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电子竞技 > 都市邪王 > 第九章:药人
第九章:药人
发布时间:2018/03/26 11:45   本章字数:4158
再说云柱一夜不敢睡,守着爷爷的身边,却在下半夜的时候,迷糊之际,突然听到床上有响声,睁开眼一看,却见爷爷站了起来,并下了床。

云柱一见,又惊又喜:“爷爷!你醒了!你能站起来了……呜呜……爷爷……”话还没有说完,却发现不对。

云英杰双眼露出精光,锐气逼人,云柱接触到对方的眼睛,不由打了一颤,一个念头升起,爷爷是怎么了。

很快,云英杰精气尽收,但对云柱的话置若罔闻,双眼是空洞,没有一丝感情,机械向着外面走去,好像外面有东西吸引着他。

云柱追上来,双手抓住:“爷爷!爷爷!你怎么了?爷爷,你不要吓我……”摇着肩膀,泪水流出来,可也在此时,突然间云柱感到身子飞起来。

“砰!!”云柱感到自己全身的骨架都散开,惊恐睁大眼睛看着爷爷。

云柱不敢相信病得淹淹一息的的人居然醒过来,又发生这么大的力气,而且还把自己扔起来。

“爷爷!”云柱颤抖叫着,爬起来。

“嗷!”云英杰的嘴中吐出了巨大的血箭,腥臭无比。

“爷爷!”云柱扑向爷爷,但是更加奇怪的发生,云柱还没扑到云英杰的跟前,再一次给人抓着手,一扔,再次飞向墙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差点把墙撞倒了,泥块做的墙,簌簌落了泥,痛苦刺激着全身,模糊视线,但是云柱着急爷爷,又是挣扎着起来,却见云英杰身子摇晃了几下,又一口鲜血流喷出来,腥臭无比,充满着整个房间。

一股求生的能量,让伤痛的云柱蓦地从上站起来,扶着摇摇欲坠的爷爷,而这一次云英杰如泄气的皮球,没有再打他,整个人软绵绵躺在云柱的怀中,几乎让云柱再次倒下。

云英杰的嘴中不断有血涌出来,脸上的皱纹上一片汗潮红,好像是吃了春药一样,而眼睛却是一片迷离,最后看到云柱,那双眼睛才有了一些神色,脸上露出苦笑和高兴的神色。

“云柱!”云英杰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再也没有咳嗽。

“爷爷!云柱在这里!”云柱正担心爷爷认不得他。

云柱把人放在床上,转身把眼泪擦干,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痛苦。

“云柱,爷爷不行了!我见到你母亲了!你父亲了!!她说她们很寂寞,叫我去陪她……咳……哇……”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腥味极大,几乎让人作呕。

云柱抹掉,安慰道:“爷爷,你不会有事,你不会有事的……”

“云柱,你不要说,爷爷走之前还有件事跟你说,否则死不瞑目啊!”这一次醒过来,说话却没有咳嗽的声音。

云柱心不禁抽蓄起来,却不敢打断爷爷。

此时他也没有主意。

“云柱,你不是我的亲生孙子,爷爷一生没有结过婚,你是我捡来的……咳咳……”

云柱惊得魂飞魄散,失声叫道:“不!爷爷,你是我的爷爷,爷爷,你不要我了!!呜呜!!”云柱悲情涌动,泪水如珠儿落下来,滴在衣服上,床上。

“爷爷,我去找金医生!他一定会治好你的!”云柱想站起来,但是却给云英杰拉着手,哑声道:“云柱,不用了!咳咳!”说着又咳了几下,云柱这一下不敢动了,生怕自己给爷爷带来伤害,于是转身坐在云英杰的背后,轻轻拍着他的背。

云英杰喘了几口气,才道:“云柱,爷爷没有读过书,不过在十几年前爷爷出去过,当时捡回你,我的床下面有一个你的身世证明,只是爷爷十年前病了,一直都想告诉,但是你还小,怕你受不了苦,所以没没有告诉你,可是又怕自己突然死去……咳咳……不过幸好,现在你大了……咳……”说着又一口血流了下来,又是一股腥臭。

“村里的人,帮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一定要报答他们的恩,要滴水之恩,要涌泉水相报啊!所以,咳……云柱……咳……要记住别人的……好……哇……别怀恨别人……是云罗村的人养了你……哇……别怀……”云柱急叫:“爷爷,你不要吓我!”“爷爷,你不会有事的……”

“爷爷,你别说了,我都听你的,你躺下休息吧……”

“云柱,爷爷不行了,你爸叫我了……哇……”又是一股腥臭的血气喷出来。

云柱叫着:“爷爷,你不要吓我……爷爷,你醒醒……”云柱不断摇着云英杰的身子,但是云英杰的嘴中不断冒出鲜血之外,接着就是含糊不清的话。

周围都荡着“爷爷,不要丢下我!”惊得在附近的鸟拍着翅膀飞走。

“爷爷!是我害了你!”在天地间发出了人世最惨的忏悔声。

一会就见到一人冒着黎明的曙光冲出屋子,向着田野冲去,似长跑冠军。

金正中正在划算着自己的事,外面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早有所备,根本没有轮到叶倩玲,马上起床打开门。

“金……医生……爷爷不行了!你快些……救下……他!”云柱一口气接不上来,脸上是焦急和痛苦,泪水不断流了下来。

金正中虽有所备,但是还是吃了一惊。

云英杰已经远远脱离了自己的预计,他应该是昨天晚上死去,这药还有问题!

