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奇缘 > 古典仙侠 > 师徒奇缘:风月倾雪歌 > 第一章 美人师父
第一章 美人师父
发布时间:2018/03/23 22:50   本章字数:2334
耳旁依稀有琴声,轻轻缓缓的流过,如清泉般悦耳。
封钰动了动眼帘,缓缓醒转。意识一恢复,便觉浑身如一团棉,瘫软无力,胸口处还隐隐作痛。
这时,琴声戛然而止。
“好渴……”
话音未落,一好听的声音如天籁般自屋外响起:
“你现在还不能喝水。”
封钰一愣,扭头看去,顿时呆住了。视线中,一抹浅青色身影缓步走来。但见其肤色白皙如玉,五官柔和绝美,一头长发如墨似锦,随意束于身后。举手投足间,自有股淡雅出尘的气质,好似谪仙,又仿佛从画中走出一般。
封钰还从没见过这么美这么有气质的人,不禁眨了眨眼,以为在做梦,定睛一看,人已来到床边。
“美女,你好漂亮。”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封钰皱眉,这声音……不是他的。虽然粗糙沙哑,有些听不出原声,但他可以肯定,不是他的。对了,他不是撞车了吗?怎么会在这?难道说……
想到这,封钰抬手一看,只见手腕白嫩纤细,果然。封钰扯了扯嘴角,他都十八了,而这具身体,看样子还是个孩子。
唉,算了,不管怎样,命还在,知足吧。不过,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这身体又是什么人的?
封钰抬眸,正对上美人探究的目光。他心下微惊,紧张之余冲对方咧嘴一笑:“嗨。”
“你……不记得我了?”美人半蹙着眉,一双眸凝望着封钰。
“额……”封钰干笑两声,眼珠滴溜直转,“不好意思啊,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失忆?”美人微微垂下眼帘,甩袖而坐,给封钰诊脉。
修长的手指搭在封钰手腕上,指尖微微有些凉。封钰望着对方那低眉专注的模样,又闻到对方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不由得心神一荡,偷偷咽了口口水。
“脉象怎的突然有些乱?”美人收回手,看向封钰。
封钰大窘,红着脸支支吾吾:“我、我也不知道。”
美人敛眉看了封钰一会,站起身:“失忆便失忆了吧,或许是天意。”
“那我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
美人迟疑片刻,说:“你叫,凤倾雪,这儿是阙仙山,我姓月,是……你师父。”
“师父?”封钰讶然,这么漂亮的人,竟然是他师父?转而颇有些尴尬,刚才他还叫人家“美女”,心里还……哎呀,不许再胡思乱想!
封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余光瞥见自己手臂上搭着一撮白毛,好奇一扯。
花擦,有痛感,这不会是他的头发吧?
封钰纠结着,斜眼一瞅,果然,枕边好多白毛。天哪,这发色真是比他们老校长的还白,他不是一孩子吗?怎么会满头白?难道,是生了什么病?一定是了,要不怎么会卧床不起?他这刚穿过来,身子都还没捂热,不会就要死翘翘吧?
“你怎么了?”见封钰在那儿愁眉苦脸,月美人一脸疑惑。
“师父,我是不是要死了?”封钰哭丧着脸,捏着一撮白毛,“为什么头发这么白?”
月美人明显一怔,柔美的脸上竟不知是何表情:“你不过是受了点伤,不会死的,这白发也与之无关。”
“受伤?怎么伤的?还有我头发……”
“你如今刚醒,身子还很虚,得多休息,为师先出去了。”说着,转身离去。
“师……”父。封钰动了动唇,眉头直拧:美人师父这是……不想告诉他吗?
转眸间,又看到那一撮撮的白毛,封钰抽着嘴角,眼神哀怨:他不要做小老头……
躺了大半天,正当封钰无聊的时候,一只说不上名儿的碧色小鸟飞了进来,张口就是一句:“醒了啊?”
封钰一个激灵,差点没蹦起来:“鸟说人话了?”
小鸟翻了个白眼,落在一旁的木桌上:“还真失忆了?大惊小怪。”
封钰捧着颤抖抖的心肝,瞪大双眼:“你是什么鸟,怎么会说话?”
“我可是灵鸟,当然会说话。”小鸟抖了抖翅膀,昂着小脑袋,一副牛哄哄的样子。
“灵鸟?”封钰挑眉,这个时空也太神话了吧?动物都成精了,这是要上天啊。
“灵鸟大哥,你肯定知道很多事吧?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
很显然,这一声“大哥”,让小鸟觉得很受用。只见它半眯着眼,嘴一撇,吐出两个字:“问吧。”
“这儿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是不是有神、魔、仙、妖、人、鬼六界,并存于天地?”
“嗯?”小鸟上下打量了封钰一番,未肯定他的话,却也没否定。
“是不是?”
“这不是常识吗?”
“……”
“那我们现在,处在哪个界?”
“人界啊。”
“那你怎么……”
“我是鸟人不行吗?”
“噗——”如果嘴里有茶,封钰肯定会喷对方一身,“哈哈哈哈,你说你是什么?”
“干啥子哟?神经兮兮的,不跟你聊了,我去玩了。”小鸟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扑打着翅膀飞了。
“哎,我还有问题没问呢,鸟人大哥——”封钰一个没忍住,又笑了半天。
……
躺了两天,封钰终于有力气坐起来,嗓子也恢复得差不多,只是胸口处依旧有些痛。期间,那位“鸟人”来看过他几次,有了它的陪伴,封钰便不觉无趣了。
从它口中,封钰也陆续知道了一些事。比如,“鸟人”名叫七宝,封钰刚听到这名儿时,笑了好一阵,气得“鸟人”,哦不,是七宝,一下午没理他。
再比如,这个时空虽然有六界,但神界有令,各界不得寻衅滋事,特别是对人界。否则,必形神俱灭。
有神界与仙界护着,处于弱势的人界,一直没出过什么大乱子。当然,凡人之间的纷争不归那两界管。
还有,这座阙仙山周围布了结界,所以尽管位于人间,却与世隔离。
至于封钰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白发,七宝摇头称不知。
“这么简单的事,你竟然不知道?”
“我跟你又不熟,怎么会知道?”
“……”好吧,封钰扶额,“那师父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
“这个……你去问你师父啊。”七宝抖着身上漂亮的羽毛,“说得我都口渴了,先走了。”
“哎——”
封钰撑着脑袋,望着古朴雅致的屋子,暗忖:这里既然布了什么结界,那肯定不是普通地方,师父肯定也不是普通人。所以,作为师父的徒弟,应该也不是普通人吧?
封钰想着,嘿嘿直笑。
对了,还不知这张脸是个什么样呢,如果很丑,那身份再高贵特殊也接受不了啊。
想到这,封钰环顾四周,这是间木屋,屋子不大,摆设也很简单,一眼尽收眼底,但……怎么没有镜子?