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师徒奇缘:风月倾雪歌 > 第二章 吐血昏迷
第二章 吐血昏迷
发布时间:2018/03/23 22:50   本章字数:2287
这时,美人师父进来了。只见其一袭白青色长袍,半干半湿的头发随意披在身后,如白玉般温润的脸上,似乎有一抹淡淡的红晕,眸光流转间,有种水雾迷蒙的感觉,想来是刚沐浴好。
封钰张着嘴巴,只呆愣的看着,就差流口水。
“倾雪,你怎么了?”
“嗯?”封钰猛的回神,傻笑,“师、师父,你这里没有镜子吗?”他竟然对着师父犯花痴,太邪恶了。
“你要镜子做什么?”
“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啊。”
美人师父沉默了,最终吐出一句话:“东屋有一面琉璃镜,为师去给你拿来。”
“哦,谢谢师父。”封钰自认乖巧的冲美人师父抿唇一笑,却见对方双眉蹙起,随即离开。
美人师父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他太丑,这一笑让师父受不了了?
封钰捏着自己的小脸,不停瞎猜,很快,美人师父回来了,手里拿着一面巴掌大小的五色琉璃镜。
“哇,好漂亮的小镜子。”封钰仔细瞧着,只见镜身雕刻着不知名的花纹图案,还精心镶嵌了不少彩色琉璃,做工可谓精致亮眼。
封钰将其反过来,便是一面清晰照人的镜子。而此时,镜中的人儿,正眨巴着双眼打量自己。
看那白嫩嫩的皮肤,水灵灵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再配上尖尖的小下巴,活脱脱就是一名正太啊。
不过,看着怎么有点眼熟?
封钰仔细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这不跟自己小时候差不多吗?哎呀,这么巧,竟然魂穿到一个跟自己长得像的人身上。
封钰大为惊奇,不过一看到满头的白发,整个人就蔫了。
“咕咕……”
“什么声音?”
封钰摸着肚子,嘿嘿笑道:“是我的肚子在叫,师父,我好饿。”
要知道,他醒来后便一直没进食,连水都没喝一口,只服了些药丸,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不过奇怪的是,他虽然饿,但精神头还不错。
美人师父怔了怔,转而收回琉璃镜:“那为师去给你摘些果子,你等等。”
“果子?没有……”饭吗?封钰见美人师父迅速消失在屋内,只得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想到还没出去过,封钰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来到屋外。顿时,感觉眼前一亮,不愧为阙仙山,当真好似仙境。放眼望去,周围云雾缭绕,如梦似幻。不远处树木林立,郁郁葱葱,一条不宽不窄的溪流从中蜿蜒而过,两旁长满了奇花异草。微风起,飘来阵阵清香。仔细听,前头似乎还有瀑布的声音。
不知这地方有多大,等身体好了,定要好好逛逛。
封钰乐滋滋的想着,正准备坐下,便见美人师父从云雾中翩然而至,墨发斜飞,衣袂飘决。一时间,封钰只觉自己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好仙啊。”
“倾雪。”
“诶,师父。”封钰敛了敛心神,冲美人师父一笑,“辛苦师父了,谢谢师父。”
美人师父抿唇,似弯了弯唇角,看得封钰又是一愣:美人师父这是笑了?哇,师父笑起来真美。
……
由于封钰饿得不行,所以那些个果子,很快被他一扫而光。结果,入夜后感觉胸口闷闷的,堵得慌。迷迷糊糊睡到天亮,封钰实在受不了,只觉胃里一阵翻腾,随之“哇”的一下全吐了。
“白瞎了那么甜的果子。”封钰颇为惋惜的叹了口气,余光一瞥,便见地上的呕吐物中掺杂着不少泛黑的血。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血,还是黑的?”封钰心惊不已,连忙爬起来,去找美人师父。
“师父,我吐血了——”慌张无措的叫喊,在安静的阙仙山中,显得异常突兀。
“师父——”封钰一口气跑到美人师父的住处,猛地推开门,便见美人师父光着上身,手里拿着衣衫,正准备穿。
顿时,两人一阵错愕。
“师父,你……是男的啊?”封钰望着美人师父那白净无瑕的身子,喃喃道。
美人师父似有些不自在,很快穿了衣衫:“为师何时说过自己是女子?”
“额……”也对。可是,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人?
“倾雪,你刚吐血了?”
“嗯?”封钰抬眸,正对上美人师父那温柔的目光,心不由得一动,转眸之下,只见美人师父的衣领微开着,似是刚才太匆忙没穿好,露出了一点点白皙精致的锁骨,颇有些诱人。
封钰只觉大脑“嗡”的一下,有些短路,鼻子一痒,竟流出了一行鼻血。
“师父,我流血了……”封钰捂着鼻子,两眼一翻,就这么晕了。
“倾雪!”
……
“吐点血都能晕,这小子也太丢人了。”
耳边传来七宝那叽叽喳喳的声音,封钰缓缓睁开眼,便见美人师父一脸关切的坐在床边。
“倾雪,你醒了,现在感觉如何?”
“还好吧,就是胸口还有点痛。”
“慢慢会好的,别担心。”
“师父,我为什么会吐黑血?是不是昨天吃的那些果子有毒?”
“阙仙山上的果子都是无毒的。”
“那为什么我吃了就不舒服,还吐血?”
美人师父垂下眼帘,细长的睫毛微微动着:“那些果子生长在阙仙山,得天地灵气,有清除人体内污秽浊气的功效。你一口气吃太多,所以才会受不住吐血。”
“师父的意思是,我体内很脏?难道,是因为我几天没上大号的缘故?”那也不该从上面吐出来啊,额,好恶心。
“……”
一旁的七宝忍不住笑了:“傻帽儿。”
“为师的意思是,人吃了那些果子,能洗去身上的凡尘之气。你这吐血,无甚大碍,不用担心。”
“哦,这样啊。”难道是传说中的仙果?封钰挑眉,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待封钰的伤完全好了,便跟七宝在山里乱窜。
“七宝,我要看瀑布,在哪里啊?”
“远着呢,估计你得走到晚上才能看到。”
“有那么远吗?我听着就在边上啊。”
“对于我或者你师父来说,一点都不远,不过你嘛……”七宝斜睨着封钰,那轻飘飘的眼神,深深打击到了封钰。
“为什么我一点功夫都没有?师父没教我吗?”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七宝在空中绕了几个圈,“你还想去哪儿?”
封钰一屁股坐地上,闷声道:“两条腿能去哪儿?不去了!”
“哎哟哟,这跟谁赌气呢?还真是孩子了。”
“我本来就是孩子!”封钰喊完,脑中冒出两个字:装嫩,不由得扯了扯嘴角。
“切!”七宝扑棱几下,又飞走了。
“哎,七宝,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