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竞技 > 电子竞技 > 都市邪王 > 第三章:撞了个女人
第三章:撞了个女人
发布时间:2018/03/26 11:42   本章字数:5486
金正中在云罗村开了一间诊所,有空就上山采药,来回几天,或跟着村长喝两杯,然后看一下自己的药人,开方抓药,加药,日子就在手指间和双脚度过,最后,金正中出城一次,娶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女人叶倩玲,那女人可说是云罗村中最为水灵的女人,初来的时候还是很怕生,但是村民的热情,让她很快就进入云罗村的生活,最后看到云英杰的惨状,还有一个小孩,母性的光辉,让她勤奔于云英杰的住处。

这天早晨,太阳透出了云雾。

“云柱!云柱……咳……”一间破旧屋子里传出一个苍老咳嗽声音。

在屋外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应着,只见其三步并出两步跑进去。

这个人就是我们这本小说的主人公云柱,老者自然是云英杰。

云柱,无父无母,据云罗村最可靠的证词,云柱是云英杰捡来的,但是却一直都得不到云英杰的证实,因为云英杰在三十八年前离开了云罗村,而在二十年后回到了村里,回来时抱着一个婴儿云柱回来。

屋子约摸十平方,没有装上琉璃瓦,有些昏暗,却仍可以看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眼睛都陷下去,深如山洞,脸上布满了皱纹,露出皮包骨,如果不是闪动的眼珠和起伏的跳动,还以为是一个死人。

“爷爷,你怎样了?”云柱很担心!爷爷已经在床上躺了差不多十年,近来有病重的现象。金医生,近来都透着叹气,让他好生照顾,有饭就给多些吃,好像是最后的饱餐,让云柱颇为心烦。

只是他没有钱,现在只能靠村里的金正中医生免费治疗。

“云柱……爷爷不行了……咳咳……”

云柱毕竟还小,听到云英杰说到死的事,不由哭叫起来:“不!爷爷!你不会死的!”

“云柱,人总会死的!咳……我不放心你啊……咳……”

房间里顿时响起那连续不断的咳嗽声,还有床板上发出的咯吱声。

“爷爷,你不会有事的,金医生前天说只要找到泥鳝和天麻草,你就会没事,我现在就去找泥鳝和天麻草!爷爷,你躺着,等我回来!”说完像阵风跑出去,后面传来着云英杰的叫声。

却说云柱走后,在屋角一边转出一个身穿普通的蓝色衬衫,身材矮小而略略胖的人,脸上露着微笑,他就像一个幽灵。

这种人就是把别人买了,别人还为他数钱的人。

如果云柱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发现,眼前的人竟是他视为好心人的金正中大夫。

十年前,他巧遇上云英杰,救下他的命,成为村里的功臣,又因为村里没有医生,而金医生也愿意在村里安慰,于是也住了下来,可是村人万万想不到,金正中在云英杰身上下了药,造成云英杰先是拄着拐杖走路,到最后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而药物每天都翻新,却不知道金正中正在加强他的试验。

只是近来云柱大了,人也是聪明得很,对自己也是恭敬,而且云柱也因为自己的爷爷的病,久病成医,是不是跟着金正中学几招,帮着照顾着自己的爷爷,可是金正中不能拒绝,只好把基本的东西教给他,不过云柱很忙,上山采药,自己去熬药给自己的爷爷,可是如此一来,金正中想插手的话,只有在西药上面下手,然后又说什么药有效,让云柱自己去找,自己则等云柱离开,暗中下药,形势不比人强啊!

没办法的办法!

金正中有些郁闷,原来成才都是大奸大恶的,还要有一个勤奋和勇于奋斗才行。

十年了,一个人有多少个十年,我操他娘的蛋!

不过金正中相信自己一定找到方法,现在,不正是拿着药准备了新一轮试验了……

金正中看着云柱离开,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在一个小隙里喷了一下,却是现代社会少有的迷魂香,过了片刻,确信迷香有效,从门口中走进去,来到云英杰的床上,却见云英杰静静躺在床上,似睡着,没有一点声息。

金正中伸手搭脉,沉思片刻,伸出手,在云英杰的肚子上面摸了一会,脸上却越来越沉重。

怎么会这样?难道出错了!不可能啊!妈的,十年了,不能等了,得想个办法才行,这个破体丹……金正中自语说着,最后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瓶青色的东西,倒出一颗青色的药丸,却是腥臭无比,来人都捂着鼻子,掘开嘴,放进去,接着又在云英杰的肚子按了一会,眉头深深皱着,过了片刻,又伏下肚子探听,最后站了起来,看着云英杰的脸,他的手,他的脚,但是还没有一点反应。

金正中脸上不断变幻着各种脸色,最后深深吸了口气,露出森然的冷声:“英杰叔,你这样生着不如死了!不要怪我!!如果你有什么仇恨,请你找其它人。这十年来,多谢你!你死后,我会帮你照顾云柱,如果我有钱,我会给他几百万几千万!这一点也算是我对你的报酬!”

