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希冀:忘却了你的唯一 > 一
发布时间:2018/04/20 15:47   本章字数:2164
1.
坎坷又新奇的进入大学,这是我上学期间最后一个坎。分数很喜剧性,我的大学更喜剧性,开心的是我可以上大学而且在西安。不开心的是,不是西美而且还在郊区。但是意外中总会有许多的故事。女友和老爸一起送我过来。然后我把她送上北京的火车。然后老爸把我送上去学校的专车,一切都很顺利。就是报名的时候老师叫我选两个专业室内设计和视觉传达。我不清楚,然后老师非常简单明确的告诉我:”就是工程师和广告设计师”。我恍然大悟,然后回头看了下工程师老爸头顶亮堂的那一块。“广告设计吧。”说实话我不想提前歇顶。
2.
我拎着包包一直到寝室楼下,路程还挺远的。我终于知道,校园小说是假的了。没有什么漂亮的学姐路过帮你拎个包,来个浪漫的邂逅。只有一个老大爷当我到门口的时候问我:“重不重?要帮忙吗?”然后给我寝室的钥匙。我后来一直想,要是以后有机会应该发表一片校园小说澄清一下事实。
3.
到寝室时,我遇到的了两个人。一个长的象蜡笔小新的东北娃—疯子同学,长的很清爽。还有一个穿的大裤衩,玩弄手机的,不说话也不笑。一直在抱怨,抱怨现实,抱怨大学,我以为他不好相处,后来还算好吧,他就是小康。男人之间总是话很少,我们就简单的几句之后,各自躺在床上想自己的事情。
4.
手续办完了,就等下午学校新生开会,真的很无聊。
疯子玩弄手机。
小康玩弄手机。
我玩弄手,机子没电了。
晚饭的时候,我在床上犹豫好久要不要喊他们吃饭。不喊有点自私,显的我不豪爽。喊吧,刚认识又不熟,我进退两难的时候。疯子起来:
“你们饿不?去吃饭。”我和小康看着他都点点头。
然后我们去了外面找快餐店解决,每人点了一个菜,其实三个人点的混在一起等于一个人可以吃到三种菜。但是我们都是吃干净了自己的那份,和熟悉的陌生人吃饭真的是件很尴尬的事情。
5.
晚上的时候疯子提议去上网,我们都很爽快的答应了,找一个共同的喜好去建立关系,是个不错的选择。开完机器我们各自完自己的游戏。
小康玩劲舞团
疯子玩魔兽世界
我玩魔兽世界
我们分别暴露了自己的年龄。
我80后。
疯子80后。
小康估计是90后的。(注:年龄猜测,不含有任何歧视、贬低意图)
6.
第二天的时候寝室又陆续来了几个人。一个瘦的,一个瘦到干的,一个二的。瘦的是牙牙,干的是猴子,二的是宝爷。下午的时候又来了一个年龄大的,我开始以为是老师。我还很有礼貌的从床上下来,结果他也很有礼貌的来了通方言。我楞是一句没听懂,他就是大哥。
7.
第三天开始军训了。大学和高中的军训不一样的地方很多。最主要的就是男女分开训练,在大热的天气里,没有视觉上的享受是内火。天气炎热是外火,内外火一起燃烧,最后就升级成窝火了。第一天下来就觉快散架了,回到寝室都没人说话。
8.
我们的教官算是年轻的和我们年龄差不了多少,也比较好说话无聊的时候就和我们闲聊。有同学就问他摸过枪没,还有的问有没有见过炮。可是问者无心,答者无意,听者就未必了。他满脸自豪的就说:“哦。炮以前没怎么打过,不过我枪打的好,尤其是手枪。”我快笑的不行了,其实我不感觉我很邪恶,只是大多数人太单纯了。
9.
写到9,这让我痛苦的回忆起一件事。WOW在我等待了一个假期也没开,就在军训的时候却悄悄的开了。我下午一个人跑去网吧打算通宵一下。我在学校后面的小吃街寻觅着网吧的气息。但是到处是美食的气味,导致我的感官失效。不过在失效的情况下,还是找到了一家叫<赛围>的网吧。地方是偏僻了点,但是我不想去大的网吧,因为前些年第一次来西安,在一个网吧玩,结果刚玩了2小时就自动关机了,一问网管,他很有礼貌操着一口椒盐普通话告诉我:“您(另)坐(桌)的是情侣(女)机,您(另)可以尝试下普通(腾)区”。当时听的我着实蛋疼。我开了张临时卡和一张通宵卡,当然这回是问清楚了价格。然后我去找机器。网吧有个魔兽区,放眼望去宅男一片,中间有个胖子很显眼。穿个背心几乎躺在椅子上玩,那个头发油的呦,我就谢谢你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囚囚。记得以前看过的一个视频:南方公园里面的宅男,他就是真人COS。我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网吧站那么多等机器的都不坐那几个贴纸条的机器。我坐下首先就是下载WOW补丁,保证通宵可以玩。网速倒是还可以,一直下到9点50多。最后3%的时候,有一对情侣走到我旁边说了句:”同学这个机器我们定了,麻烦你让下。”我很莫名其妙。喊来网管的时候,他从机箱旁边非常神奇的变出一张上面写着”此机已定”的字条。FUCK~!就这样我拿着我的卡,看着这对狗男女在我刚下好补丁的机器上玩<<劲舞团>>了。我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机器,我抑郁了,跑去退临时卡,上面的的10块上完了。通宵卡要扣1元的手续费,就这样花了9块钱帮人家把凳子捂热,我欲哭无泪。
第二天晚上我又去通宵了,我两边的2台机器都没人坐,他们都是看看就走了。两边机器都有字条:此机已定。都是我写的,有几个哥们用仇恨的目光看着我,估计他们也在脑海里飘动着几个字母:FUCK。其实我的脑子里飘动着几个字母比他们多点:FUCK TOO晚上困了我就睡在三连一线的椅子上,一个邪恶的网吧,一些不邪恶的规矩,还有一个的我。一切都很和谐很完美。
这就是后来我们的根据地,我们故事真正也就是由这里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