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电子竞技 > 都市邪王 > 第十章:破体丹的效果
第十章:破体丹的效果
发布时间:2018/03/26 11:45   本章字数:3774
叶倩玲听到,心痛不已,知道不能在云柱面前提爷爷,于是又轻轻走过去。

“云柱!别这样!”叶倩玲走过去,拉过他,搂着他,让他贴在自己的怀中,似一个母亲关爱。

“走!走!我不想见到你们,你们都是骗子!我爷爷没有死!”云柱并不领情,站起来,拖着叶倩玲往外推。

“云柱,云柱!你醒一下!”叶倩玲本想凭着自己的柔情,把云柱感化,当下又急又担心,但是叶倩玲只是一个纤弱的小女人,根本没有何金梅的力道,一下子就推出门外,“纭币簧厣厦拧

“云柱!云柱!你开门!”叶倩玲拍着门,叫着。云柱吼道:“走!你们都是骗子!我不想见到你们!我爷爷没有死!”

金正中想了很久,云英杰刚死,现在要最快的速度让云英杰下葬,否则人体内的器官全融化,那样就很难得出有效的数据,所以从云柱家出来的时候,马上就向云开云龙等人说出事来!

村人听到云英杰死了,不由都吃了一惊,但是同时又是沉痛。

毕竟死人,所以急急带着人带来。

“云柱怎样了?”金正中问叶倩玲。

“他关上门,说我们是骗子,他爷爷没有死!”说着叹着气道:“真可怜!”

此时旁边一个老年人道:“云柱跟狗仔最熟了,叫他来,一定肯出来!”

“狗仔回他外婆家了!”一个中年人道。

“哎呀,这怎好呢?顾不得了,村长,你安排人去把狗仔接回来,这车费人工我出!”金正中担心众人把事怀疑在自己的身上,说自己毒死人,那么自己在云罗村的研究,就要告吹,此时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啊!

而且把人入土,这样他才有机会把人挖出来。

“说那里话,同村人还说什么钱?我马上安排!!幸好狗仔的外婆离这不远!”刚才的老人说着转身对旁边的一人道:“泽聪!泽明,你们两人熟悉,现在骑车去,坐村里的摩托!”身后两个中年人应声而去。

云柱对外面的事置若罔闻,叶倩玲众人在外劝了半天,个个都口干舌燥,但是根本没有把人拉回来,只好找地方休息。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摩托声响起,刚才的两人出现,身后也跟着一大伙人跟着跑来。

从摩托车下来一个年约二十岁的小伙子,粗壮高大,一下车就问着云开村长,道:“四公,云柱怎样了?”

“他不肯出来!你劝劝他!他对你最好的!”狗仔点点头。

云柱呆看着爷爷,摸着那冰冷的脸,脑中不断回忆着自己爷爷的生平,但是很可怜,爷爷对他的痛爱很少,在十年前,爷爷就躺在床上,不时说着一些做人的道理,那一边说一听成了他们一生美好的回忆。

云柱想着想着,不由悲由心生,伏在床上抽泣……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响起拍门声,接着是自己熟悉的声音:“云柱,是我,狗仔啊!你开门啊!”

云柱于是打开门,伏在他的怀中,叫道:“狗仔,爷爷死了!爷爷死了!”

狗仔原名叫云荣家,十二生肖属狗,身材高大,最爱保护弱小,众人都欺负云柱没有爹娘,有一次,给人骂了野种,云柱当时跟人打了一架,但是人少,狗仔刚好经过,上前帮他放倒所有的人,于是两人就成了贴心的好朋友。

狗仔比云柱大两岁,但是却是一个有胆没心的人,说话直接,不经大脑,所以在很多的决定云柱反而成了大哥。

狗仔不喜欢读书,经常带着云柱上山砍柴,时常捉些鸡啊,鸟啊,两人一般都会平分。

狗仔泪水暗涌,轻轻拍他的肩道:“别这样,爷爷没有,还有我吗?还有众多乡亲吗?这么多年,你不是很坚强的吗?坚强一些,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看,我爸死了,我还是十岁呢?你呢,你爷爷陪你这么久了,而且你爷爷病得这样,他也很痛苦,这样走,也是一种解脱啊!”

云柱哭着,众人都过来劝着,都说不要伤心!有什么事村里好商量。

乡亲越来越多,商量帮忙把云英杰下葬,忙着了半天,金正中又找了村里一个看风水的云南飞,决定选择在明天下午两点安葬!

金正中与狗仔几人守着云柱,而云柱跟着狗仔哭泣之后,一片茫然,有时除了哭,不知道做些什么?饭也没有吃,众人劝说,弄得也没有心情吃饭。

一边的叶倩玲看到,心疼不已,只能暗自叹息,而不敢太出面劝说。

第二天中午,云柱捧着临时做成的牌位,跟着送葬入山,下了葬,云柱不肯埋土,弄得众人见之伤心,劝说半天,才把人葬下去,最后云柱不想离开,本来金正中想留下陪着,但是有人找他看病,只好离开,只留下了狗仔一个人。

夜里,繁星点点,布满天界。

“狗仔,你说人死了会不会进入天界!”云柱突然问着,眼睛迷离,看着坟墓。

狗仔默语,最后才道:“云柱,其实你想开些,你爷爷上十年里守着不肯离开,这也是一种痛苦,现在离开,或许是一种解脱!”

