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生活 > 青春年华:墨守流年 > 4暴风前夜
4暴风前夜
发布时间:2018/04/19 16:14   本章字数:2621
这一确认让子染如同当头一棒,惊恐万分。他那具有东方国度在这异国风情里,将是多么独特的一道风彩,他连忙低头拐进小区,匆匆步入电梯。一开电梯门就看见Loreta泪流满面的哭靠在墙,这一惊又非同小可:“你怎么了?没事吧?”
忧心仲仲再看到他的面容后一切烟散云散,令她兴奋不假思索地投入他的怀抱:“你终于回来了!”被她温柔地圈住身体,一时之间子染有些受宠若惊,但想起刚才看到的那幕,他那墨黑的眼眸闪过一丝锋利的光芒,转而更紧地拥住Loreta,柔声道:“我只是出去看看,不用那么担心的。”
“那衣服找到了吗?”Loreta心急如焚。令子染警惕地看向四周,转而压低了声音:“先进屋再说吧。”
子染紧握住她的手坐在沙发上,假装镇定地:“衣服已经处理好了,你放心吧,他们发现不了你的行踪的。”
Loreta不容置信地打量着他的黑眸,飘渺的光芒躲避着不敢看她的眼睛,于是乎她惊叹:“我知道你在骗我,他们在找我对不对?而且他们知道我就住在这附近对不对?”
被她一眼看穿的尴尬让子染无语,干涸的嘴唇挪动着半天才挤出:“Loreta。”
“我要离开这里。”没有预兆她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待她转动门锁的那一刹那,匆匆赶到的子染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她:“Loreta,不要走,你不可以离开。”
“我再呆在这里,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她语带哭音挣扎着:“求求你了,先生放我走。”
“我不放,他们只是在寻找你而已,并不真正知道你的下落。只要你这段时间都不出门,老实呆在这里就安全了。”
“可你要怎么办?大胡子见过你,而且你极具特色的东方面孔走在大街上,他们也一定会认出你的。”
“他们认出我也没关系啊!”墨子染假装镇定:“至少他们并不知道你的失踪与我有关。”
“大胡子能够成为瓦棚区的霸主,就不会是个傻子,我做乞丐这么久从来没有好心人为我披过一件外套,从来没有人为了救我不顾自身安危。”咸咸地泪如同断线般的珍珠落隐在衣衫间,突然间破碎的目光看到了那件外套:“天啊!”Loreta不由地打了个寒颤:“我居然这么糊涂带走了外套,这么一来大胡子肯定可以猜测到我的失踪跟这件外套有关。”
寂静,无边的寂静,在空气中缓缓流淌。
“Loreta。”子染长吁一口气:“事情或许并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糕,这里是住宅小区会有保卫人员维护治安,只要你呆在这里我可以保证你是安全的。”
“那么你呢?”她殷切地抬头看他,子墨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我没事啊!他们即使猜测没有证据又能拿我如何?”
“子染。”她悲叹道:“你真的不了解大胡子有多凶恶。”
“放心吧。”子染轻拍她手背:“巴黎也是一个法制国家,我们都会没事的。”
“可是子染,就算站在巴黎圣母院脚下,也会有黑暗的风景是你无从想象的啊!你还是放我离开吧,这样你的生活才能得到平静。”
他微笑着轻握住瘦弱的双肩,用坚定的眼神:“即使是黑暗,我们也要携手一同走过,夜深了,早点休息吧。”他温和地替她铺床,贴心地打开床头灯:“有这扇灯保护着你,不用再害怕黑暗孤独了,如果……。”他顿了顿恬静地抿嘴:“做噩梦了,可以叫我陪伴,24小时欢迎你的打扰。”
面对他深情的表白,Loreta面颊绯红,带着少女般的娇羞“子染。”却看见他因偷笑而颤抖的肩膀,抖动消失在门口。
夜,温柔如旧,却是一个难眠的夜啊!
冰箱里放了食物,这个是外卖电话,饿了可以订餐。”子染一边整理包包,一边不忘叮嘱Loreta,看着他的书包她的眼神莫名地发出流光异彩的光芒:“怎么啦?”有些不解于她眼中的光芒从何而来。
“没事。”她垂下的暗淡的眼眸,转瞬又扬起甜美的笑容,温柔地踮高脚尖像个甜蜜的情人吃力地替他整理着领夹,衣衫。突如其来却又恰如其分熟悉的近距离感深深地拉近了彼此吸引的两颗心。
从她的瞳孔里他终于懂了,“如果你想读书,等过些时候我可以帮你联系学校,在这之前我可以教你。”
“真的吗?”她喜出望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轻捏自己粉嫩的脸颊,会痛,原来这不是梦。子染看着她瞬间捏红的脸颊,心痛不已忍不住伸手抚摸:“这不是梦,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要再虐待自己了,另外记得按时擦药,我晚上回来要检查的。”
“嗯。”她含着眼珠,微笑地看他步入电梯。
Tom对子染满面春风举止叹为观止:“喂,你有艳遇啊!”一句话让正在喝咖啡的子染呛得五脏六腑都辛酸无比:“我请你,不要那么语出惊人好吗?”
“我是实话实说啊!就凭同学们给我封的情圣称呼,有哪些事情可以瞒得住我啊!”
“是的是的。”子染强压咳嗽的冲动,又不得不两为其难艰难地忍着笑。“装,你继续装,哪天被我撞见看你还怎么跟我解释。”
“只是一个,呃……”面对好友的追根刨底,子染不得不加以解释,不想却越描越黑。
“啊!还只是一个啊!你小子可以啊!”TOM夸奖地站起身从上到下严格地打量着墨子染:“体格不如我强壮,身体也没有什么肌肉,充其量就是脸上的五官俊朗了些,整体看上来,用你们中国人的那句话,就像一根豆芽菜完全没有我们法国的薯条来得威猛有型。TOM双腿一蹬搞笑地做出超人模样。
“哈哈哈。”TOM的幽默让子染忍俊不已,笑得瘫倒在椅背上。目光无意间飘向窗外,正逢大胡子背着袋子阴沉地走过,子染瞬间拉过TOM的手,假装情侣地藏匿在TOM的身后,躲过大胡子锐利的目光。
“喂!”这一举动更让TOM惊恐万分:“你小子该不会是个Gay吧。”子染食指放在唇边示意TOM收声,一边用紧惕地眼神扫射着落地窗外。“你小子是看到鬼了喔!”
“呃。”面对TOM诚执的目光,面对朋友子染不忍有任何隐瞒:“真是一言难尽,你先答应我,听到后不要惊讶不要说出去好吗?”
“你们中国人真麻烦,一言难尽,就讲两言,三言,直到把事情讲清楚为止呗。”TOM双手一摊翻翻白眼:“快说吧,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记得我上次问你是否有见过一个小女孩十三四岁左右,这么高蓬头垢面但有一双清辙的眼眸在乞讨?”
TOM眨眨眼睛,不明所以这个跟他现在惊惶失措的样子有何关联。”
“那天我找到了这个女孩,并把她带回了家。”子染平静道。
“然后。”TOM惊讶地张开嘴巴:“你把她带回了家?”他转头去看窗外像是明白了什么:“那刚刚是她爸爸在找她吗?”
“那不是她爸爸,那个大胡子根本就是一个利用孤儿乞讨谋生的工具而已。”
“所以你救了她,因为你的怜悯。”TOM双手交叠在胸前,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子染,半晌才支起身子,轻拍子染的肩膀:“好样的,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但他又紧锁眉头:“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