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傲娇萌宝:女王陛下 > 第五章 ‘走丢’
第五章 ‘走丢’
发布时间:2018/04/20 15:08   本章字数:2888
翌日,清晨。似乎是为了顺应热闹的集会,天气格外的好,阳光温暖,普照人心。离晚溪与巧儿身着男装,跟着凌紫逸堂而皇之的走出相府。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此起彼伏,小摊子比比皆是。凌紫逸紧紧拉着离晚溪的手,生怕她走丢。离晚溪见状,眼珠一转:“哥哥,我现在可是个男的,你总抓着一个男人的手,像什么话?”
凌紫逸扯了扯嘴角,随即松开手:“那你走到我前面来。”“哦……”离晚溪嘴里应着,眼珠不停的乱转,寻找可以‘走丢’的机会。巧儿则没那么多心思,只一个劲的乐。一行人逛了一会儿,离晚溪似乎有些泄气了:身后有几个身手不错的护卫保护着,身边又是时刻紧盯着她的‘哥哥’,她怎么‘走失’得了?
这时,隐隐有一股醉人的香味飘来,紧接着,不知谁喊了句:“颜姑娘要来了!”顿时,人声沸腾,人群开始骚动:“颜姑娘什么时候回蓝城(楚岚国都城)的?”“听说是刚回来的。”“太好了,颜姑娘终于回来了。”“可不是,这些天莫雪楼没有她,去了都觉得没意思。”“就是……”“……”
离晚溪仰头看向凌紫逸:“这个颜姑娘是谁?”没等凌紫逸回答,旁边一长相猥琐的男子接过话:“小子,连颜姑娘都不知道,你是不是蓝城的啊?”“我……”离晚溪暗自咬牙:我新来的可以吧?那男子嘲讽地笑了笑,随即摇头晃脑的念道:“玉翠绫罗金步摇,半点朱砂醉人娇。颜倾天下几回见,出尘绝世媚若妖。这就是颜姑娘,名唤出尘。”
“颜出尘?”这名字不错,不过不知道她的样貌如何,是不是配得上‘出尘’二字。想到这,离晚溪也来了兴趣,踮着脚伸长脖子去看,全然忘了自己出来的目的。香味越来越浓,那些男人们,也更加激动,不时移动着脚步。一辆粉色的马车缓缓驶来,十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随行保护着。离晚溪还没看清楚,便被周边的男人挤得有些站不稳。
“小妹小心。”一句话提醒了离晚溪,这是个好机会!“啊,哥哥……”借着涌动的人群,离晚溪‘不自主’的离凌紫逸他们越来越远,加上她故意缩着身子,很快,她便淹没在那群兴奋的男人中。“小妹!”凌紫逸脸色大变,急忙和其他人挤进人群中,寻找离晚溪的身影。
而离晚溪犹如一条活泼的小鱼,在人群中穿梭。也不知钻了多久,竟然来到了马车边。耳边依旧闹哄哄的,夹杂着凌紫逸他们的呼喊声。由于人群的包围,马车行驶缓慢。而那些身材魁梧的男人们,则张开双臂,奋力阻挡大家靠近马车。离晚溪眼珠一转,趁着他们不注意,迅速钻了过去,躲到了马车下,而后双手紧紧抓着车架,双脚则使劲勾着车尾的空隙,任由马车将自己带走。
对不起哥哥,连累你了,可我不得不走,皇宫不是我能呆的地方。姨娘,希望你的病能早日好起来。姐姐,我的好姐妹,以后我不在,你就是爹爹唯一的女儿了,爹爹一定会好好待你的。爹爹,你的女儿凌紫陌我带走了,请原谅我的自私……马车下,离晚溪思绪万千,眼眶湿润:好不容易有个家,有这么多亲人,可自己,还是不得不离开……
“喂,你还要在下面待多久?”一个清脆的声音猛然响起,离晚溪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四周一片寂静,那些人都不见了。“哎,臭小子,问你话呢。”离晚溪扭头一看,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正弯着腰看着自己。离晚溪双手一松,重重的掉在地上。四肢酸痛不已,一定是刚才抓的太过用力了。
