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师徒奇缘:风月倾雪歌 > 第三章 大头红毛
第三章 大头红毛
发布时间:2018/03/23 22:50   本章字数:2241
封钰叹了口气,躺在草地上,望着蔚蓝的天空发呆。
这里的一切,总给他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美人师父似乎有事瞒着他,七宝也一样,都不告诉他。到底,这平静的背后,隐藏着什么?而他,又为什么会魂穿到这儿?
在现代,他估计已经“死”了吧?幸好他是个孤儿,无牵无挂。只是在这儿,他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没底,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封钰静静的躺了许久,这才慢慢想通。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既来之则安之吧。
封钰起身,整理着衣衫,无意中发现袖口处有一片暗红色,顿时吓一跳:“怎么回事,哪里流血了吗?”
仔细一看,原来是染上了色。
“什么东西染的?”封钰弯腰找了会,才发现刚才躺的地方长着不少颜色鲜丽的小豆子,其中有几颗被压破了,流出暗红色的水。那袖口上的颜色,就是被它们染的。
封钰走到溪边,想把袖子洗干净,不料搓了半天,完全没褪色。
“竟然洗不掉?咦,对了,这可以当做染发剂啊,暗红色总比白色好看。”想到这,封钰激动万分,“到时候再加点墨汁进去,试试看能不能染成黑色。哇哈哈,我真聪明。”
说干就干。封钰迅速收集了一大把豆子,迫不及待的跑回去,开始制作“染发剂”……
“倾雪,倾雪。”屋外传来美人师父月青歌的声音。
封钰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的起身开门:“师父。”
“倾……雪,你这……怎么了?”月青歌惊愕的看着似乎还没睡醒的封钰,脸上已不知是何表情。
“嗯?怎么了?”封钰挠挠头,这才发觉哪里不对劲。他刚才将头发染色后,就趴在桌上等效果,没想到睡着了。从刚才的手感来看,情况好像不太妙。
这时,七宝飞来了,一见封钰,便吓得飞到月青歌身后,嘴里还叫道:“小子,你的头……炸了吗?”
封钰瞬间清醒,跑去溪边,顿时,一声嚎叫响彻阙仙山。
“我的妈呀,怎么会变成这样?”
从水中的倒影来看,此时,封钰的头发全部蓬起来了,跟弄了爆炸头似的,再加上华丽丽的鲜红色,对,没看错,不是暗红色,也不是他期待的黑色。如此效果,乍眼一看,还真的像是“炸了”。
“完了完了,全毁了。”封钰捂着脑袋,欲哭无泪,“这下叫我怎么见人?”
“不用担心,反正这儿就我跟你师父,我们不会笑你的。”才说完,便是一阵大笑。
“不会笑?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封钰眼神哀怨的看向七宝,“我已经够惨够难过了,你还笑我。”
“谁叫你这么搞笑,把自己弄成大头红毛怪,哈哈哈哈。”
“你……”
“七宝!”月青歌颇为严肃的瞥了眼七宝,“你先回去。”
七宝冷哼,一溜烟消失在空中。
“倾雪,你别难过,为师会帮你把头发上的颜色洗掉的。”月青歌上前,轻拍了拍封钰的肩。
“我不只要洗掉这个。师父,我还要黑头发。”封钰抬眸,眼中似有一层水雾,那委屈的小模样,还真叫人心疼。
月青歌微微一愣,轻点头:“好,那你别哭了。”
“我没哭,我才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哭呢!”封钰抹了把脸,紧拉着月青歌的衣袖,“师父,你有什么办法?”
月青歌望着封钰的手,眼帘微动:“为师先帮你洗掉颜色,再好好研究下怎么弄黑。”
“哦,好。”
……
西边的小木屋内,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重新变回白发的封钰坐在门口,望着屋内挽起长袖、忙忙碌碌的月青歌,心下啧啧直叹: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果然没错。看那紧锁的眉头,冷静的眼神,还有那一丝不苟的态度,实在是帅呆……不对,用在美人师父身上,那就是美呆了。
“倾雪。”
“诶,师父。”封钰瞬间回神,笑嘻嘻的跑进屋,“弄好了?”
“嗯,你这白发想要彻底变黑,光靠颜色染是不行的,治标不治本,需坚持服药,调理身体,所以,为师制了两味药,一味内服,每天一剂,连服一个月。一味外抹,七天一次,四次方可。待会等你服了药,为师便替你抹。”
“好,谢谢师父。”……
清风徐吹,引得树叶沙沙作响。亭前花草依依,俯首摇曳。
封钰侧身坐在亭中,身旁的六方石桌上,放着一碗墨绿色的药水。月青歌站在他身后,正给他抹药。远远望去,那一大一小的身影,仿佛定格在这如山水画般的仙境中,形成一道亮眼的风景。
封钰坐着无聊,眼珠滴溜直转,无意瞥向月青歌,只见其指尖微勾,修长的手指轻轻穿过他的长发,随后挑起一缕,一点点抹上药水。那温柔的动作,温柔的神色,让封钰心底某处,竟为之一动。
“倾雪,”月青歌抬起眼帘,“发什么呆?”
“啊?”封钰转眸,正对上月青歌那清亮温和的眼神,顿时心下一惊,“我没、没有啊。”
“右边的头发为师抹好了,你将头转过来。”
“好。”封钰迅速的瞟了眼月青歌,沉默片刻,开始找话题,“师父,我这白发,是天生的吗?”
月青歌动作一顿,摇头:“不是。”
“那怎么会变白?”
月青歌垂眸:“你之前误吃了一种草药。”
“哦,那我之前没请求师父帮我恢复吗?”
“你那时根本没把这个当回事。”
“这样啊。”封钰挑眉,这原主倒是挺看得开。
“对了,师父,我之前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
月青歌似皱了下眉,转而眼眸平静的看向封钰:“从高处不小心摔下来造成的。”
摔伤?这么简单?封钰颇有些意外:“师父,你没骗我吧?”
“为师骗你做什么?”
封钰努努嘴,那之前问你为什么不说?
“师父,我跟了你多久,怎么好像一点功夫都不会,我爹娘是谁?”
月青歌低眉,又挑起一缕白发,语气平缓的说:“你自小便跟着为师,你爹娘是谁为师也不清楚。你对练功不太感兴趣,在这儿唯修心而已。”
竟然不感兴趣,封钰哑然,可是他感兴趣啊。
“师父,我现在有兴趣了,你教我好不好?”封钰眨巴着双眼,一脸期待的看着月青歌。
月青歌看了眼封钰,没有多言,点头答应。
“谢谢师父。”封钰笑逐颜开,却没察觉,身边的美人已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