金正中二话不说,拿过药箱,云柱拿着药箱,拉着金正中狂跑。

“金……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的……爷爷……”云柱在路上已经不知道在路上说了几次。

金正中内心却焦灼起来。

云英杰这一个药人,他用了十年时间去检验,但是这么多年里却没有成功,昨天所给是最后一剂了,希望成功。只要成功了,自己就可唾手可得了荣华富贵。

十年了,十年了,现在就可以见证了!

这药他还是设计有误啊!

金正中加快脚步,也不多说,两人用了十分钟时间,跑进屋中。

金正中还没有进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臭味,在血腥中闻到熟悉的药物,心下忍不住兴奋,果真是自己的药物研究出现了效果。

只是这效果怎样?

进入房间,却见里面一片血色,腥臭不可闻。

再看云英杰,瞳孔放大,已经没有生气,脸上有着痛苦和不舍,无奈,但是他还是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会,又看了眼皮,最后叹了口气:“云柱,对不起!你爷爷去了!”

“不!不!金医生,我求求你,请你救一下我爷爷,你是一个神医,你一定行的,求求你,我以后为做牛做马……求求你,救一下我的爷爷!”云柱哀求着,抱着他的大腿,低下头,哭着,泪水飞下来。

金医生说的最后机会,那么就是最后机会。

“云柱,对不起,我不该让你给他吃那些药!对不起!你不要这样!你起来!”金正中看到对方哭得这么惨,一些愧疚的心情升起来,搂着云柱,也不禁低泣起来。

“金医生,求求你,你一定行的,你是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一定能救下爷爷,我求你了!”金正中轻轻抚着云柱的头,泪水也不禁流了出来,心中感叹云柱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自己这么做,对得起别人吗?但是又想到那一个皇帝不是血人加身的。

“云柱,你不要这样,你爷爷,我无能为力!你起来……对不起!”金正中口中说着,眼睛却看着四周。

金正中的眼睛突然看见那些泥砖做的墙脱下一片泥块,他记得昨天来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些,他的心不由一阵颤动,难道真的行了?

大力士,据二长老所说,身体爆发力增强,成为一个打不到的人,但是又与平时那些兴奋药不同,这些药是破坏他人经脉,造就新的经脉,从而成为一个全新的人,只是有一个比较困难的就是造成新经脉的时候,破体丹必需给以足够保护,让新经脉能迅速吸引能量,同时能抵住旧经脉带来的损失,否则造成的人也只是现代社会兴奋药而已。

“云柱,云柱,你说一下,你爷爷当时是怎样死的?”云柱给金正中扶着,眼睛里露出一种炽热的光芒,同时他的手还微微颤抖,但是过于悲伤的云柱却没有发现。

云柱目光空洞看着自己给盖着衣服的爷爷,断续说了一次,特别说到爷爷突然间坐起来,顺便问了一句,为什么会突然间坐起来?金正中道:“可能药力过猛!”心头却不由狂喜,终于他起来了,在长达十多个小时里,破体丹为什么不能提供保护呢?难道云英杰的肌体遭到破坏,不能吸收能量。

其实金正中的猜测没有错。

破体丹的出现都是以一个健康的人来作研究的,而金正中就是错误把研究用在一个躺在床上的十几年人,经脉已经受损,否则也是出现成功的可能。

“真的行了?”

他妈的,终于成功了。

哈哈!千魔门,千魔门长老之位是我的!

哈哈!云英杰,多谢你!

金正中看着云英杰,脸上先是露出了冷漠与兴奋,接着又是一片伤感。

十几年让他屈于山村早已经沉定如水了,很快就适应了自己的角色,否则在千魔门的血案中,他也不可能进入一百六十五个精英之中。

金正中悲伤道:“对不起,云柱,是我害死云叔!”

云柱没有说话,自己重新坐在爷爷的床榻边,口中呆话:“爷爷,没有死!”

一会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却见叶倩玲走了进来。

金正中站起来,向着叶倩玲走去,拉着,两人出了外面,轻声道:“云叔死了!”

叶倩玲虽早有准备,但是也不禁“啊”了一声。

“你进去安慰一下他,我找些人帮忙把他葬了!同时你把房间打扫一下!”叶倩玲点了下头,金正中回头拿着药箱离开,却见他走到无人的地方,强忍着内心的颤动。

他可以确实,云英杰一定站起来,爆发着强大的力量。

自己离成功近了。

十年了,十年了都没有一个人成功,自己却成功了。

未来属于自己。

他奶的,十年旮在这种地方我几乎傻了。

现在天下间是我的天下了。

嗯!还不行,还没有把人的生死控制住。这是药还是份量的问题……

回去得研究一下!早一天成功,天下就是我的……

叶倩玲走进云,却见云柱似乎傻了一样,不由心头微痛,走过去道:“云柱,人死不能复生!你别难过!你爷爷死了,还有我……们!”叶倩玲觉得说一个“我”字太暧昧了,又加多一个“们”字。

云柱听到叶倩玲的声音,转过来,双目呆然,两行清泪流下来,不由伏在她的怀中:“姐,我的命苦啊!”

“弟,一切会好起来!你不要伤心!现在最重要的,让你爷爷入土为安!”叶倩玲轻声道。

云柱猛却推开叶倩玲,大声道:“不,我爷爷没有死!我爷爷没有死!”转过头抱着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