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师徒奇缘:风月倾雪歌 > 第四章 清心静气
第四章 清心静气
发布时间:2018/03/23 22:51   本章字数:2141
突然,一阵困意来袭,封钰不由得打了个哈欠:“师父,我困了。”
“定是药效的缘故,你困了便去屋里睡会吧。”月青歌刚说完,便见封钰一头栽在他身上。
“倾雪?”
“呼……”封钰砸着嘴,竟打起了呼噜。
月青歌颇为无奈,只得将封钰抱回屋子。几缕墨发随着动作垂落,发梢轻轻扫过封钰的鼻子。只听得一声“阿嚏”,随之是封钰的嘟囔声:“师父。”
“怎么就醒了?”
“唔,还好困。”
“那你继续睡吧。”说着,将封钰放到床上。
封钰冲月青歌笑笑,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月青歌望着封钰那安静如小猫的睡颜,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宇间的神色愈发柔和。
静坐了会,月青歌起身欲离开,这才发现,自己的袖子被封钰死死的压在身下。他想了想,微转手腕,指尖几抹流光闪过,这时,封钰身子一颤,轻哼起来,眉头也皱得紧紧的。
月青歌见状,连忙收手,封钰随之安静下来。
“怎么会这样?”
月青歌眸光微沉,上前给封钰诊脉,出尘绝世的面容隐隐浮出一抹异色……
天色渐暗,封钰伸着懒腰坐起来,一扭头,便见月青歌轻靠在床边浅眠。精致的五官掩映在暗色中,更添了一抹令人沉醉的美。
好一个睡美人。封钰在心里想着,禁不住靠了过去。
啧啧,美人师父的皮肤真好,睫毛真长,鼻子真挺,唇形真好看,咦,眼睛也好看,好亮,还是大双眼皮……
想到这,封钰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倾雪,你做什么?”
“啊——”封钰吓得心肝直颤,连连摆手,“没做什么。”
月青歌敛眉,也并未追究:“可感觉身子有什么不适?”
“没有。”封钰讪笑,“师父,你怎么坐在我这里睡着了?”
“你压着为师的衣袖,为师走不了。”
“哦,都怪我睡太死了,”封钰挠挠头,“害得师父在这儿坐着睡。”
“无碍。”月青歌看了眼屋外,起身道,“不早了,为师回去了。”
“好,师父慢走。”
封钰一脸乖巧的送走月青歌,待关上门,表情瞬间垮了:“刚才靠师父那么近,一直盯着师父看,师父不会认为我是变态吧?”囧……
翌日一大早,月青歌便将封钰叫到隔间的屋子。封钰一进门,便被里头的藏书惊呆了。满满一屋子的书架,放满了各色各样的书籍。
“倾雪,为师今天起,就先教你一些清心静气的心法。”
“啊?”封钰有些诧异,“清心静气?师父,我不需要这个,你直接教我功夫吧。”
月青歌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倾雪,你的身体,现在不适合习武,等为师教了你那些心法,就教你轻功,好不好?”
“不适合?”封钰愣了愣,“师父,你的意思是,我的身子,废了吗?”
月青歌抿唇,上前轻拍了拍封钰的肩:“倾雪,你这次受的伤不轻,虽然现在好了,但,最好不要习武,你学轻功不是也挺好的?以后在这儿想去哪儿玩都可以,你又不跟人打架,习不习武,没有分别的。”
封钰想想也对,反正他一开始就是想跟美人师父和七宝一样,能到处飞,有轻功就行了。
“那好吧,听师父的。”
月青歌淡转眸光,指尖微抬,一本书便从角落里飞到他手上。
“师父,你好厉害啊。”封钰抚掌大叹,继而想到以美人师父的能力,应该不至于被他压着袖子走不了吧?
“倾雪,我们到亭子里去。”
“哦。”封钰走了几步,望着月青歌那颀长的身影,终是问出了心底的疑惑,“师父,你既然能让东西飞起来,怎么昨天还会被我一直压着袖子?”
月青歌闻言,脚步微滞:“为师确实试过,但如今你的身体比较弱,承受不住为师的法力。”
“这样啊。”封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月青歌身旁,抬头看向他,“那师父,你有法力,究竟是什么人?”
月青歌转眸,望着这如梦似幻的阙仙山:“倾雪在这儿呆了数日,难道还想不到?”
“仙人?还是,方外高人?”
月青歌看了眼封钰,唇角微微牵起,转而走入亭中:“坐吧。”
“师父,我猜对了吗?”
“为师还不是仙。”
封钰挑眉:还不是,那也就是说,正在进行中咯。原来师父是修仙的啊,听起来好高大上。
“那师父,你修了多久?到哪一阶段了?”
月青歌将手里的书放到封钰跟前:“看书。”
“……”
封钰跟着月青歌学了大半天,只觉枯燥乏味,完全听不进去。
“倾雪,为师刚才讲解的那段,明白了吗?”
“啊?嗯,明白了。”封钰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月青歌见状,将桌上的书合上:“那你复述一遍。”
封钰扯了扯嘴角,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师父,我、我学不进去。”封钰小心翼翼的瞟了眼月青歌,“我对这个,一点兴趣都没有。”
月青歌揉了揉额角,眉宇间似有些许无奈。
“师父你直接教我轻功吧?”
“这……”
“好嘛好嘛,师父。”封钰扯着月青歌的衣袖,不停的晃啊晃,一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月青歌。那期盼的小眼神,直教人无法拒绝。
“罢了,为师明日起,教你轻功。”
“太好了,谢谢师父。”封钰雀跃着,就差鼓掌欢呼了。
月青歌见他如此高兴,微笑了笑,转而,却好似叹了口气。
“咕咕……”这时,封钰的肚子又响了。
月青歌下意识看了过去:“饿了?”
“嗯。”封钰捂着肚子可怜巴巴的说,“师父,我想吃饭。”
“可是这儿没有饭。”月青歌有些为难,“倾雪,你可以吃之前吃的那种果子,每天吃一个,没关系的。”
“可是师父,我就是想吃饭。”虽然他这具身体貌似饿不死,可他还是想念那香喷喷的大米饭。
“那为师从山下给你带些上来。”
“好啊,谢谢师父。”封钰咽了口口水,板着手指头道,“我要吃烤鸡、烤鸭、烤肉、烤……”
“倾雪,你在这儿只能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