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师徒奇缘:风月倾雪歌 > 第六章 恐怖树藤
第六章 恐怖树藤
发布时间:2018/03/24 15:56   本章字数:2201
一个月后。
“七宝,你快点。”一道天蓝色身影从林间窜出,如疾风而过。仔细看去,一头长发已浓黑如墨。相较之前,整个人显得更加青春,气质也浑然不同。
不一会儿,七宝扑棱棱的飞来。
“你这小子,也太快了吧?”
“有吗?我这一路都停下来等你好几次了。”
“切,知道你学会了轻功,也不用这么嘚瑟吧?”
封钰一吐舌:“我愿意,你管我?”
七宝翻了个白眼:“瀑布在那边,你去吧,不陪你了。”
“哎,你又丢下我。”
“我愿意,你管我?”七宝学着封钰吐舌,一扭身又飞走了。
“小气鬼。”封钰轻哼,转身独自朝瀑布飞去。
远远地,便听到哗哗水声,封钰掠过一片石林,顿觉眼前一亮。
只见十几丈高的山壁上,挂着一条五六米宽的瀑布,一眼望去,好似玉带垂悬。飞落的水流打在底下的石块上,溅起巨大的水花。周围弥漫的水雾,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彩虹。水流顺势而下,又有层层小瀑布,生生不息的穿过几块石头,最终汇成一条小河,流向远方。
封钰欢快的跑过去,脱了鞋袜,踩入水中。顿时感到丝丝凉意。这儿的水清澈澄净,连水底有些什么都一清二楚。封钰坐在石头上,抬脚去拦小瀑布,任流水冲击着他的脚心,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不知不觉,黄昏已过。封钰抹了把脸,提着湿漉漉的衣衫往回走。掠过石林后,他望着前头昏暗的林子,彻底蒙圈。
他的方向感向来不怎么样,这儿又是第一次来,再加上天差不多黑了,一时间,不知该走哪边。
“这下糟了。”
封钰扶额,没办法,只能凭感觉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周围死一般的沉寂,树越来越密,枝桠越来越多,借着微弱的月光看去,竟一个个的,形状诡异,颇为渗人。
封钰禁不住打了个抖:是不是走错了?感觉不像来时经过的那片树林,不会走出阙仙山了吧?
想着,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感觉有轻微的动静。封钰连忙退开,正准备查看一番,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双脚便被什么紧紧缠住。
“什么东西?!”封钰大惊失色,话音未落,便见几道黑黑细长的东西自四面八方向他飞来,缠住他的双手,腰和大腿,将他悬空拉了起来。
“放开我,救命啊,师父!师父!”
封钰吓得不轻,一边挣扎一边大喊。仔细看去,才知道,缠住他的是树藤。
“这都是些什么鬼?树也会动?”
正说着,那些树藤将封钰当球一般甩来甩去,还将他高高抛起,等差不多要落地时再稳稳接住,如此反复,吓得封钰的魂都快没了。
“不要、不要再抛了,我、我想吐……”封钰一阵头晕眼花,胃里翻腾得厉害,最后,在空中吐出一个抛物线。
那些树藤瞬间缩了回去,封钰则“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手腕被尖锐的石头刺了个口子。
“哎哟。”封钰抖了几抖,缓缓坐起身,手腕处已是鲜血直流,又麻又痛。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太吓人了。”封钰心有余悸的打量着四周,而就在这时,他脚下原本安静下来的树藤突然暴起,狠狠缠住封钰受伤的手腕,紧接着,其他树藤再次将封钰缠住。
“还来?”封钰的心瞬间沉了,“我不是故意闯入你们地盘的,你们就放过我吧。”
不管封钰怎么恳求怎么道歉,都没用,那些树藤越缠越紧,不再像刚才那般将他当球耍,只死死缠着他,几乎令他喘不过气。
随后,几根树藤在半空中扭来扭去,那情景,配上这阴冷幽暗的环境,简直如鬼魅般可怕。
封钰惊恐万分,无奈自身已无半点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几根树藤如利剑般朝他刺来,似要穿透他的身体。
“师、父……”失去意识前,脑海中闪过一道身影……
昏暗的林中,几根形态诡异的树藤在半空中张牙舞爪,仿佛还能听到一段段狰狞的笑声。
“胆敢闯入本妖的地界,当真是不想活了,我要在你身上穿一百个洞!”
封钰拼命挣扎,瞪大双眼看着朝他刺来的树藤。只一瞬间,便见它们穿透自己的身体,留下一个个拳头大的血窟窿。鲜红的血咕噜咕噜往外冒,流了一地。
“啊——”
“啊!”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封钰睁开眼,只见七宝站在床头,用翅膀拍着自己的胸口,“你这小子,醒就醒嘛,叫什么叫?吓死我了。”
封钰连忙摸了摸自己身上,顿时松了口气:“没有窟窿,原来是做梦,还好还好。”
“哎,你梦到什么了,叫得那么惨。”
一想到梦里的情景,封钰便打了个抖:“噩梦。对了,我怎么会在这儿?师父呢?”
“你师父去给你熬药了。你这小子,真是不省心,前段时间刚扭了脚,这下又闯到结界里去,你师父为你操的这些心都够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封钰咬唇,“对了,七宝,你刚说,结界?”
“是啊,也不知道你怎么走的,竟然走到那里去了。还好你师父到的及时,要不然,你就死翘翘了。”
“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结界啊。那如果有人闯入,岂不就要丧命?”
“不会啊,它们一般就是吓唬吓唬人,把人吓跑就行了,不会那么凶残的。”
“可是我就差点……”
“你啊?”七宝上下瞅着封钰,“估计是你长得太惹人厌,所以才会那样对你。”
“……”
“那师父怎么会知道我在结界?”那儿应该离木屋蛮远的,何况又是在晚上。
“结界是你师父设的,里头一有动静,你师父就会知道。昨晚你一直没回来,你师父便去瀑布那边找你,所以得知结界有动静,才会那么及时的赶到。”
“这样啊。”封钰抿唇,好看的眉眼微微弯起:师父真关心他。
正说着,月青歌进来了。衣袂翩翩,面容俊美,温和的目光只望着封钰:“倾雪醒了?”
“师父。”封钰一见月青歌,心下便觉愧疚,“对不起师父,又让你操心了。”
月青歌微摇头,将熬好的药端给封钰:“趁热喝了,待会再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