“爷爷一定上了天庭了,天庭一个熟悉的人也没有,爷爷一定很寂寞!”云柱不着边际说着。

狗仔听着有些担心,“云柱,你不会疯了吧?”说着走到他的跟前,云柱推开他,骂他才疯了。

狗仔看到,心下放心,两人又坐了一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下山去。

云柱劝着狗仔回去,自己没事。

狗仔看到云柱回复正常,也不坚持,也就自行回去。

却说云柱两人离开,一会在云英杰的坟墓边出现了一条黑影,他向山下张望了一会,确信了云柱等人下去,马上就解下铲,重新把墓挖开。

如果此时有人上来,就会发现,眼前的人不是谁,却是金正中。

在今天下午,他已经安排好自己离开云罗村,却在暗中潜回来,他不想让叶倩玲知道自己的事。只是他想不到云柱在这里坐这么久的,弄得他给蚊子咬了几十口,浑身都不舒服。

金正中必须尽快把云英杰的内脏拿出来,否则等尸体全部腐烂之后,根本没办法观察。

金正中挖一下就向下看一下,生怕有人突然上来。

这个坟墓他也参与下葬,所以还是很熟悉,新土松软,金正中不用费很多功夫就挖到了棺材板,接着喃喃对着云英杰说着:“对不起!云叔,你有什么责骂的话,你就找上帝!你的孙子云柱我会帮助照顾好的!你有怪莫怪了!”

祈祷了一会,金正中又小心把上面的泥沙拔开,他还不想去玷污着这个神圣的灵魂。

他费力打开盖子,一股臭气扑鼻而来,他虽吃了解臭丹,但是还是感到想呕吐,他深深呼吸了一下,又从自己背包拿出缸和刀,镊子,把云英杰的衣服解开,开肚把内脏取出来,放在自己的缸中,做完这一切,他把胸部掩好,穿好衣服,重新钉上棺材。

做完这一切,已经接近天亮!

金正中也不往家里走,往山里去,向着县城。

云柱待狗仔离开,关上门,整个人都坐下去,虽习惯自己一个人住,但是却一直都认为爷爷一直跟着自己生活,生活的枯燥却有意义,但是这两天经历的事太多,让他又惊又喜又悲,看到爷爷不在了,不由再次放声大哭起来。

突然云柱一路而起,跑进爷爷的房间,打开床炕,却发现那床都让石块盖住,于是他马上用东西挖开,在砖块下面果真找到一个木匣子,油漆闪亮,长约二十公分,宽十公分。

“爷爷!”云柱睹物思人,心情悲恸,过了好一会,才打开匣子,却见一缎崭新的布条,包着。

云柱忽然手有些颤抖,想到爷爷所说:“我不是爷爷的孙子!”“不!我永远是爷爷的孙子!爸妈这么小就抛弃我,我为什么要知道他们呢?为什么要找他们呢?爷爷说过,要我帮助云罗村的人!我是吃云罗村的米长大,是云罗村的人帮助我,帮了爷爷。”云柱合上盒子,不再看,重新放回,合上砖块,呆呆看着,直到天亮,狗仔一早就带着早餐过来。

“怎么了?好点没有?来,吃早餐!”云柱摇摇头,狗仔劝了好一会,最后道:“我放在碗柜里,你要吃时煮吃!”说着站起来,把早餐拿进柜子里。

天柱在房间三天,狗仔陪了三天,到了第四天早上,天柱略吃了一口,狗仔给他带早餐来的时候,道:“去,走走!”狗仔拍着他的肩膀,笑道:“我早就等你这句话,说,去那里?”云柱升起一股暖意。

骄阳似火,路两边的花草低垂着,斑驳陆离的阳光从树隙透下来,地下顿时如星星阵图。

无风,不知名的虫子聒噪着。

云柱随手摘了叶片,道:“狗仔,你出去过吗?”

“出去,去那里?去城里?”狗仔皱眉道。

“能去那里就去那里?”云柱漫不经心道,把手中的叶子扔了重新摘了一片。

狗仔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出去过,听说城外的人很坏,还是在村里好,不过你可以问云素姐!”

云素,云柱是知道,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不过很不幸,却得了一种怪病,下半身不能站起来,今年从学校里回来,一直都卧在床上。当时年轻的玩伴,因为彼此的身份发生了变化,再也没有怎样交集,而且云素是一个女的,去了也不方便。

云柱一下子没有声音。

“城里的人很坏吗?”云柱沉默了一会,忍不住问。

“嗯!”狗仔目光迷离,“我也是听金医生说的,他出去读书!”

云柱叹了口气,自己是不能再读书了。

两人走走停停,来到村里。

突然,村里付出一阵吵闹声,一会,几十人从各自家里拿着锄头,抗铲,舞棍,熙熙攘攘,奔走出来,后面的小孩子叫着跳着,“打人 薄按蛉 薄俺 薄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