“哎哟!”一个痛苦女人声。

“那个不长眼睛的死鬼!痛死我了!”声气有些娇媚,好像是的少妇,即使是骂人,都让人感到心跳和高兴。

刚才云柱走得快,想着爷爷的事,不知不觉来到张家村村口了,却不小心撞到人的身上,还把人撞倒了。

云柱认得——张家村的村长儿子张世守的老婆何金梅。

在云罗村有叶倩玲,在张家村则有何金梅,不过两人各有所长,何金梅则是丰满,而叶倩玲则是苗条,何金梅言行泼辣,行为乖张,而叶倩玲则是行为端庄,贤淑德乖。

“张大婶!对不起!”云柱赶忙过去扶起来,心里叫苦:“糟糕!怎么撞到张世守的女人!这个女人可是不吃亏的主啊。平时没少人与她打交道,都是失败告终!而且张世守只要听到有人跟着他的女人调笑,不论有理无理,先打一顿再说。”

“哎哟!你走路不带眼,是不是赶着投胎啊!痛死我了!”何金梅抚着腰,媚眼带春,痛苦叫着。

云柱有些尴尬站着,一脸恭听的神色,村人的教导:对付这种女人要让她觉得好欺负,最后她们觉得没有意思,就会不了了之。

只是云罗村跟着张家村有仇,不知道会不会放过自己?

何金梅抬头看着,却见一个年轻的少年,看清楚,不是那个病鬼云英杰的孙子么?哎呀,长得了这么大了,虽身材孱弱,但是却看到他一脸斯文,也是一个清秀的人儿。

哎呀!我怎么还想着这个!但是人儿还真清秀啊!

“我道是谁?原来是云柱呀!你撞鬼啊!走这么快又不看路!姐都给你撞散架了!哎哟!痛死了!也不知道你这牛劲是怎样来的?”何金梅平时语言轻佻,行为夸张,语气带娇,一时之间不想到这是云罗村的人,顺口说出来。

云柱平时倒是大胆,但是对女人,却是一律让胆甩开。

“张大婶……”

“什么张大婶?马大婶,我很老吗?”何金梅揉着腰,寒着脸,“看你走得这么快,是不是找女人不?”

云柱脸上一红,这个人说得太那个了?走路急就是找女人不?我才十七岁,十八岁还要过几天才是……

“嗯!不是……张大婶……”

“我像七老八十的人吗?叫姐,何姐……”何金梅打断他的话,甚至故意把脸挨近。

“你看,你看,姐是七老八十的人吗?”何金梅作弄年轻人已经习惯,张守世也没有办法,此时挨近,闻着少男特有的体香,让她感到有些陶醉,逗着年轻人脸红,慌乱,很有一种征服男人的成就感。

“不是……不是……”云柱闻到女人一股浓浓的香气,像什么呢?不过闻得很舒服……比家中种的桃花还要香了。

唉!自己怎么想这种东西,得快些想办法甩开这个缠人精才行,否则给张世守知道,自己还能说得开吗?

何金梅又笑着调教:“见到比你大的人,叫姐姐,哥哥,比你老的人叫叔叔伯伯,婶婶,爷爷这个什么的就不要乱叫,听明白没有?叫声何姐来听听!”说话娇声嗲声,让云柱有些不着东北。

怎么这个人跟平时听到的不一样,哎呀,不行啊!

叫姐,张世守不把自己斩成十段八段……

何金梅逗着云柱心慌手慌,心下极为舒服,在她看来,云柱就是一个男人,一个已经给自己征服的男人,于是又娇声叫着:“哎哟!给你撞倒,不知道跌断骨没有?痛死我了!你现在不喊,我可是不高兴滴啊……哎哟……”

云柱头也不敢抬,根本没有注意到何金梅脸色的变化,连忙道:“张大……”

“叫何姐!哎哟……还真是断了……好像撞的地方也断了……哎哟!要不,你摸摸……”何金梅在张家村语言放浪形骸,但是却没有人敢拈油水。

谁不知张家村是张世守的天下。

在老虎头上弄,那不是找死。

因此,何金梅在张家村叫人摸MM,但是都惧张家人,那个敢,不过也有不怕死的人,给张世守知道,两棍就打断手了!

云柱涨得一脸通红,何金梅一再让自己让她摸,这不是让他去死吗?他连女人都还没有怎样打量,更不要说摸女人了,这也是几极跳啊!