离晚溪冲那丫头傻笑一番,而后手脚并用的爬出来,心中暗道:奇怪,她怎么知道马车下有人?“你这小子真狡猾,竟然躲在我们车底下溜进来。”那丫头双手叉腰,直瞪着离晚溪,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啊?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好在姑娘及时发现了,不然让你溜进这院子,那就危险了。”“好了,清儿,你先把马车拉到后院去。”“是。”
那丫头又瞪了一眼离晚溪,随即转身拉着马车走了。离晚溪这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位女子。但见她身着一袭大红的曳地长裙,裙摆上翩然几只蝴蝶飞舞,亦幻亦真。三千青丝绾成髻,只留几缕垂在胸前。一对柳眉弯似月牙,一双美眸墨黑如玉,眉间朱砂半点,妖艳勾魂,眼角微微上挑,妩媚多情。离晚溪呆呆地望着,心中暗道:这就是‘颜倾天下几回见,出尘绝世媚若妖’的颜出尘吗?果真好美……
颜出尘嘴角微勾:“看够了没有?”离晚溪一愣,立刻收回目光,低着头,脸上尴尬不已:“不……不好意思啊。”“你是个女的。”不是疑问,而是非常肯定的语气。离晚溪一阵诧异:“你怎么知道?”颜出尘缓步踱到离晚溪面前,朱唇微启:“这世上,各色各样的人,我见得多了,你这小丫头,难道还能瞒得过我?”
离晚溪讪笑:“这位姐姐真是好眼力。”颜出尘秀眉一挑,不置可否。“你刚才说,你不是故意躲在马车下的,自然,也肯定不是故意要来这莫雪楼的,那么,你现在,是不是……”离晚溪听出了这话的意思,急忙接过话:“姐姐放心,我马上就走。不过,门外是不是还有好多人啊?”
颜出尘点头一笑:“那些个臭男人,见我回来了,都挤到了莫雪楼门口,恨不得把莫雪楼的门给拆了。眼下,你若从正门出去,一定很艰难,这样吧,我让清儿带你从后门离开。”“哦,好,谢谢你。”颜出尘笑了笑,没说什么。
离开莫雪楼,离晚溪继续小心翼翼的走着。银子和逃跑的路线,离晚溪早就想办法搞定了。只要她的速度够快,那就应该没问题:一定要在爹爹得知我‘走失’的消息之前离开蓝城,不然,等爹爹知道后,派人守在城门口,并在城内挨家挨户的找,那我就很难逃走了。
正想着,耳边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呼喊声:“小妹——”离晚溪脸色微变,四下看了看,见几步外有一辆马车停在路边,趁着没人,急忙爬进去。离晚溪没有注意到,马车边上,是一家客栈,更没有注意到,一白衣男子,正从客栈出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离晚溪躲在马车里,屏住呼吸,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只感觉自己心跳加速。
“公子,你怎么出来了?”“哦,我刚想起来,有东西落在马车里了。”“属下去拿。”“算了,待会吧,有个朋友来了,我先跟他聊聊。”“是。”主仆的对话,让离晚溪的心,猛然一惊:原来这马车的主人就在旁边,而且,很有可能,他看到自己爬进了他的马车。
“小妹——”离晚溪眼眸一动:哥哥过来了。“凌兄,看你一脸焦急,怎么了?”“是司徒兄?真巧,你来这里办事吗?”听到这对话,离晚溪犹如被大铁锤重重的砸到了脑袋,晕得耳边嗡嗡响:天呐,原来他们认识,这下我死定了。他肯定会告诉哥哥,你要找的人就在马车里。完了完了,我该怎么跟哥哥解释?
“嗯,我刚才听凌兄喊什么‘小妹’,出什么事了吗?”“唉,是这样的,我带妹妹出来玩,谁知道在街边走散了,现在正到处找她呢。”“哦,是这样啊……”听到这里,离晚溪的心揪得紧紧的。
“对了,司徒兄有没有看到一个这么高,大约十四岁的小丫头?哦,不对,她把头发梳起来了,穿着一身素色男装。”“没有,我刚从客栈出来。”“哦……那我先走了,等找到了妹妹,再来跟司徒兄好好叙一叙。”“嗯,去吧。”离晚溪松了口气,暗自庆幸,不过也很是疑惑:为什么他不告诉哥哥,自己就在他的马车上?他们不是认识的吗?
突然,车帘被掀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