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电子竞技 > 都市邪王 > 第五章:云柱,我要
第五章:云柱,我要
发布时间:2018/03/26 11:43   本章字数:3668
“这是我刚才捉的,刚才不见了!怎么又在这了!”云柱听到有些意外,走过去,拿起来,果真是自己刚才捉的乌龟,疑惑把它放进包中。

何金梅妩媚一笑:“可能你要做龟公吧!”

“什么龟公?”云柱只是一个涉世末深的年轻人。

何金梅解释了一次,云柱嘿嘿一笑:“可能也只是做你的龟公!”说着又伸手揉着何金梅胸前的两点,何金梅身体敏感,身子一下就软起来,满眼妖艳,引得云柱怦然心动。

何金梅满脸桃花,让人欲罢不能,又拥有让男人发狂的本钱,如果不是因为时间,可能何金梅还要大干一场,直到满足各自的手足之欲,才约定明天再见。

云柱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回味之下,不由哼着歌,小哥也要爱,小妹也要闯,闯那个水帘洞啊!

看着人离开,兴致勃勃离开。

这一天凌辱,云柱回去睡不着,第二天早上早早就起来。

却说云柱捧回乌龟,本欲给爷爷炖了,但是拿回来家中,却见这个乌龟放了半天也没有动着。

“难道死了?”

云柱伸手扯乌,突然一股电流涌过来,顺着手指,迅速涌向全身,全身都发麻,习惯性把乌龟都扔在一边。

不由呆住!

这是一只电龟?

“哎哟!”

云柱吓得大惊失色。

声音分明从乌龟发出来的,乌龟能出声,真是天下奇闻了。

但是这声音分明从乌龟发出来的!

“云柱……云柱……咳……咳……你怎样了……”里面的传出咳嗽和咯吱声,想是听到外面的动静了。

“云柱摇着头:“爷爷!我没事!”云柱起身走过乌龟的身前,重新拿起。

“咦!难道听觉错了!”

云柱始终不相信乌龟会说话,拿着乌龟隐约发现乌龟身上发出淡金黄色,于是揉搓眼睛,再看那乌龟,除了黑蝎色之外,那有什么金黄!

难道是自己看花眼?

云柱不由为自己提出第二个问题?

当他再次拔弄乌的时候,同样,一股迅猛的电流顺着手指袭击的全身,乌龟给扔向墙上,发出“哐”一声的金属声。

“啊!”

“哎哟!”云柱不由发出惊叫声。

又再出现刚才的“哎哟”声。

“云柱……云柱……咳咳……”里面传出咳嗽和焦急的声音“出了什么事……?咳……咳,云柱……”

云柱头耳边嗡嗡直响,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听得爷爷叫得急,不由把乌龟放进桶里,满是疑惑跑进爷爷的房间。

“爷爷!我没事!”老人脸上虽是布满皱纹,但是依然一片潮红,显是咳得很厉害,云柱一边帮他捶背,一边抚顺他的呼吸,轻轻安慰。

“云柱,刚才外面这么响,发生什么事?咳……”老人顺气一些,但是眼睛却流着泪,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痛苦流。

云柱心里一阵难过,“爷爷!没什么事,刚才只是给条大鱼咬了几下,你不要想太多,金医生说行一定行!今天,我就按金医生所说的去给你熬药,你一定会好起来……”说着给他披上被子。

云柱看着太阳升得老高,狗都在那边伸着舌头,在一边喘气。一股股的热气往上窜,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向前,在转弯处突然消失。路两边的石砾,偶尔突出的小树丛点缀着田野空间。

“铃铃!”山间响起一阵自行车的铃声。

云柱马上站起来,露出期望的神色。

很快,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不由失望。

“云柱!”来人不是何金梅,而是云罗村的医生金正中,这个十多年前,金正中就一直医治自己的爷爷,从年轻医到中年人,可以说没有金正中,他的爷爷早上极乐世界了!

金正中约摸三十挂零,十多年前,才十八九岁的他,上了一年卫校,学了些皮毛,治治伤风感冒还可以,但是大病,一般让人送去医院。

云柱穷,没办法送云英杰上医院治,而金正中在云柱爷爷病倒之后,也义务医治了十年,十年里,分文不收。

但是却不知道,金正中拿着云英杰做了十年的药人,对着云柱说着,这是神效方,这是偏方,云柱年轻不懂事,听着什么做什么?眼看云柱年龄渐长,对自己提出的偏方已经提出怀疑的神色,于是不由加快对云英杰的试验,而十多年里的偏方和神效方都是云英杰对大力士试验的配方,只是这么多年里,把云英杰从一个还能走路的人,治成了一个不能走路的人,最后坐在床上度过。

