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电子竞技 > 都市邪王 > 第十二章:赌局
第十二章:赌局
发布时间:2018/03/26 11:45   本章字数:2821
俗话说得好,宁杀人,不挖他人坟!

挖他人祖坟,一是自己作为子孙这一辈的,不能保护着先人,事为不孝,虽然云罗村都是靠山,但都是背阴的地方,在风水上看,却是不宜埋人,不过却生长着很多茂盛的药材等东西,而张家村则占着向阳的地方,云罗村的先辈都埋在张家村的地头。

这么说张家村不允许给云罗村的再埋人了。

众人听着,纷纷响应,六七十人,比我作八九十人还要响亮。

云罗村的人听着都急了,这件事传出去云罗村想不出名都难了。

全村人给挖祖坟,这够味儿!

祖宗都保不住,那么以后还敢为人。

云柱的爷爷几天前才葬在张家村的地头上,他一向都是最尊敬爷爷,听到张家村拿祖宗的事来发作,不由急起来,从田地上跳上,扯着嗓门道:“你们敢!”

“张世守,你有种就做!”狗仔也跳起来:“如果你做,我不让你绝子绝孙不姓云!”

众人都不理会田地里的事,个个都站起来,站在云柱旁边。

云开年纪老了,在众人拉扯下才上来,颤颤站在云柱的旁边。

“嘿嘿!我不敢,难道你们敢……”说着拉着众人叫道:“乡村们,张家村不让我们活,为什么我们要让他们活!”

众人叫着,拿着锄头,纷纷响应,远远赶来的人一下子就多达了一百多人,有老有幼!

云柱跑过去,拿着锄,横着去路,喝道:“站住!”

“云家小儿,你们想干什么?”张世守自然也认识云家村的云柱,他一点也不把眼前的小儿放在眼里,语气却是嘲笑。

“张主任,万事好商量!”一边的村长云开颤颤跑过来!他不想自己做村长有这种污点。

挖墓那还让他活吗?

“村长!”众人听出村长有妥协的想法,不由叫起来。

云柱有些意外看着村长。

“你说我们放就放,那么我们还有什么面子,而且这一次的损失怎么算!”

云罗村的人听了火了:“张兽守,你说什么?你们把我们的田淹了,你们又怎样算!”一些人就开始用谐音骂人了。

张世守冷笑道:“那是你们懒,我早就说过,要在下游蓄坝,让你们填高一些!只是你们不听,这怪得谁?”

云罗村的田地其它从山里引着小沟,不用从河里引水,但是张家村则不行,必须从河里引水,张家村为了方便,在半年前就说过要蓄坝,只是云罗村一向不把张家村所说的放在眼里,现在做好,引水入田,倒是淹着了。其实张家村也不用蓄水,只要云罗村肯帮忙把水引过张家村,一分钱也不用。

云泽聪冷笑道:“我们可没有你们这么有空,而且我们帮你们蓄坝,那么这些钱谁出……”张家村的人冷嘲道:“你们是没有空还是没有钱……”

“云家一向都是穷人滴的!”

“早说两句,我们多的不说,一两千块还是拿得出来的!”

众人在下面冷笑着。

云家村的人听着,不由听着眉毛挑起来。

这几年里下家的张家村凭着水利,虽没有山里特产,但是却是发展得不错,而云罗村因为给张家村挡着路,人走可以,但是不给货物出来,以此来报复,看着张家村几乎个个都住洋楼,个个都眼红,现在村里住上洋楼的也只有金正中。

云开听着一脸尴尬,发展村里的经济是他的任务,现在听到外人说自己村穷,脸子不好放。

“张兽守,你不要得意,我们云罗村一定比你们要发达……”

张家村的人笑了起来!

“哈哈!凭你们云罗村,要人没人,要物没物,发财,母猪也会上树!”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现在不是吵着如果修理田地等事,而是发展村里的事,面子的事了。

云柱记起爷爷所说的话:“尽可能帮村里人!”当下越众出来道:“如果我们云罗村能发展,那么你们叫我们爷!”

众人一下子就笑了。

“好啊!你们做到再说!”

“云柱小儿,你没有爷爷,不会这么快就急着想认个爷爷吧!”

众人又是一阵嘲笑。

那一个人不想发财,但是那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本事,云柱忽然说要发展村里的经济,这无疑又是让张家村的一个大笑话。

因为云罗村这么多年都没有发展成,而且云罗村的人又死蠢的,都不出去谋生的,只是待在村里。这么多年了,才得了一个大学生,很不幸,那个大学生又残废了!

“你是代表村里的还是你说的……”张世守显是对他所说满脸不屑,如果让他相信一个小毛孩,那么全天下的人都笑了。

云柱也不用看后面的人,笑道:“是我跟你赌,怎么样?”

狗仔忽然走过来道:“我也是!”

一些年轻人也忽然走出来,叫道:“我也是!”一会三四十人倒有十个人过来跟着云柱来赌,让云柱有些意外。

他自然不会相信是自己有威信,只是众人看不过,特别是年轻人看不过张家村的人这样对自己指手划肢。

这么多年来,穷得都成为张家村的笑话,又让他们捏着鼻子说话,呼呼也不顺。

现在云柱说出来,只是起了一个头。

那些老人站在一边,应不是,不应也不是。他们年老了,确实没有什么能力,而多年经验,又让他们对年轻一代产生怀疑,因为这么多年,他们都曾经有过热血,只是最后给生活都磨掉了!

云开的脸上一片怒晴不定,云柱这样抢夺,把他的面子都抢了,让他上不得下不得,以后他在村里还有什么威信没有。

“我也是!”云开没有办法,只好加入,心中骂了云柱,甚至把他的爷爷都骂了。

这个混帐的东西,不懂得看情度势。

“那么你是自己跟我赌,还是你代表村里的人跟我们赌!”

张世守听着,不由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嘴上还是一片冷笑。

他根本不相信云罗村能发展起来。

然而张家的其它人忽然间从云罗村的人空前团结感到一股压力,不敢出来跟着应,最后张世守把眼睛放在老婆身上,希望她出来帮忙,但是何金梅那里跟着爱郎作对,看到张世守望过来,过去说道:“世守,我们不跟他做这种什么无聊的东西。”

张世守第一次感到孤立,老婆也不支持自己,听着不由心中怒气了:“你说什么?你不帮老公就罢了,还帮着外人说话!你……”一时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云柱看到何金梅穿着一件碎花格子衣,不知道是不是前几天他开发好,发觉脸上红光不少,听着张世守的话,不由不满了,跟她的男人也有四个,嫁给张世守,虽然给了她名份,还有金钱,但是在生活上,何金梅认为张世守远远不够,所以看到云柱那惊人一柱之后,马上就春心燥动,做了嫁为人夫之后红杏出墙的事。

云柱惊人的持久力和粗暴狂野,让她食不知味,内心中早就把他云柱当成他的丈夫,张世守,只是他傀儡,过不了多久,她甚至动员云柱娶了她,而离了张世守,那里还对着丈夫所说的听话,而且还对爱郎呢?

现在只是时机不到!

“你说什么?”

何金梅听着雌性一发,“你看周围人,是你强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