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师徒奇缘:风月倾雪歌 > 第七章 当枕头睡
第七章 当枕头睡
发布时间:2018/03/25 21:21   本章字数:2413
夜半,一阵风吹过,窗子“吱吱”作响。封钰眯了眯眼,打着哈欠坐起身,正见窗外几根黑黑的东西在晃动,仿佛要破窗而入。
封钰瞬间想到那些恐怖的树藤,吓得尖叫,僵在床上不敢动,浑身不停的发抖。
不多时,门被推开,月青歌匆忙而来。
“倾雪,怎么了?”
“师父!”封钰红着眼扑入月青歌怀中,“窗外,有、有东西。”
月青歌敛眉,抬头看了看:“倾雪别怕,不过是几根树枝,今夜风有些大,所以一直在晃。”
“树枝?”封钰飞快的瞥了眼,随即又缩入月青歌怀里,“它的样子跟那些树藤好像。”
月青歌轻拍着封钰的背,柔声安慰道:“这不过是一棵普通的树,没有树藤,也不会动,你无需害怕。”
“谁说不会?它现在就在动。”
“倾雪,那是风吹的。”
封钰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立刻收回目光,紧紧揪着月青歌的衣袖:“我还是怕,师父,我现在不敢一个人睡,你在这陪我好不好?”
月青歌迟疑片刻,点头:“那为师在这守着,你安心睡吧。”
封钰闻言,放下心来,枕着月青歌的衣袖,缓缓入眠……
“倾雪,倾雪。”
睡梦中,好像有谁在叫自己。不管了,好困,继续睡。
封钰咂咂嘴,蹭了蹭柔软的枕头,打起了呼噜。
“倾雪?”
“别吵!”封钰手一挥,只听“啪”的一声,好像打到了什么,瞬间惊醒。
视线中,是一抹浅青,腰间的白色衣带上,还有一团可疑的水渍。封钰定了定神,猛地坐起来:他把师父当枕头睡了?还流口水到师父的衣带上?天哪,要死了要死了。等等,他的手刚才打到了什么?
封钰慌张的抬起头,正对上月青歌那平静无波的眼眸。余光一瞥,便见月青歌那白皙如玉的脸颊,有一抹淡淡的红痕。
“师、师父……”封钰要哭了,他打了师父一巴掌?
月青歌起身,一言不发的离去。
完了,师父生气了,怎么办?不会把他赶出阙仙山吧?
封钰倒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纠结了半天,封钰鼓起勇气去找月青歌,准备好好道个歉。
“师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衣服我去帮您洗,好不好?要不,您也打我一巴掌好不好?”
封钰在月青歌屋外请求了半天,却没一点回应,心渐渐沉了下来。
“师父,您好好保重,我走了。”封钰吸了吸鼻子,转身便走。这时,温柔的声音自半空中传来:
“倾雪,你去哪?”
封钰一怔,抬眸间,便见那熟悉的身影翩然而来。早上那身已换下,如今穿的是一件以白色为主的衣衫,不过衣袖衣摆处渐变成浅青色。
封钰想了想,自他醒来,美人师父所穿的衣服,一般都是白青色的。要么以浅青为主,渐变成淡雅的白。要么以白色为主,渐变成浅淡的青,一如现在穿的这件。
这样看来,美人师父很喜欢青色啊。不过如此搭配,看着倒是比单纯的一袭白衣更仙,还有种清新的感觉,让人看罢,眼前一亮,心神为之一震。
“倾雪?”
“嗯?”封钰敛了敛心神,“师父,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为师去了结界。”
“是有人闯入吗?”
月青歌摇头,从袖中拿出一块墨绿色的东西:“这是结界里树龄最长的树的树根,有了它,那些树藤便不会碰你,你以后不用再害怕了。”
“树根?”封钰打量着那东西,只见其不过一寸长,呈圆柱状,摸着有些许粗糙,但闻着有股淡淡的气味。
想到美人师父一早就去结界给他找这个,封钰心里既开心又内疚。
“师父,早上的事,对不起。您的衣服……”
“为师已经处理好了。”
“那您也打……”
“为师给你换下药。”
“哦。”封钰小心翼翼的瞅了眼月青歌,见他并未生气,终于放下心来,跟着他来到亭中。
“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封钰摇头,无意中扫了眼自己住的屋子,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劲。
“怎么了?”
“那里,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月青歌寻着封钰的目光看去,眉梢微挑,淡淡道:“为师把你窗前的树移走了。”那轻松的语气,仿佛移走的不是树,而是一根柴。
封钰瞬间惊掉了下巴:“移、移走了?那么大一棵树,师父你、移到哪里去了?”
月青歌仔细清理着封钰手腕处的伤,随口吐出两个字:“结界。”
“好吧。”封钰扯了扯嘴角,师父还真上心,不仅给他找了块“护身符”,还把树给移走了。
“师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封钰撑着脑袋,眨巴着双眼问。
月青歌抬起眼帘,清亮的双眸看着封钰,语气轻柔如水:“你是为师的徒儿,为师自然要对你好。”
封钰怔了怔,只望着月青歌出神:“师父,有没有人说过,你说话的样子,好苏。尤其是,说这种话。”
“好什么?”
“额……”封钰暗自吐舌,“没什么。对了师父,你为什么不穿纯白的衣服?”传说中的仙人,不都是白衣飘飘的嘛?
月青歌看了封钰一眼,吐出几个字:“因为,容易脏。”
“……”封钰扯了扯嘴角:好实在的回答。
……
轻功学会了,伤养好了,阙仙山也逛完了,封钰顿时觉得没事干,只能躺在屋顶上望着蔚蓝的天空发呆。
“小子,想什么呢?”七宝在空中转了两圈,飞落在封钰跟前。
“好无聊。”
“瀑布那里不去了?”
“再去我都要成瀑布了。”封钰幽幽一瞥,“七宝,你每天都跑到哪去了,怎么常常不见人影……不对,是不见鸟影。”
“出去玩啊。”
“去哪儿?”
“外头那些林子里啊。”
“林子里玩什么?”
“玩鸟啊。”
“我去……”封钰嘴角直抽抽,差点没忍住。
“你要去?那不行!”七宝一本正经的说,“你师父不会让你出去的。”
“我不行了,让我笑会。”封钰揉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七宝,你好可爱,哈哈哈哈。”
七宝白了封钰一眼:“又发神经。”
封钰做了个鬼脸,重新躺下:“对了,七宝,为什么师父不让我出去?”
“我怎么知道?估计是你太惹人厌,怕你出去被人打死。”
封钰扶额:“你能不能找个好点的理由?”
“那去问你师父。”
“……”封钰望着云雾飘渺的阙仙山,幽幽叹了口气,“天天呆在这里没事干,好无趣。”
“你可以要你师父教你东西啊。”
“教什么?轻功学会了,武功不能学,修仙之类的更是不行,还有什么?”
“你也真是傻,就你师父那样,有什么不会的?琴、棋、诗、书、画,你想学什么他就能教什么,你还怕没东西学?”
“哦。”封钰茅塞顿开,“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