在四天前,金正中告诉云柱,他从古书中找到一条秘方,主药他找到了,不过还差几样东西,一个是天麻草,一个是泥鳝,让他自己去找,在云罗村都有,同样也告诉云柱,这个东西他也不敢确实有没有效果,会有什么后果,他不是很清楚,请他仔细想清楚。

云柱听着,虽是怀疑,但是希望爷爷能早一天好起来,却是他的愿望,于是也尽力找这些东西。

但是云柱却不知道,此时一个天大阴影投向他。

金正中放好车,云柱迎上云,拿过包和箱子。

“云叔怎样了?”金正中很欣赏云柱的乖巧,心里微微过意不去,但是想到成大事不拘小节,只是一闪,马上就闪过了。

“还是这个样子,不过身体一天比一天差些了!”云柱想到爷爷的样子,不由一阵难过,脸上一片担心。

“我去看看!”金正中加快脚步,往里走,忽道:“你找到天麻草和泥鳝了没有?”

云柱摇头道:“还差泥鳝,不过很快找到了……”

金正中“嗯”了一下,欲说又止,不过这些云柱都没有发现,走了进去。

房子很矮,门框要弯下身子才能够着进,1.米七左右的金正中才勉强不用弯身进去,进入屋中是两张椅子和一张台,一张床,四面光秃秃,在厅的正上方则是一条小通道,没有琉璃片,不开灯,显得有些阴暗。

与厅一墙之隔的则是房间,躺着云柱的爷爷云英杰,再往里走则是云柱的房间和柴房,厨房。

云柱爷爷看到金正中进来,有些高兴:“正中,你来了!咳咳……”床上发出咯吱的声音。

“云叔!,你躺着,不要动!我看一下,有没有好转!”

说着拿过云柱递过的箱子,打开里面,拿出医疗用具。

云柱把爷爷扶正,云英杰道:“正中,多谢你费心啦!我自己知道是怎么会事?我的病是好不了!咳……”云柱连忙拍拍着后背。

金正中劝慰:“云叔,你十年前说不行,不是还活到现在吗?所以,云叔,我相信你会没事的?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而且……”接着看了一眼云柱,笑道:“呵呵,你还没有看到云柱娶媳妇呢?”

云柱听到,脸上一红,不由想到昨天晚上的风流韵事,眼睛不由看了一下外面,期待着何金梅进来。

“你看,呵呵!云柱脸红了,是不是有了女孩,要不要叔叔帮下你!”

金正中笑道。

爷爷瞄了他一眼,“唉!我这个病鬼在这种里,是不会有女孩子的,而且即使有,也不会回来的,除非我死了!……咳咳!”

“爷爷,你怎么老是说死呢?云柱不要女人,我要爷爷!”

“云叔,你休息好了,自然不会有事!血压正常心脉有些弱,可能营养跟不上!”金正中为他全面诊过之后,又让云柱扶着下来,两人出去。

“云柱啊!你也知叔的本事,那个偏方,其实我也拿不准,最好呢?你还是送你爷爷去医院!你爷的气色比昨天差了不少,再这样下去,我怕他挨不了几天。”金正中抓着云柱希望爷爷好的渴望,于是装作为难的神色。

在云罗村死一两个人没有关系,但是在云罗村有如此好的药人,却是世上难找。

他已经在云英杰身上收集了足够多数据。

“金医生,多谢你!”云柱不知道怎样面对别人的思情。

金正中拍拍他的肩膀,为难拍了他的肩膀,给了些药,嘱他好生照顾,然后骑车离开。

云柱黯然神伤,看着金正中离开,进去弄药给爷爷吃,吃过饭,又喂了药,百无聊懒坐着,何金梅的失信,想着今晚要不要再捉一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云柱想念何金梅太久,却见在角边出现了一个人影,慢慢,人影拉近,风姿绰约,楚楚动人,不是别人,正是何金梅。

只见何金梅慢慢上前,还打量四周,似乎怕别人看到自己来这里。

云柱脸动喜色,马上冲过去。

近了,却见今日何金梅穿了一件紧身的蓝色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花格子裙子,有些粉黄,近了,却见人每动一步都引起胸前的震荡,破衣而出。

“你累吗?”云柱在看到何金梅,所有的不快都不见了,上前温柔问,并拿过何金梅手中的东西。

“这是你的家啊!”

何金梅才嫁来张家村不久,而且张家村与云罗村有仇,也根本没有来过云罗村,虽想到云柱家中不会很好,但是想不到,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差,虽然房子大些,多些,与楼房相比还差很远。

云柱听到,知道她有些嫌自己这里了,呵呵一笑:“自己以后会做得大些!”

何金梅弯着身子进去。

“你爷爷呢?”

“睡了!”云柱把何金梅给的泥鳝放好。

何金梅一听,也没有去看云英杰,脸上喜动春色。

“云柱,我要!”何金梅随即搂着云柱,吻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