何金梅打断他的话,嘴中哼啊呀,双眼斜看着,却发现平时不太留意的少年,长得一表人才,灰白的衣服,却裹不住他英俊挺拔的身姿,那粉装一样的脸颊透着一股逼人的英气,好一个美少年。

何金梅本是看到云柱发窘,但是却看多几眼,却是打量着情O一样了。

心微微发生变化。

原来何金梅在没结婚之前倒是有着几次风流韵事,而本身又是一个风流主,只是在结婚之后,收敛不少,但是张世守的勤奋,却不能让她满足,而在村里,她也是出名挑情的主,只是一向没有人管得住,张世守也不是很在意,谁叫他不能满足呢?而且在张家村还没有人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你来就来,不要玩过火,我就可以不当一会事,但是玩过火就是你家族灾难来的时候……

看到云柱不由心生喜爱,眼前似乎出现了以前那几个情人,心下不由滋生着一种一夜春风,而且这么俊秀的少年,自己已有五年没有过了,今日好歹都要尝一下!

何金梅有了这种想法,那心思就如潮水一样涨起来,眼里脸上都是那种瞧着情人的样子,语气就像情人撒娇一样,可怜的云柱根本不知道情为何物,也可惜了何金梅的一番苦心。

“唉哟……”

云柱听得如此大声,但是又有些不对,好像不是痛的样子,跟村里的女人也不一样,难道女人叫痛跟我们男的不一样,跟村里的女也不一样,嗯!那一定是了……

想到这里,不由抬头急道:“何姐,你伤在那里?我看看……”

“唉哟!真的痛……你看,你看……”

云柱年纪虽小,却已经长到一米七五多了,而何金梅呢也是一米六多的身高,身高而体壮,何金梅用手抚着伤痛的地方,一双媚眼看着云柱,那双手不自觉把胸前的衣服裂开一些,露出一些,脸上就像滴了水一样。

“兔小崽子!女人的地方能乱看吗?”虽说是骂,但是那语气那不是语里含俏带娇。

云柱却见何金梅揉搓胸前,那白里透红的蕾丝文胸都见底了,露着一个很美好的肉色的胸部,甚至尖尖的两点,不由连忙低下头。

“那……怎么办?”

云柱又不禁瞟了一眼,却见何金梅的胸部特别大,比村里的女人都大上不少。

他感到的心猛地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吸引自己。

何金梅今天有心作主,看到云柱眼睛瞄着,心下也着实高兴,自己还能吸引人吗?

“哎哟!哎哟……”何金梅慢慢上前,那浓烈的味道让云柱心跳加速,甚至他感到何金梅跟他合为一体了,风一吹,那头发都散在自己的脸上,耳边,痒痒的,还带着一股花香,飘进鼻子中,飘进自己的灵魂当中。

“哎呀!何姐……我……我去叫人……”何金梅抚弄着胸前,弄得云柱心跳加速,连忙转过身,此时自己不能看女人,只有叫女人了。

这个女人,不是说不吃亏的主吗?自己不仅撞了,还看了!只是,这个女人也真好看!嗯,那香气也很好闻!

何金梅道:“你叫人,我,我独了……哎哟!哎哟……”

何金梅打量着四周,却发现此处是张家村与云罗村交界的地方,根本没有适合的地方,心下连连想着,怎么做?在那里做?回去,还没有走到一半路,那一定给人发现,不回去,那里适合,告诉这个小子吧,傻头傻脑,他也不会的?唉,如果是张家村的儿郎,他一定懂得,只是张家的儿郎都是没胆的软弹,苦着老娘呢?

何金梅乱七八糟想了一会,那情欲倒是慢慢降了下去,最后倒是索然无趣了。

云柱停下来,却不敢回过来,道:“那怎么办?”

这个童子鸡不吃也罢,回去找张世守……

何金梅停下来有些丧气道:“好了!没事了!”

云柱一听,不由“啊”一声,转过身,“何姐,你没事了……”

云柱虽年轻,不太懂男女之事,但是生理几乎是无师自通。

何金梅的挑逗刚才完全引起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不自觉高耸直立。

何金梅有过几次婚前情,男孩的玩意也见识过,但是云柱的表现,何金梅一是惊讶,二是惊喜,自己整理身前的衣服也停下来。

云柱却很幸运看到何金梅在整理,衣服松得更开,云柱可以窥见三分之一的内幕了,不由整个人都呆住,一脸猪哥的样子。

“云柱,你看什么?”何金梅突然间感到有些害羞,感到一些窃喜,不由媚声,低头道,手很自然弄开一些。

她把胸前裂得更开,明晃晃,肉花花,红色的文胸就像一条绳子一样扯着他,要他迈步。

云柱一听,身子一震,咕噜吞了口水,连忙低下头,脸上又红又怕,心里又乱又怕。

何金梅看到,心下暗自欢喜,能得吸引男人的注意力,那是让她自豪的事。

只是云柱这个混小子,怎么一点自觉性也没有的?自己这么好的提示他都没有反应。

唉!还要发挥教师的精神……

“云柱,你看到什么?说给我听听……”何金梅暗捺高兴,轻轻走过去,柔声带娇带媚问,一只手猛地向前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