才拨通。
“您好,我们这里是<第9城市>魔兽世界客服,我是XXX号GM,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我号被盗了,怎么找回?”
“噢~!详情请您阅览官方网站,谢谢您对我们游戏的支持,再见~!”
“等…喂…还有…”
“嘟…”
“我干死他们,一听盗号的就推脱掉了。”我听着电话那头的忙音。
“9C每天有上百万的号被盗,他们处理的过来嘛,在说了。洗号这活怎么累,你好歹也叫盗号混口饭吃啊,都不容易对吧。”
“我TM怎么就那么背啊~!我就谢谢他八辈祖宗了~!”
“盗了就盗了嘛,我们一起去别的区在玩个号。比如7区?”
“玩LM?”
“BL啊,LM太难看了,亡灵多帅啊。”
“宝爷呢?玩不玩?”我看着宝爷。
“玩起塞。”
“好,中午去买卡冲CDK”
42.
就这样3个新号在塞围又宅又腐的环境下萌芽了。
疯子继续玩ZS,亡灵
我继续玩SS,亡灵
宝爷玩FS,血精灵,女的。
“我靠,MB你太恶心了吧,女号。老子BS人妖。”
“懂个鸡毛,血精灵好看。”宝爷很固执。
“瓜了,完全瓜了~!性趋向有问题了。”
我们无奈的看着他的号,玩着自己的号。
宝爷开心的看着自己的号,玩着自己的号。
43.
宝爷练号是最快的。
疯子其次。
我是最慢的。
好在有什么不知道的任务都问囚囚、阿牛他们。BL的号他们比我们熟悉,就这样不知不觉,我们都混的很熟了。
朋友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认识了。
感情也中是在不知不觉中变淡了。
44.
我猛然想起又是一个礼拜没有打电话给她了,我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电话。
“喂,在吗?”
“恩。”
“最近好吗?我这段时间有点忙,所以……”
“你有什么时候是不忙的吗?”
“如果你觉的和我在一起累,你就直说嘛。我没有那么贱,你以为我爱管一那点破事情啊。。。”我微听到抽噎。
“你喜欢玩游戏,那你去玩你的游戏好了。以后我不会打电话在烦你了。”
“啪~!嘟……”
45.
我以前一个一起玩游戏的哥们说过:
接触了WOW必然要牺牲些什么,我回想起以前的情景:她多少次独自走出网吧。我又奋战在WOW的公会开荒中,我从前就已经踩在感情的身体上了。只是她够坚强,没有哭出声来。终归会有一天忍不住要哭出来的,只是她憋屈的太久了。
46.
我不知道怎么办。
趟在床上,我想起了痞子和我在暑假时候喝酒时说过的话:
咱们哥俩…嗝。找女孩子就别指望找多乖巧的。要清楚自己,我叫什么?叫痞子。没谱,没时间规律,没有责任感。这些你也没,找个风尘一点的。我们就都不会危害社会了她也就…嗝。不危害社会了……
酒喝多了自然胡说,但是还有一句话叫酒后吐真言。我知道痞子不是诋毁我,是事实,我是没有时间规律,没有责任感,我从开始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一个空姐,一个成天穿梭与网络的宅男,怎么看也不像。
痞子也常问我,你什么时候关心过他,替他想过。我把转着手里的酒杯。
“也许从前,或许以后吧。”
46.
也许是我看出我和她的差距,刻意的去刺激她,让他看清楚。现实不是如果……
生活没有如果,就这样我在个人战的BOSS中。
完败~!
47.
总归塞围还是快乐的,囚囚***的笑容,阿牛好玩的方言。小卵整天象个皮球一样被欺负的来来回回。
“吃饭开组~!”阿牛在自己座位上就边喊张望。
“我~!香辣肉段。”疯子埋头猛砍着怪,都不知道声在那里发出来的。
“我也是。香辣肉段X2”“囚囚挺了大肚皮躺在椅子上。
“香辣肉段X3。 “
“草你(里)们妈~!这(则),这(则)搞卵类~!怎么多我(哦)那记的清楚,一起走~!”阿牛扶扶眼睛一口方言,我们笑了半天。
“我靠~!阿牛(流),你(里)这个语言太犀利(尼)了”。佳心一开口我们笑的都爬不起来了。
“撮住!撮住!你(里)们TM的和狗一样的。”佳心抓一抓他那非主流的头发,喊我们赶快走,晚上还打JJC,我们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疯子看了看他头发又抓住个话柄:
“佳心,非主牛还是流?”
我们又笑翻了,佳心不敢说话了。
48.
说到佳心,这是他的游戏的ID名。刚见到他的时候他一直在赛围的边上那几台机器上玩。我是头一次见人玩FS,单技能条来回切换的。当时就感觉她技术很好,操作也牛X,当时刚认识他的都叫他:法神。法师玩的好的在网吧还找不到几个了。
他很危险的离90后就差那么几个月,我们还是一直欺负他属于80后里最有潜力的90后。那时候他组队刷STK大厅,结果出了乌鸦坐骑,网吧都沸腾了。
“我靠!ROLL啊,乌鸦坐骑好拉风的,可遇不可求啊~!”阿牛在旁边乱叫。
“这(则)必。。须ROLL起来,好吧~!”佳心边打字边说。
然后频道里出现着这样一幕:
短发的夏天掷出99点(1-100)
我帅我拉风掷出62点(1-100)
佳心掷出99点(1-100)
闪开让我来掷出41点(1-100)
短发的夏天获得[乌鸦之神的缰绳]
……
……

“我艹~!”
阿牛拍拍他肩膀说删号吧。
囚囚拍拍他肩膀说删号吧。
疯子拍拍他肩膀说删号吧。
我拍拍他肩膀说号给我吧。他们疑惑的看这我,我说:”我拿去卖,拿去卖……”
佳心欲哭无泪。
49.
晚上我们都决定去通宵阿牛问我:
“皮皮。有没兴趣去网吧睡个觉啊?”
“对啊~!皮皮,必须睡(碎)起来好~吧?”
“滚~!”
哎~!我通宵特别容易困,3点多半就睡着了,就被这帮2货抓住把柄了,哎~悲哀啊!
半夜他们WOW玩累了都说玩CS。我刚刷点$买个好枪。就被囚囚在角落里阴死了。
“囚。我干你大爷~!。阴老子,我的狙~!”
“皮哥,以被犀利暴菊。”后面传来囚囚***的笑声。
“操。这(则)搞卵类,这(则)。。这(则)我又死了。”
“……”
我玩了一会感觉恶心就退了,我一直玩CS和大巴客车一样,都会晕。过一会他们都不想玩了,也都退了。
囚囚坐我旁边满电驴的找,仓井空、樱田树下……各种片子。佳心问我囚囚的片在哪下的,我说在网上找的,然后佳心非常牛B的在百度搜索栏里打出了如下字样:
松岛枫A片
“我靠,你太牛B了吧,找片在百度里找?哈。。。”囚囚凑过脑袋看着佳心笑了半天。
佳心最后决定还是和我一样,睡觉。我把外衣脱下来盖上怕后半夜冷。
佳心拉过去一只袖子,囚囚也拉过去一只袖子。
佳心一会拉着盖到脖子上,一会拉的盖到肚子上。
囚囚一会拉的盖到肚子上,一会拉的盖到脖子上。
我的两只袖子从3点就上上下下的折腾到了7点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